做一個心狠的人,這並不代表你不善良,而是關鍵的時刻懂得決斷!該幫忙時幫忙,該冷臉時冷臉,這樣才能保證你善良而不被欺負。

人心只有一顆,信任只有一次,誰要是拿信任不當一回事,愚弄信任你的人,最後的結局,都是“眾叛親離”。
六子心世界

三毛在《撒哈拉的故事》裡講了她和荷西住在撒哈拉時的故事,也講了他們和鄰居之間的日常點滴。

“我哥哥說要借一隻燈泡。”

“我媽媽說要一隻洋蔥。”

“我爸爸要一瓶汽油。”

“我們要棉花。”

“給我吹風機。”

“我和姐姐要藉熨斗。”

“我要一些釘子,還要一點點電線。”

這是整條街上的孩子們在三毛開門時,和三毛的對話。

而這些交談的核心,是鄰居們基於他們兩口子的好脾氣,向他們提出的各種要求。

用三毛的話講,人緣是好了,因為“雖然我的家沒有門牌,但是鄰居們遠近住著的都會來找我。”

你可以低頭,但不可以 卑微;你可以忍一時半會,但不可以忍一生一世

但是與此同時,她連想用自己的拖把和水桶,都要等到晚上——“我的水桶和拖把往往傳到了黃昏,還輪不到我自己用。”

三毛把這些瑣碎的日常寫在書裡給我們看,其實也是向我們展示了她老好人的日常:

整條街最受歡迎的人,但同時也是最苦惱的人。

反過來想想我們自己是不是也是如此?一直在做“好人”,一直在利他,從來狠不下心把拒絕說出口。時間長了,才發現過的沒有一天是自己喜歡的生活。

02知乎上有人說:

“有時候明明自己也忙到飛起,卻無法拒絕同事的請求。

有時候明明自己也心力交瘁,卻還要操著別人的心。”

這是對老好人們的一種現實狀態描述。

Harriet Braiker在《討好是一種病》中說,因為狠不下心來say no而討好他人的人,只是在盡力“做一個好人”,實際上他們只是十分恐懼別人因為被拒絕而否定自己、對自己做出負面評價。

因為想要讓所有人對自己滿意,所以無法拒絕別人的請求。這些無法說出口的“不好意思”的初衷,僅僅是因為無法接受“你這個人怎麼這樣”的評價。

但老好人≠厲害的人,無限的遷就也不一定就能討好別人,所以不要害怕say no!

想要獲得認可、高評價,應該是以個人的專業能力、自律的生活等人格魅力換來的由衷欣賞,而不是簡單的因為“有求必應”而換來的敷衍誇獎,更不是堵住別人的口讓他說不出批評的話語。

杜拉斯因為熱烈而詩化的人生被文青們追捧,三毛的魅力在於她的文字而不是那些燈泡和洋蔥。人們出名、被關注、活的肆意瀟灑,成為榜樣,都不是因為“老好人”形象。

03如何優雅的拒絕別人

1、首先,進行清晰的判斷

自己的時間充不充分,別人的請求是否真的是迫在眉睫?

畢淑敏說:“拒絕是一種權利,你那麼好說話,又有誰能體諒你?生活本就不容易,很多時候,你捨棄了自己寶貴的時間,卻被那些利用你善良的人們壓榨,於他們而言,你所做的事都不值一提。”

反過來,如果我們正好有空閒,朋友是真的火燒眉毛,請求幫忙的內容又是能力範圍內,那麼完全可以幫忙。

但是這麼做有一個前提:

清楚的向對方表達自己的意願:我幫你是情分,我可以幫你一次兩次,但不會一直是你有求必應的存在。

有時候,真的很煩,亂七八糟的瑣事,讓自己焦頭亂額;有時候,真的很累,心中有太多的委屈,不知道對誰說,心累。
六子心世界

2、其次,做好正確的心理建設

其實在拒絕之前,我們最大的障礙是自己,只有我們自己內心確認了,才能毫不動搖的將那些拒絕的話說出口。

請不要因為怕被議論而退縮,任何人都不能保證自己一輩子都受人喜歡,要知道,連人民幣都有人唾棄,更何況你我?

請不要因為懼怕尷尬而退縮,真正的朋友一定是也能站在你的立場看問題,要知道,友情是相互維繫的不存在得罪誰、討好誰一說。

慢慢地,拒絕的次數多了以後,身邊的人自然會明白:我並不是每一次忙都能幫。但是如果他們真的是需要援助,我們要做的是像第一條那樣,作出自己的判斷,然後在這一次幫他。

3、最後,解釋事實並委婉的表達

拒絕的話是要說的,但絕不是無所顧忌的單刀直入。

相反,我們要將自己的處境與無奈解釋給他們聽,表達清楚不是不幫,而是客觀情況不允許。解釋之後,如果對方仍舊不理解、不能換位思考,那麼也沒有必要給他提供幫助了。一個不懂得為他人著想的人,不值得給予幫助。

但如果對方是“尋求幫助上癮”患者,請直接說:不。

一期《月曜夜未央》裡,工作人員採訪了一個路人。他欠了朋友、高利貸數十萬元,但卻依舊每日閒逛、吃喝玩樂,從沒想過還錢。

借他錢的人,都不一定有他過的日子舒適,也不知道這筆錢什麼時候才可以要回來。

說了這麼多,就是希望你記住:不要為了討好別人,無限犧牲自己。畢竟,我們永遠也不可能做到人見人愛。畢竟,能陪我們走完一生的,只有我們自己。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