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有言:“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

當人去到四十歲的時候,其實就到了我們常說的“不惑”之年。而在這個年齡階段裡面,其實是人最大的感受,便是很“困惑”。

當人去到五十歲的時候,我們也就到了“知天命”的年紀了。什麼是“知天命”呢?簡單來說,便是能看透人世間的本質,懂得怎麼去更好地生活,懂得怎麼去更好地做人。

而等人到了六十歲的時候,人也就到了晚年了。晚年的人,早已從喧鬧的塵世間回到了自己安靜的天地之中。不管做什麼,都能尊重世間的規律,從而過好我們後半生。

如此,五十歲,便是一個“承上啟下”的階段。我們既要總結“困惑”已久的生活心得,更要為晚年鋪好道路,讓往後餘生的道路越走越順暢。

有人曾說:“五十歲,不老也不小,正是人生重大的轉折點。”

五十歲這個坎,能過得好,我們自然能夠讓生活走回正軌,從而迎接幸福的日子。可如果走不好,那麼就會越過越糟心。

既然如此,不妨在路上多找幾個人相伴,一同牽手共渡我們的往後餘生。在這條路上,慢慢地,我們會明白,無論現在有多本事,都不可能一個人孤軍奮戰,都不可能一個人應對生活的所有劫難。如此,和那些愛自己的人打好關係,相信晚年的日子不會太差。

人到五十,和老伴打好關係

年輕的時候,我們總是跟身邊的愛人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在那個時候,我們總是認為,能一同牽手,就一定能一起走完後半生的道路。可是,經受過生活的磨礪後,我們才發現,生活終究沒有想像中的那麼簡單。

當日子越過越平淡的時候,每個人都會對婚姻產生懷疑,都會對身邊的愛人產生厭惡感。這一切,其實都是生活的常態。

但是,還是要說,人這輩子,能陪我們走完後半段的人,不是你的孩子,而是你的伴侶。

在網上,有句話說:“當人去到一定的年紀,就會發現,你的孩子結婚了,他也就和你漸行漸遠了;你的朋友和你都各自成了家,也就逐漸生疏了。但是,唯有你的伴侶,將和你一同走向生命的黃昏。”

突然想起《浮生六記》中的一句話:“閒時與你立黃昏,灶前笑問粥可溫。”

和你一同走遍大山河川的人,是你的愛人;和你一同看日昇日落的人,是你的愛人;和你一同品味人生百態的人,也是你的愛人。

愛,並非是一瞬間的快感,而是一輩子的相伴。人到五十,我們最親近的人,也許就是自己的老伴了。也許她早已和自己一般,芳華老去,但相互攙扶前行的心從未改變。因為人與人的相伴,到最後,便是海枯石爛。

人到五十,和兒女打好關係

俗話說得好:“但存方寸地,留與子孫耕。”

一個家庭,無論到最後還剩下什麼,它的繼承人永遠是自己的兒孫。因為他們和我們流著同樣的血脈,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所以,子孫好,我們自己才能過得好。

在中國,有一個傳統的觀念,叫做“養兒防老”。這個觀念,帶有一種巨大的“依賴”成分在裡頭,雖然不能說全錯,但還是有它可取的成分在裡頭。

因為養兒的本質,不僅僅是為了“防老”,更是為了能留下自己對世間的期盼,能夠讓自己的家族繼續興旺繁衍下去。

人到五十,請和自己的兒女打好關係。這種打好關係,並非說是去討好他們,而是說要給他們多一些關愛,能扶他們一把,就扶他們一把,能多些和諧,那就少些矛盾。

要知道,當人年老之後,動彈不得之後,最終還是要求助的人,就是你的孩子。這種情況,就是現實,沒有人能夠改變。因為父母對孩子好,天公地道,孩子回報父母,世間人倫。

人,無論多有本事,都會有老去的那一天。我們都希望自己能夠長長久久,不用求助別人。但還是要說,孩子終究是自己的親生骨肉,只有和他們打好關係,才能讓這個家變得和睦幸福。

人到五十,和自己打好關係

有人說:“人這輩子最大的障礙,就是自己。”

人,為何最大的障礙是自己呢?當你遇到困難的時候,你第一時間會抱怨自己的無能為力;當你生氣難過的時候,你第一時間就是折磨自己,跟自己賭氣。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們自己和自己在較勁。

人為何會活得很累?就是人不懂得接納那個不完美,很平凡的自己。當人年輕的時候,總認為自己是無所不能的超人,能扼住命運的咽喉,干成一番大事業,完成自己的心願。

可當人去到一定年紀的時候,就會發現,我們終究只是一介凡人。不管我們承不承認,現實就擺在那裡,我們無法改變環境,只有等待環境來改變我們自己。

所以,當人去到五十歲的時候,為何要“知天命”呢?其實還有一個意思,那就是要完全和平凡的自己和睦相處,看透人與世界的本質和規律。

要知道,生活並非是看外界的環境去過,而是要看心態去過。倘若我們能認清自己,不做掩耳盜鈴之事,那麼,生活將會變得更加美好,你的心也會變得更加開闊。

人到五十,無論身處什麼境地,都必須要和內心的自己打好關係。因為真正了解你的人,是你自己,真正能助你一臂之力的人,也是你內心的自己。

人到五十,和父母打好關係

五十歲這一年,父母已經七十多歲了。望著他們逐漸遠去的身影,望著他們逐漸變白的頭髮,望著他們逐漸老去的容顏,不禁覺得人生易逝,時光匆匆。

想起年輕的時候,我們總是想離開家裡,離父母越遠越好。因為在那時候的我們看來,只有自由才是生活的全部,只有擺脫父母的監管才是我們生活的目的。

那個時候,他們還年輕,我們還不懂什麼叫“親情可貴”。

當人所見的事兒越來越多,所見的生活越來越殘酷時,我們才慢慢地懂得,原來我們已經離父母越來越遠。而父母,卻仍舊不放心,一直在背後跟隨著我們。只是他們越變越老,早已跟不上我們的腳步了。

有人說:“當人成了父母之後,才懂得父母的不易。”

人到五十,其實很多人都已經當上爺爺奶奶了。正因為人養育了後代,成為了父母,才會知曉父母的不易,才會懂得及時盡孝,感恩那個逐漸老去的父母。

無論在什麼時候,都要知道,和父母打好關係,是我們一輩子的責任。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他們撫育了我們。不管他們變得如何,我們都得盡力去回報他們。當他們老了,走不動了,就應該為他們的養老生活去負責。

人活一世,草長一秋。人生百年,到了五十歲就已經走到一半了。可又有誰能知道,往後餘生的生活到底會過得怎樣呢?其實沒有人知道。

但是,我卻明白,珍惜眼前人,才是硬道理。那個相伴多年的老伴,那個養育多年的孩子,那個逐漸老去的父母,以及那個矛盾的自己,這四個人,只要能和他們打好關係,相信後半生,將會越過越安穩。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