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本是婚姻裡的連體,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人們都說夫妻之間不該有任何的秘密,可是這話太過於絕對。

很多時候,並不是敞開了、說盡了,問題就一定能夠解決的了。有的事情會在你無心的說明下越描越黑,只因為四個字:人心難測。

男人和女人在一起,也許就是融合的是一個大家庭,不是所有人都能無牽無掛的拍胸口說自己可以不和婆家人有瓜葛,所以,遇事思量再三、三緘其口是一個好習慣。

但是這並不是說,婚姻里夫妻雙方在原則問題上有所隱瞞,選擇性的說話,也是一門技巧。

再婚,本就是失敗過一次後推倒重來的機會,大家都想得是用點心去好好珍惜,坦誠布公也許是一個好習慣,可是卻不一定能帶來理想的結局。

每人都有自己的軟肋,來自於生活,也來自於個人的性格,甚至來源於曾經受到過的傷害。軟肋是自己的致命傷,即使說出來能獲得別人的同情,可是對於你本身卻是於事無補。

也許你選擇的伴侶會是個深明大義之人,有容納海川的胸懷,無論你有著怎樣的軟肋都會選擇包容,那這些短板暴露出來還可能會讓你獲得愛人的憐惜之心,可是要是不是呢?

所以,再婚後過得再好,也請別輕易暴露這2個“軟肋”給愛人。留一點私密給自己,也是對婚姻懷著敬畏之心。

不輕易談論上一段婚姻裡你和前任之間的孰對孰錯。
留點口德,無論是男人亦或是女人,這都是對婚姻的尊重。而婚姻的結束,不可能只有單方面的原因,但是無論對與錯,那些都已經是過去的事情了,談論也是於事無補。

面對愛人的好奇,你可以選擇一帶而過,主要原因可以略談,但是具體的細枝末節還是建議不要說得過於詳細。

無論前任是對還是錯,你們畢竟彼此相愛過,留下點最後的尊嚴給彼此,哪怕是在現任面前也保有點風度,客觀中立的態度是對已經逝去的婚姻最好的仁慈。

可是很多人卻很難不偏不倚的講述客觀事實,多少會帶有些主觀態度。

但是你想過沒有,你在講述過去和前任孰對孰錯的時候,你的愛人可能會對此代入自己的主觀判斷。他(她)會將自己的價值觀念注入到你敘述的事情當中,從而對於你會有一些自己的評價。

而這些評價,又會或多或少的對你們的婚姻造成一定的影響。一些不該發生的事情或許會因為你的多言而發生了。

王麗雅再婚4年了,她目前和現任丈夫是分居狀態,而她的母親一直不滿她把自己的兩段婚姻搞得那麼糟糕,母女倆後來幾乎不說話了。

王麗雅說自己當初第一次離婚的時候,丈夫成天出去打麻將不回家,她既要上班也要帶孩子非常辛苦。所以她一氣之下和那男人離婚了。

後來,她再婚後,她和現任丈夫提到過去受的委屈時說了這麼一句:“前夫總是說我老愛和異性搭腔,像個不著調的女人,可是我哪裡做過什麼對不起他的事情?他明明就是對家庭不負責任,還把責任推倒我的頭上。”

她是在為自己辯解,可是她不知道的是,她無意間把和前夫的糾葛暴露給了現任丈夫,丈夫覺得肯定是王麗雅自己也有問題才會離婚,說不定前夫說的都是真的。

於是,這個男人也開始在婚內處處懷疑她,兩人一爭吵他就會把王麗雅的話抬出來:“你要是沒毛病,你的前夫為啥和你離婚?”

王麗雅說,真想把自己的嘴縫上,一時的失言竟然成為了丈夫攻擊自己的把柄。他變得疑神疑鬼,讓她煩不勝煩。最後兩人分居了,直到現在還在僵持著,王麗雅覺得反正是沒法往下過了。

選擇性的說和隱瞞真的是兩碼事,既然上一段婚姻已經結束,急於表白自己沒有過錯也是人之常情。但還請不要忘記,你的現任,也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你現在說的話不能帶偏你們婚姻的節奏。

在談論上一段婚姻和前任的時候,慎重擇言是對現在的保護,也是一種惇厚的德行。

父母或者家人對於前任的褒貶不要隨便透露給愛人。
一段婚姻的結束,歸根結底是你與對方的結束,但是對你們家人勢必會造成一定的影響。他們會對你的前任和現任進行對比,也會對前任發表或褒或貶的看法。

無論他們怎麼看,最好還是不要把這些言語或者想法透露給你現在的愛人。

婚姻都是活給自己看的,可要說完全不在乎別人的看法也是不可能。有智慧的人會蜻蜓點水的描述一下,可是有的實誠人也許就會原話照搬。

後果可能在生活裡一天、兩天的看不出來。但是一旦發生言語上的爭論或者和家人有關的事情,曾經說過的前任如何以及現任如何的話,有可能就會是傷害婚姻的利刃。

可能有的人會覺得再婚後過得很好,會有恃無恐的想說什麼就說什麼,但是不是有句話叫作“說者無意聽者有心”嗎?婚姻裡的人要是在乎彼此,還是很介意家人的看法的。

李默就是二婚後在這一點上吃了大虧。他前面娶的媳婦給自己生了個兒子,還是個坐辦公室的人,所以他家裡的父母和妹妹都覺得這個女人不錯,能掙錢又賢惠。

但是他們都不知道的是,這個女人婚內愛上了別人,李默忍不下這口氣離婚了,礙於面子,離婚的真實原因他沒告訴父母。

而他再婚後找的妻子,無論是條件還是外形哪一點都比不上前妻,生了個女兒,公公婆婆更加嫌棄不喜歡她,老在李默面前說他不該離開前妻,找了一個上不了檯面的女人。

這些話,李默聽聽就完了,畢竟老人也代替不了他在婚姻裡的位置。可是他在一次和現任妻子吵架的時候,不小心把父母的話說了出來,而這些話深深的刺痛了女人的心。

李默感覺到他的失言,對他們的婚姻造成了很大的影響。首先是妻子每回跟他講話的時候都是帶著刺:“你覺得前妻好,那你就去找她啊,你娶我幹什麼啊?這些犀利的話語讓他無言以對。”

還會有就是妻子對他家人的態度也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逢年過節再也不會跟著他回婆婆家,不是回娘家就是在自個家裡呆著,如果李默拉著她一起回,少不了又是一頓冷言冷語。

夾在兩邊中間的李默,感到了自己做人的失敗。一次口不擇言,讓他體驗到了付出的代價。

婚姻,說是兩個人的雙人舞,可是終究也不僅僅是夫妻兩人之間的事情。再婚家庭裡,誰都會有自己的“軟肋”,坦坦蕩蕩,並不意味著夫妻相處的時候不需要注重說話的技巧。

再婚後過得再好、再幸福,也要謹言慎行。一次失敗是偶然,兩回的感情失敗必然也會有自己的原因。

善意的屏蔽掉不好的信息,讓愛人接收到你對婚姻最大的誠意,是每位圍城裡的人最該做的。

不以自己的“軟肋”示人,不代表你慫,也說明不了你的不誠實。把握好婚姻的航向,真的需要一點點的頭腦。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