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認識中,總覺得自己是一個脾氣很好的人,因為曾經有一次,因為說話大聲了一點兒,同學很詫異的說過一句話:“你也有脾氣啊,我一直以為,你是一個沒脾氣的人。”

確實,在生活中我的好脾氣是大家公認的,聽過最多評價的詞就是“性格溫柔”,諸如此類的語言。

可是,在家裡先生卻經常無比委屈的說:“你能不能收斂一下自己的壞脾氣,我特別害怕你發脾氣的時候。”

呵,原來我也不過是:“把最壞的情緒留給了身邊那些最親近的人了。”

01

前幾天媽媽來家裡玩,因為給她染頭髮時,我不小心把沾滿了染髮劑的梳子放在了水台上,等到發現後,潔白的水台上已經被染上了一大片黑色的印記,並且任我怎麼擦拭,也無濟於事,這對於有強迫症的我來說,根本就是無法容忍的事。

瞬間,情緒壞到了極點,於是我就不停的說一些“都是媽媽的錯”之類的指責話語。

雖然,那個時候我已經能感覺到了媽媽的委屈和傷心,但還是絲毫沒有停下說那些具有攻擊性的話。

過後,媽媽很傷心的說,從我口中出來的那些話讓她非常的受傷。

其實,只有我自己知道,那些不受控制的話從自己嘴中出來時,我也是非常難受和傷心的,說完以後的心情簡直是槽糕透頂了,可當時就是要故意而為之。

02

還有一次,和老公因為一件很小的事起爭執。

然後,引得我大發雷霆,口不擇言的說一些傷害他的話,而那會兒氣急了的老公也回擊,說了一些對我具有攻擊性的言語,並且每一句都是一語中的,準確無誤的直擊要害處。

甚至,過了很久以後,於他,可能不過是一件已經想不起來了的生活小插曲,但是在我的心裡,只要想起時,卻還有著隱隱疼的餘溫。

傷害身邊親近的人時,只有他們知道你所有的短板和軟肋,也只有他們能在反擊你時,直擊要害,傷你於無形中。

“把壞情緒留給身邊那些親近的人”,就像一把雙刃刀,傷了他人,也是對自己最大的傷害。

而在日常生活中,我們一而再再而三的把自己最壞、最蠻橫、最無理取鬧的那一面統統都丟給了身邊最親近的人,原因無非是因為“他們不會離開”而已的心理。

就像我在無理取鬧,數落媽媽的各種過激言語,只是為了發洩自己一時失控的情緒時,是因為我們的關係讓我在潛意識中篤定的知道她不會怎麼樣,你即使做出再大的,對她來說是傷害的事時,她也會包容你、原諒你、不會與你計較。

可若換成任何一個人,相信自己看到那一大坨去不掉的黑色印記時,最過激的反應也不過是偷偷在心裡說一句髒話,然後自認倒霉,再在見對方時,笑臉迎人的說:“沒事,沒關係,就一點兒黑,時間長了就自己掉了,不打緊。”

就如和老公吵架時,能毫不顧及形象的破口大罵,無非知道即使你用再惡劣的行為待他,就算是自己不對,過後只要稍微的哄哄就能雨過天晴,和好如初,因為那一紙契約讓大家潛意識中對對方的包容程度無上限。

因為,知道身邊的他們不會輕易的“離開”,所以才敢肆無忌憚的放縱自己的“壞情緒”。

只是,我們卻經常忘記了的是:“憑什麼,越親近的人就該接受你的壞脾氣呢?”

03

在心理學上,有一個“踢貓效應”的故事。

說的是一位在公司受到了領導上司批評的父親,回到家以後,氣未消,看到在沙發上蹦跳玩耍的孩子就氣憤的臭罵了一通無辜的孩子,誰知孩子也氣不過,就把窩在沙發旁邊睡覺的貓踢了一腳,落跑而逃的貓就竄到了馬路上,剛好迎面來了一輛車,車輛避讓不及,撞向了馬路邊上的一個孩子。

這就是一個人的“壞情緒”引起一系列惡劣的連鎖反應,而在這個過程中沒有人真的能全身而退。

就如,我們在生活中“留給親人的那些壞脾氣”。

傷了自己,傷了對方,或許還會有別的無辜的人。

我們能對那些“不熟悉的人”做到足夠多的“寬容”和“忍讓”,為什麼不能對身邊的人多一些“忍讓”和“包容”呢?

在生活中,何不試試在每次想要無端的發脾氣時,努力的壓制一下無謂的怒氣,撕掉自己心裡潛意識給“壞情緒”助長的火焰,緩一緩情緒,再決定要不要去做那些有傷害的事呢?

人生本就是一場修行,心性更是如此。

就如亦舒說的:“人們日常所犯的最大錯誤,是對陌生人太客氣,而對親密的人太苛刻,把這個壞習慣反過來,就天下太平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