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

並不是所有家庭的中秋節,都會團團圓圓。總有一些人,漂泊在外,只能仰望天空,思唸著家鄉的親人,然後潸然淚下。

小時候,盼望中秋節早點到來,因為過節的時候,桌上的菜餚更加豐富,還有香飄飄的月餅。還沒有到夜晚,母親就開始忙碌了,灶膛裡的火苗很旺,鐵鍋裡有熱氣在蒸騰。

在我的家鄉,中秋節的時候,很多人家裡會包粽子、做餈粑、包餃子等,節日的氣氛,可以延續好幾天。

現在,村裡的年輕人大部分都外出打工了,中秋節也變得冷清了。就是過年,也有很多年輕人不回家,更何況是中秋節呢?

是不是你也有這樣的時候:臨近中秋節了,趕緊打個電話給父母:“媽,這個中秋節,我不回家。”父母在電話另一端,回覆你:“好,你忙吧,我們過得很好,放心吧。”

放下電話,心情卻特別沉重。真的很久沒有陪伴父母了,真的好想家。

02

又是一年中秋節,那些不能回家的人,只能把思念寄回家。

漂泊在外的人,和父母之間的感情,只能是“遙遙相望”。也許,未來很多年,也只能如此,牽掛是最好的愛,但也很無奈。

朋友大慧,昨天發了朋友圈。大慧說:“中秋節,寫幾句話,給最牽掛的人……”

大慧的朋友圈,讓我想起了很多。我牽掛的人,是父母、知己、朋友、同學、老同事、兒時的玩伴……那些曾經熟悉的人,慢慢就變成了熟悉的陌生人。

我至親至愛的父母,你們在家鄉過得還好嗎?也許,每次打電話回家,你們都在“欺騙”我,身體不好,也不會叫苦,也會告訴我:“一切都好,我們很好。”

家鄉的老屋,變得更老了,牆壁上都長了青苔,但是有父母在的老屋,總是有一縷縷炊煙。老屋老了,但是不荒涼。只是擔心,老屋裡的人,是不是過得幸福,是不是太孤單。

還有我的朋友們,你們在他鄉過得好嗎?很久不聯繫,是不是變得更加陌生了。只有在朋友圈裡,能夠看到朋友們的節日。

但是現在,越來越多的人,設置了朋友圈“三天可見”,或者極少發朋友圈了,中秋節的時候,朋友圈裡也是靜悄悄的,再也沒有了往日的“熱鬧”。

我漸漸明白,成年人的中秋節,多半是“各自成長,相互牽掛”。

漂泊在外,為了生活奔波,或許成了常態,和牽掛的人,聚少離多,也成為了不爭的事實。

03

你還記得上次回家過中秋的景像嗎?

小時候,讀一首詩:“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

長大以後,我們活成了詩句裡的模樣。好不容易等到中秋節,好不容易擺脫了工作的煩惱,好不容易買到了回家的車票,好不容易擠上了回家的火車。

真的,回家的路,不容易。但是心早已回到了故鄉。當汽車翻過那道熟悉的山梁,我們就看到了村口的大樹,再靠近一些,就看到了一排瓦房。

父母在村口等候,秋風瑟瑟,他們並不覺得冷。也許,他們很冷,只是為了早一點看到兒女們,裹著大衣,也要在村口“苦苦等待”。

說一句:“爸、媽,我回來了。”忽然就看到了父母頭上的白髮,眼淚忍不住流下來,模糊了視線。

回到家,母親把做好的餈粑、糯米飯、紅薯片端上桌,一個勁地叫我們“快點吃,趁熱”。

只是在家裡待一兩天,就得匆匆忙忙趕回單位上班了。

父母一直跟在身後,提著很多好吃的,把我們送到村口。如果我們自己開車回家,後備箱裡,一準會被塞滿。

父母問:“過年的時候,也會回來吧?”

我們遲疑了好一會,點點頭說:“回,一定回。”

在父母的眼裡,所有的節日,都是最幸福的日子。不管兒女們走多遠,有沒有賺到錢,只要平安回來了,就是福氣。

中秋節,團團圓圓一家人,這樣的景象,在成年人的世界裡,似乎慢慢在變少。小家庭團聚容易,一大家人團聚,真的好難。

04

作為成年人,說中秋節不想回家,那是假話。可是想家的中秋節,多半隻能牽掛著遠方的親人。

俗話說:“天下無不散之宴席。”

人長大了,總要獨自去闖蕩,父母再也沒有能力管著你了,更不能代替你去奮鬥。

一大家子人,到了一定的時候,就各奔東西了;曾經的好友,到了一定的時候,就只能電話聯繫,難以見面了。

有人說:“人生就是一路遇見,一路再見。”

作為成年人的我們,只能“各自安好”,不能常伴左右。我們長大了,父母就變老了;我們賺錢去了,父母就留守故鄉;兄弟姐妹曾經在一個飯桌上吃飯,都長大成年了,就分開了,各自有了家庭,自顧不暇;朋友在不同的城市,做不同的工作,難得相聚;孩子一邊長大,一邊離開。

又是一年中秋節,你準備回家了嗎?還是你和我一樣,選擇了繼續漂泊,只能告訴故鄉的父母,改天再聚。

又是一年中秋節,怎麼能夠不想家?想家的時候,就打給電話,問一問父母,就和朋友們聊一聊微信,就和兄弟姐妹在微信里拉拉家常。

也許,我們能夠在網絡裡“見面”,也是另一種團聚吧。這樣的話,心中的牽掛,才不會那麼難受。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