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知名電影《春潮》, 看似像一般的家庭輪理的劇情,但是在劇情的背後,實則上講的是一個很沉重的話題:原生家庭。

如同影片封面有這麼一句話:“你和母親的關係,就是你和世界的關係。”母親的價值觀會深深影響下一代,甚至幾代人。一個明事理的母親會帶來家庭的和諧美滿,而乖張的母親,卻是一個家庭最大的不幸。

一、“每次我應該躺在母親懷抱的時候,我都躺在了男人懷裡。”

影片裡女主郭建波幾乎是沒有什麼台詞的,她很少說話,或許是因為她覺得多說無益,說了也解決不了任何問題,但是在影片結尾時候,導演刻意給女主留了一大段獨白,她在獨白裡說了這樣一句話:“每次我應該躺在母親懷抱的時候,我都躺在了男人懷裡。”

這是一種母愛的缺失。

1. 缺失母親關懷的人會自卑,會丟失自我價值,於是盲目地在外人身上尋找安慰和愛護。

影片裡,郭建波未婚先孕,她自己都不知道孩子父親是誰,但是她習慣了在男人身上找溫暖,就像她對那個出租屋男人一樣。母親家裡來了客人留宿,郭建波的房間被佔用了,母親把女兒趕出來,騰出地方給客人睡,出門後的郭建波直接奔向了一個出租屋,那裡有一個男人,那晚,她又在那個男人懷裡平靜地睡著了。

郭建波是在尋找一種“愛“的替補,而不是一個愛人。這就解釋了為什麼她一起床就跟出租屋男人拜拜,頭也不回地走了。

這種“愛”和“關懷”,她的母親沒有給她。在郭建波眼裡,她的母親很自私,為了和父親離婚,不惜詆毀父親,抹黑父親,大半夜把她叫醒去父親單位鬧,她的母親從未考慮過自己失去父親的感受,只是把她當做一個工具。她的母親不知道她的痛苦,她也從來不敢張口說。

2. 缺失了母親的信任,會造成親情綁架,太過強勢的母親,一定要按照她的標準去生活。

影片中,母親紀明嵐對女兒郭建波的控制真的很明顯。郭建波有獨立工作有自己十歲的女兒但是沒有自己獨立住出去住,他們賭氣離開家幾天,母親紀明嵐就對孫女說:“你媽媽以前差點打掉你,這個世上只有姥姥最疼你。 ”母親紀明嵐不止想控製女兒,還想控制孫女。

郭建波三十大幾了,母親紀明嵐在外人面前還像教育小孩子一樣責罵她,家裡沒有郭建波的任何東西,只有一個珍藏著父親記憶的箱子,最後還被母親燒掉了,燒掉之前甚至都沒有跟郭建波打一聲招呼。郭建波在母親的控制下,不敢大聲反抗,扭曲著自己的言行舉止。

這種控制是非常可怕的。女兒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木偶,一個玩具,一個母親意識的繼承者,而每個人都應該是獨立的個體,這種中國式母女關係衝擊著人性天倫。

曾經在知乎上看到一個帖子,博主這麼說他母親:

“我大概從記事起就開始受媽媽的精神虐待,這麼多年我都快麻木了。她是個什麼樣的人呢?在外人眼裡是熱情,勤快,認真,關心人,無私奉獻的人。

在我眼中呢,恨大於愛。從小她就掌控我的生活,無時無刻,任何一件事情她都會以她為標準來要求我,稍有不如意便是羞辱和打罵。

說幾件我記得比較清楚的事情吧:上廁所必須一邊上一邊沖水,不能有氣味,否則會被罵;中學時覺得自己的頭髮太難看想拉直,她肯定不會同意,於是同學在她家幫我用藥水隨便拉了下,回家被她發現了,開始扯著我的頭髮暴打;

我從小一直有鼻炎,她看見我擰鼻子就不舒服,就罵我一無是處,整天只會擰鼻涕,是個廢人。”

母親的這些控制在她心裡留下了非常深的傷疤。沒有母親的細心開導,只有母親的強迫控制,孩子真的會活得如同野草一般。

二、“看到母親嘔吐,我終於無動於衷。”

1. 原生家庭讓她愛無能

隨著電影《春潮》故事的推進,年邁的母親最終還是面臨了人生的難題:生老病死。母親紀明嵐生病了,在衛生間嘔吐不止,看起來十分痛苦,女兒郭建波聽到聲音打開臥室門看到母親在衛生間吐的厲害,卻無動於衷,臉上還是一如既往的冷漠,沒有要過去照料母親的絲毫舉動,反而很平靜地關上了門,任由母親受病痛折磨。

這一幕是對我衝擊最大的一個畫面。

我們遇到路上生病都會詢問一句“你怎麼了?“,但女主郭建波能看到母親生病都不上前關照一下,她的心裡到底裝了多大的仇恨?

很多人說孝的問題,似乎不關心老人就是不孝,這部電影又拋出一個赤裸裸的現實問題:“為什麼要對傷害我的人孝?”

假設一個人,從小沒有感受過關愛、照顧、溫暖,他在冰冷的環境中長大,她真的會愛別人嗎?她有能力孝敬父母嗎?

答案顯而易見,這成為一種很壞的循環。

2. 對組建新家庭的“強迫性重複”

弗洛伊德1920年在《超越快樂原則》一文中提出“強迫性重複”概念,是指一種盲目的衝動,重複早期的經驗與情境,無關乎能否得利,也不管引起的是快樂或痛苦,個體總是被迫一再重複它,而自己的意志根本無能為力,控制不了這種強迫性。

比如:曾經有過一段殘缺的愛,於是一再走到類似殘缺的關係裡,同時懷著隱秘的、甚至是不自知的願望:這一次,我要把殘缺的部分修好——然後屢屢失敗。

一個人幼年生活中的心理創傷會驅使他不自覺地、強迫性地在心理層面退回到遭受挫折的心理發育階段,在現實中重複童年期痛苦的情結和關係。

影片中,郭建波的婚姻也是不幸福的,她明明有幸福的權利,卻不想去擁有。同事幫郭建波介紹了一位優質的男友,可以改善她的生活狀況,讓她活得更加衣食無憂,起碼像個普普通通的正常人一樣,但是,郭建波自己拒絕了這段關係,她故意拆自己的台,把男友嚇跑了。

郭建波對男人的排斥和她的母親如出一轍。她母親一輩子都在想方設法擺脫婚姻,而她自己也不想步入婚姻,他們對男人沒有愛,也不會愛。或許郭建波也是深深明白這點的,所以她自己就選擇了逃離婚姻。故意活的一塌糊塗。

其實生活中不乏這樣的例子,一個親密感高的家庭出來的孩子和親密感低的家庭出來的孩子是過不到一塊的,舉個簡單的例子,親密感高的人覺得夫妻共同做飯、洗碗就是理所當然是事情,但是親密感低的家庭會覺得這樣做很麻煩,一個人就可以都處理完。

三、每個人的一生,起點在原生家庭,而轉折點在自己手裡

第一遍看完電影後,我帶著對影片裡一些“奇怪”的劇情重刷了一遍。有觀眾說:“沒受過原生家庭傷害的人看不懂這部電影,會搞不懂電影講了什麼。”確實,恐怕只有經歷過的人才知道這其中的痛。

但是,我也想起曾經看到過的一句話,每個人的起點在原生家庭,但是轉折點卻在自己身上。或許在我們或多或少被原生家庭傷害後也可以學著自我救贖。

影片裡最溫暖的地方是郭建波對自己女兒的態度,她是慈善的、寬容的、平等的,她不想讓自己的孩子再遭受一次自己所遭受的,她在某些方面,開始嘗試改變了。

她想把這波春潮從自己身上斬斷。

我想,這也是電影想表達的意思:寬恕他人,放過自己。

當然,這部電影是從母女的角度來講的,其實在原生家庭裡,父親也扮演著同樣的角色。這也給我們為人父母的人,一點啟示。

最後,希望你們都不要看懂這部電影。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