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輩對於祖輩,到底有沒有法定的贍養義務?

案例:外嫁女兒將老人的贍養義務“推”給孫子

小明的父親過世了。

小明父親很早就從老家出來打拼,成功經營了一家中型加工廠。

小明的父親在家中排行老二,還有一個大伯、兩個小姑。後來兩個姑姑也嫁出去,老家只留下大伯在爺爺奶奶身邊。

小明對爺爺奶奶的印像很模糊。小明生在城市,沒怎麼回過老家,爺爺奶奶也從來沒到他們家來過。只是有點印象,還是在小時候跟著父親回老家的時候見過幾次爺爺奶奶,慢慢長大之後,沒有再回去過。

父親去世的時候,小明先給大伯打了電話,倆人商量,老人年事已高,都八十多歲了,就沒敢告訴他們。後來大伯又通知了兩個姑姑,算是老家來了人,一起辦理了父親後事。

這麼多年下來,小明其實跟父親家的親戚們來往很少。原來父親在的時候,每年都會回去幾趟看看老人。現在父親不在了,小明尋思雖然跟爺爺奶奶沒那麼親,但是出於對他們的尊重,再加上別讓老人有什麼疑心,就把回老家這個事兒自己承擔了下來——也算是替父親盡孝吧——至少他是這麼考慮的。

這一年春節之前,小明提前跟大伯聯繫了一下,準備年前回去看看爺爺奶奶。一到老家,發現兩個姑姑也在。小明沒多想什麼,還半開玩笑的說:

“大伯,姑,你們都在啊!正好,給你們提前拜個年了!”

大伯回了一句:

“是我把她們倆叫回來的。趁著你回來,一起說個事兒。”

小明其實一進門的時候就發現大家臉色不是太好看,聽著大伯這麼說。難不成家裡有什麼事兒?

大伯沒有客套,直奔主題:

“是這麼個事兒。

爹娘年紀都大了。這得有四十多年了吧,就我一個人守著他。小明,要不是你爸走了,估計你連爺爺奶奶長什麼樣都記不清了吧?

把你們都叫過來,是說一下後面爹娘怎麼照顧的事兒。我這歲數大了,身體也不行了,再這麼下去,沒那麼多精力。我的意見是,咱們四家子,得分分工。”

小明不太懂這些事情,看了看兩個姑姑沉默不語,試探的先問了一句:

“伯,這工怎麼分?”

大伯看了三人一眼,繼續說道:

“我考慮清楚了。你倆……”

大伯指了指兩個姑姑:

“你們離家不遠,現在也都沒什麼事兒了,輪流著來,咱仨一家一個月。”

說完又指了指小明:

“你爸沒了,你離的又遠,就不給你排了。你替你爸出錢,不多,一個月10000塊錢。原來你爸在的時候也差不多是這個數。不知道你知不知道這個事兒,往年你爸每次回來的時候,都撂些錢給我。

大家有沒有意見?”

小明之前聽父親說起過這個事情,沒有想多長時間,滿口答應下來。

兩個姑姑一直不作聲。大伯有些急,開始催促質問起來。這時候小姑才開口:

“哥,要說讓我們回來次數多點,沒問題。要說一次就這麼長時間,夠嗆。按照咱們老家的規矩,給爹娘養老,都是兒子的事兒。”

說完頓了頓,又補了一句:

“而且,家產都是分給兒子,我們這當女兒的也沒份。”

大姑一聽,點頭稱是:

“我同意妹妹的說法,咱們按照規矩來。

我提個意見,大哥你出力,二哥出錢。二哥不在了,這個事兒就讓小明負責,多出點,出個2、30000的。我和妹妹,多回來幾次沒問題,這是我們做女兒的義務。”

這話讓小明聽著很不舒服。

這不是錢多錢少的問題。

小明從小沒在老家生活過,不懂什麼老家的規矩。在他的概念裡,子女們才應該是對父母有贍養義務的人。他作為一個孫子,只是因為父親去世了,想著代表父親做一些表示而已。照著倆姑姑的說法,不是等於把她們對爺爺奶奶的贍養義務推給他了麼?

大伯聽完,沉吟了一會兒,似乎忘記了之前說的“沒那麼多精力”的理由,轉頭向小明:

“你的意思呢?”

小明沒回應。打他心眼裡,對這種方式是牴觸的,只是礙於長輩的面子,沒有當面提出反對。隨口回了大伯一句:

“我看看我爺爺奶奶去。”

轉身出了門。

從另外一個角度考慮,放下糾結

在老家呆了兩天,小明回去了。這次回老家,關於爺爺奶奶的贍養問題,沒達成什麼統一的意見。沒達成意見的另一個意思,就是倆姑姑不想長時間伺候,大伯想多要些錢,而小明認為自己沒有贍養義務。

這個春節小明過的也不太舒服。

期間,小明專門找人問了問這種情況下的法律規定,得到的答案還不一樣。本來不想大過節的跟母親說起這個事兒,後來實在憋不住,問起了母親。

 

母親聽到之後,對小明說道:

“按照我的意思,不要糾結法定不法定的問題。有時候家裡這點事兒,說的都是理兒,是良心。

想想如果你爸在的話,他會怎麼做。如果是你爸,估計他就答應了。

雖然你跟你爺爺奶奶沒多深的感情,就當衝著你爸,這樣做就是了。

有些時候,把事兒往好裡想想,你大伯提出讓你出錢,不也是考慮到你哪有那麼多時間長時間在老人身邊伺候?從這點上看,你大伯也算是體諒了。

給老人花點錢,咱們也不是沒能力,沒什麼問題。最次的考慮,就當替你爸花錢盡孝了。”

聽完母親的話,小明這才算是放下心裡的疙瘩。過了春節,給大伯打了個電話,說明了同意的意思,那頭大伯這才安下心來。

其實每次打錢給大伯的時候,小明心裡都會不由自主的想起一些問題:

作為孫子,對爺爺奶奶,到底有沒有贍養義務?

贍養,到底是法定的,還是人定的?
……
過了小半年的時間,小明才逐漸淡化這種糾結。母親的話,讓他想明白了……

【結語】

我們暫時拋開什麼傳統、美德、道理,先回到“法”的層面。

依據我國民法第1114條第1115條規定,兒子及孫子均是直系血親卑親屬,是第一優先要扶養爺爺奶奶的人。但是依第1115條第二項規定,同是直系血親卑親屬中,以親等近者為先。

也就是說,兒子的親等較孫子更近,故應由兒子扶養。所以,在兒子都有扶養能力狀況下,小明的大伯和兩位姑姑不能要求小明共同扶養爺爺奶奶。

 

家是講法的地方麼?肯定是。

家是單靠法來維繫麼?肯定不是。

這就是家事的特點:家庭之中,法之外的因素,反而會佔據更大程度的影響,例如,情、理、人……

所以,贍養必須靠法律約束麼?

有些人說了:爺爺奶奶把父親拉扯大,現在父親沒了,你就得伺候好爺爺奶奶,這叫“代父盡孝”,不然怎麼對得住爺爺奶奶對父親的哺育之恩?沒有這份恩情,哪有你?

還有些人說了:你從小都是爺爺奶奶帶大的,他們跟你講義務了麼?等你掙錢了,難道不該回報他們?還講什麼沒有義務?

其實,這就是小明母親話裡透著的三層意思:

養不養,先從“理兒”的角度考慮。想明白了,就不要去糾結法不法的問題。不違法,只是底線,而不應當作為贍養或不贍養的絕對理由。

養不養,要從父親的角度考慮,別站在自己角度。在這裡,也特別對所有贍養人提示一下,一定要注意:贍養老人,千萬不要以自我為中心。

養不養,是良心。對父母也好、祖輩也罷,贍養與否,是一種對自我良心的認知行為。

這三個意思,沒有客觀標準,而是主觀選擇,

所以,我們適當延伸一下孫輩的贍養義務結論:在沒有法定贍養義務的情況下,更多的是自己內心的選擇。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