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爺爺今年86歲,雖然老伴過世已經一年多,但是在桂爺爺心裡,老伴似乎從沒遠去。

桂爺爺與老伴,原本是住在一條街上的鄰居。“我住在虹鎮老街,她也住在虹鎮老街,馬路對面,我住6號裡,她住17號,那個時候街道上玩耍大家都認識的。”

認識不久,對方就因為父親工作調動舉家搬遷,兩人也因此斷了聯繫。

直到1956年,桂爺爺幾經輾轉,回到了原來居住的城市,兩人再次相遇,

相識、掛念、重逢、戀愛、結婚,桂爺爺與老伴的愛情,平靜而自然的渡過了一甲子,可是,七年前,一種叫阿爾茲海默症的陌生病症闖進了老兩口的生活

“有一次,熱天,我外孫女回來要吃冷面,那麼她拿了鈔票就去買了,結果買了人找不到了,半個鐘頭,兩個鐘頭找不到人,找來找去找不著,後來,她自己走回來了,那個時候就曉得她這個腦子已經不靈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老伴幾乎忘記了生命中所有的人,也忘記了怎麼走路、吃飯、說話……

和子女們商量後,桂爺爺決定將老伴送到養老院,接受專業護理,可即便這樣,桂爺爺仍不放心,於是決定一起搬到養老院貼身照顧老伴。“我不放心她一個人待在這個養老院裡面,因為她不會講,一個字也不會講了,所以就比較麻煩,那麼要我待在這裡,跟護理員還好溝通溝通。”

桂爺爺每天早上都很忙,早上5點20分就起來了。養老院7點鐘吃早飯,桂爺爺要在7點之前把一切都打理好,幫老伴刷刷牙,還幫她涂點粉,給她吹吹頭。

對於延年益壽,桂爺爺自己看得很淡,但是入住養老院之後,爺爺對於生命的長度,有了自己的要求。

“我希望她走在我前面。我不是良心壞,她走在我前面她幸福,因為我走在她前面,她吃苦。沒有人這樣服侍她,誰來待在她旁邊。我在這裡看著她,夜裡給她,給她蓋蓋被子,弄弄,我就這樣子。比較總歸好一點。讓我身體好一點,讓我多活幾年來服侍你。”

照顧老伴之餘,桂爺爺也堅持上網衝浪,以此來維持老伴和這個世界的連接。

“她又不曉得。我只講給她聽聽而已。實際上,她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的。所以,挑這種,特別是像跟家裡面有關係的。”桂爺爺經常讓老伴睜開眼睛看看,因為睜開眼睛才有精神,他也時常跟老伴講講自己身邊的事。

幾坪大的空間,週而復始的陪伴,對爺爺來說,卻是每一天全新的開始,直到2019年,在將滿六十載的鑽石婚前夕,老伴走了。可桂爺爺心裡,總藏著一份遺憾。

此後,老伴搬到了離女兒家更近的普通養老院,依舊早起做操,依舊上網衝浪,相守到最後,把送別留給自己,爺爺完成了承諾,卻又將一份疼愛永遠珍藏。

“我覺得還沒有讓她好好享受享受,自她嫁給我的那一天開始,一直是忙忙碌碌地在工作,一起為了這個家。…”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