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話常說,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

包括在很多地方都有這樣的風俗,在女兒出嫁時,坐上婚車不能回頭,並且媽媽真的會在後面,朝著女兒的背影潑上一盆水,哭成淚人。

實際上現在年輕人的婚姻模式已經變了,父母的心態也要跟著改變,女兒嫁人,只是她又組建了一個屬於自己的小家,意味著她真正的獨立生活的開始,絕不是真的從這個家庭中脫離出去,成了夫家的人。

越來越覺得,將女兒推開的不是風俗,而是重男輕女的舊思想。

是父母覺得,女兒不是這一家人了,那麼女兒只能被迫接受,遠遠望著那扇緊閉的家門,重男輕女,也寒了無數女兒的心。

很多東西是不能釋然的,無論是親密關係,還是親子關係,最不能釋然的就是無法在彼此的精神世界裡佔據獨一無二的位置。感覺有人可以把自己替代的背後,是得不到最需要、最重要、最唯一的價值肯定。從而缺少安全感和歸屬感,前者是確定自己不會被拋棄,後者是確定自己不會離開。

所以一旦有了隔閡,即使能夠重新找到這兩種感覺,也不會再有絕對的確定和肯定,恐慌感的來源。

馬爾克斯說過:“她欣喜萬分地發現人們愛孩子並非因為他們是自己的孩子,而是因為養育中產生的情誼。”也可以理解為所謂的親密感更多是通過後天培養來的。

你要知道一切有名有實的關係的建立,付出是第一步。當停止付出與認可的時候,已經培養出來的感情基礎,是站不住腳的,如果關係需要維繫下去,也得靠著去消耗這點可憐的基礎。可惜很多人都要把那最後一絲的支撐給透支完,逐漸由陌生代替親密。

是的,女人結婚後,更多是被父母當成了外人,才會讓女兒覺得自己回娘家更像是在走親戚,那麼具體都是因為哪些事情呢?分享五個已婚女人的經歷,很真實,也很現實。

A女士,32歲:什麼東西都沒我的份。

這是爸媽直接在我面前說的:“你已經結過婚了,家裡的東西都是你弟的,沒你的份,要什麼東西,你得經過你弟媳的同意。”那一刻讓我覺得,爸媽將我推開了。

當我想要再從家裡拿些爸媽自己種的菜時,他們則在一邊虎視眈眈地看著,生怕我拿多了,然後不夠弟弟吃的了。

B女士,27歲:我沒有知情權了。

以前,包括剛結婚的時候,爸媽有什麼事情都還會給我打電話,問我的意見,直到有次回娘家,家裡田地不種了,爸也換了工作,以及弟媳懷孕,這些事情我根本就不知情。

甚至一家人坐一起商量弟媳去哪生孩子,也沒一個人問我哪家醫院好。就感覺他們無論討論什麼事情的時候,自然地跳過我,當涉及到錢的話題時,都很有默契地繞過去,不讓我知道。

家裡的事情我插不上話了,他們才是一家人。

C女士,30歲:被嫂子當客人。

平時沒感覺,但每次回娘家,被嫂子當成客人招待的時候,都會讓我有一種強烈的感覺,自己已經是外人了,那個家現在是嫂子的家。我也不能隨隨便便的,想吃什麼就去拿什麼,或者隨便進哪個房間。

從進家門開始,都是嫂子一直不停地問我,要吃什麼、要喝什麼,想吃什麼菜。回娘家時買的禮物多了,嫂子見到我就更開心,偶爾買的東西少了,言語之間帶著譏諷和冰冷。

D女士,28歲:沒結婚就感覺到了。

爸媽眼裡一直都是只有我弟,還沒有結婚的時候,我就感覺自己已經是外人了,現在結了婚,更是成了外人。當爸媽不考慮我的生活情況,只想讓我拿錢給弟買房子的時候,就已經把寒心寒透了。到現在也是,家裡有事了才會想到我,也只會找到我,反正就是一個利用的工具,人家兒子就算是在睡覺,對他們而言也是一種孝順。

E女士,35歲:爸媽走了以後。

爸媽在的時候,我沒感覺自己是外人,回去也都很隨便,但爸媽走了以後,我就發現自己和弟弟真的成了親戚。有事互相打個招呼,外加人情往來的聯繫,平時都是各過各家日子,走得太近還惹弟媳煩。我也不知道怎麼了,我和弟弟本應該是最親密的人,結果各自有了家庭後,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以上就是五個過來人的經歷。

也許我們做事都不夠理性和周到,儘管再過分,都能得到父母或兒女的原諒,因為什麼?因為不帶有刻意的行為。而真正讓人無法釋然的,是明顯能感覺到的無視、否定和排擠,背後帶著刻意。

一段關係有沒有變質,人一下子就能感覺出來,因為好的時候是什麼樣,自己心裡最清楚。所以希望有些父母,不要將女兒從那個家庭中排擠出去,依然能給予她一定的認可和接受。最傷人的是偏心,最寒人的是毫無判斷的偏心。

也沒有什麼回不去的娘家,只有不想讓她回去的娘家,女兒不是“別人家的人”,只是在結婚以後,又多了幾種角色和身份,以及生活重心的轉移。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兒女也要多多理解父母的不容易,有時候站在他們的立場上,必須要做出讓某一方不高興的決定,只要愛沒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