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戶人家的女兒,年紀輕輕,未婚先孕。

腹中孩子的爸爸,是個已婚男人,但特別有錢,而且願意負責,迅速離婚要娶這個女孩。

女孩的爸媽左右衡量,覺得不虧,畢竟他們的女兒,自身也沒多大本事,高中畢業後一直找不到像樣的工作,能嫁給一個事業有成的男人,算是高攀,於是歡歡喜喜把女兒嫁過去。

當然,只是領證,吃了一頓便飯,沒辦什麼婚禮。

男人說的很好聽:“懷孕穿婚紗不好看,等生完孩子,雙喜臨門,再辦一場盛大的酒席,不是更好嗎?”女孩爸媽拚命點頭,生怕鬧一點意見,弄丟了女兒後半生的榮華富貴。

安心養胎半年,孩子出生了,是個男孩,男人忽然變臉,要求離婚。

他說:“你願意把孩子留下最好,不過帶走也沒關係,反正是我的孩子,大不了我每月扔幾百生活費。”至於財產,全是男人的婚前財產,她一分也得不到。

一個年紀輕輕的女孩,又沒什麼本事,將來帶著孩子可怎麼活呀?商量之後,女孩一家為了長遠考慮,忍痛把撫養權給了男方。

這時,男方多年不孕的前妻出現了。

女孩這才知道,原來前妻一直住在對門,隨時等待復婚,而她結婚一年,辛辛苦苦懷孕、分娩,等於用年輕的身體,免費給這夫妻倆做了回代孕。

喜歡插足別人婚姻的女人,大多虛榮貪財。

而願意享受婚外情的男人,大多自私薄情。

倆人看似情投意合,如膠似漆,其實從頭到尾,都各有各的算計。這樣的感情,注定不會長久。

前兩年,一則新聞很有意思:某男人出軌,為了哄小三開心,花巨資買了一套房,登記在小三名下。小三拿到房本,如同吃下一顆定心丸,從此乖巧聽話。

沒想到,過了幾年,房價水漲船高,男人對小三的感情卻江河日下。看著年老色衰的小三,男人越來越覺得不值。於是找了高人支招,一合計,跟原配雙雙出場,一個白臉,一個紅臉,唱起了雙簧。

原配以“男方私自贈予,侵犯夫妻共同財產”為由,索要這筆房產,完全合情合理。

昔日和小三情投意合的男人,此時堅定地站在原配一邊。畢竟,婚外情會貶值,可房子在增值啊!

跟錢比起來,婚外情就像春天的柳絮,風一吹就散了。

有沒有隻談愛,不圖錢的婚外情?

最初,《我的前半生》裡,陳俊生以為有。

他愛上同事凌玲,不是貪圖她的姿色,而是喜歡她獨立自強的人格魅力,這點跟原配羅子君,完全不一樣。他也相信,凌玲是個好女人,對他有無怨無悔的愛慕,絕不是圖錢。

很快,不圖錢的凌玲,帶著兒子住進了俊生的大房子,做起了女主人。他們開始為錢吵個不停。

同樣是冬令營。

口口聲聲不圖錢的凌玲,給親生兒子報四五萬的美國冬令營,卻給陳俊生的兒子報幾千塊的當地冬令營。

隨後,不圖錢的凌玲,不停抱怨,200多平的房子,一家人住著太擠。竟然租了一套只有30平的小房子,讓俊生的爸媽搬出去住。接著又算計俊生每月付給孩子的撫養費,慫恿俊生要回來,還說“兩全其美”。

俊生再蠢,也該看出來,這個女人才沒有表面上那麼簡單。幾次為錢爭吵之後,陳俊生忍不住說:“你不覺得吃相太難看了嗎?”原本突破世俗眼光的婚外情,看起來轟轟烈烈,最終卻也逃不過金錢的考驗。

從一開始,陳俊生就錯了。他幻想一個天使一樣的,不圖錢的女人。可天使一樣的女人,又怎麼會自甘墮落,當一個已婚男人的小三?

為什麼婚外情,大多沒有好下場?因為婚外情最禁不起談錢。

這就像一個笑話講的:

一個老年人行將就木,奄奄一息之際,把情人叫到身邊,說了一大段海誓山盟,把周圍人都聽哭了。

說完這些之後,他又恢復了平靜,把妻子叫到身邊。

這一回,他沒說太多,而是用最後的一點力氣,掏出幾張存摺:“這是我一生的積蓄,你和孩子好好過吧。”

還沒擦乾眼淚的情人聽罷,摔門而去。

涉足婚外情的人,骨子裡就有一種擰巴。

一方面,過分拔高感情,非要說得感天動地,超越生死,唯有如此,才有底氣去衝撞另一份感情。

另一方面,又做不到真正的無慾無求,無怨無悔,心裡打滿了小算盤。

所以,談什麼都好,一談錢就很尷尬。

可是,真要長相廝守過日子,怎麼可能繞得過一個“錢”字。

正常夫妻談錢,哪怕吵得雞飛狗跳,也不會心虛,大不了床頭打架床尾和。

婚外情談錢,等於把過去吹過的牛皮,掄起來打自己的臉。

所以,奉勸談婚外情的女人,最好一上來,就別裝清高,別吹牛皮,別講真愛,別不好意思。

先把錢的事兒落實明白,看看對方的真面目。

男人也一樣,敞開天窗,來句“我只要免費的”試試。

我打賭,世上的婚外情,能少一大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