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媽媽又尿褲子了。”年過50的李文(化名)丟下要晾的衣服衝進客廳,母親站在電視機前,不知所措,褲子全濕了,地上一攤黃色液體。

這些年,因為擔心母親無人照顧,李文提前退休當起了全職保姆,但也深深陷入了抑鬱。

01 我變成了母親的“全職保姆”

每隔半小時,李文就要看一下手機——查看手機定位,查看家裡的監控視頻……不知道的旁人,還以為李文患了“手機綜合症”,但其實她牽掛的是家裡的那位“孩子”——年過80患有癡呆症的老母親。

4年多前,李文的父親因病離世,不久,李文發現母親的記憶開始變得“模糊”起來。明明做著飯,就忘了關水龍頭;提起筆,好多字都不記得怎麼寫;出去買菜,經常算糊塗賬……

一開始,李文以為是母親年紀大了,腦子退化,記性不好,但隨著症狀越來越嚴重,她不得不帶著母親去醫院進行檢查,“醫生告知我,母親得的是阿爾茨海默病,那個時候我的腦子一片空白,沒想到身體硬朗的母親也會遭遇病魔侵襲。”

患病以後,母親性情大變,有時候把李文當成“陌生人”。因為怕患病的母親在家出現意外,李文請了保姆照顧老人,但沒想到老人“不領情”,常把保姆當壞人,一看到她就發脾氣,最終保姆無法忍受辭去了這份工作。

“我連續請了好幾個保姆,母親都不信任她們。最終我只好提前退休,擔起“全職保姆”。”

02 “不能把她扔到養老院”

從那時候起,李文就和母親互換了角色。3年多的時間裡,李文扮起了“媽媽”,母親則成了她的“女兒”,為了照顧這個沒有記憶的“女兒”,她幾乎放棄了所有私生活。

“那個時候我壓力很大,記不得自己被氣哭過多少次了,有時感覺太崩潰了,但是又不能不管不顧,那個人始終是養我育我的人,我不能像保姆那樣一走了之。”

李文照顧著母親,默默忍耐一切。有人勸她把老人家送去專業養老機構,但李文認為,願意收癡呆老人的養老院本就不多,且費用都不便宜,每個月少則1、2萬,對於老人來說適應陌生環境也不容易。

現在她雖然糊塗了,但依然很依賴我,不能把她扔到養老院,良心會受到譴責。”

03 出現這些症狀,或是已輕度認知障礙

記憶力減退是老年癡呆最明顯的症狀之一,而人到了一定年齡,大腦機能難免萎縮,因此不少患者起初都認為自己只是“年紀大,愛忘事”。

在正常老化和癡呆之間有一個過度狀態,叫作輕度認知障礙,表現為記憶力或其他認知功能減退,忘記事情、忘記詞語,但不影響日常生活能力,保持自理能力;判斷力降低,處理複雜事物如算賬、判斷事件、組合句子等就會有出錯的可能,做事猶豫不決;患者情緒變化,性格會變得焦慮、冷漠、煩躁,甚至有攻擊性等。

目前,老年癡呆症尚無根治的特效藥,但臨床數據顯示,早發現症狀,早進行幹預,可以大大推遲發病時間,並且減輕患者及家屬的負擔。

04懷疑老人“癡呆”,兒女該怎麼辦?

一旦發現家中老人有輕度認知障礙,就要及早幹預,及時陪伴老人,到綜合醫院的老年病科或神經內科醫院就診。

在這小編提醒一句,當老人有智力退化現象時,子女的陪伴比葯物的效果會來的更好!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