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
兒媳婦對公婆有法定贍養義務麼?沒有。

兒媳婦可以贍養公婆麼?當然可以。

兒媳婦可以成為公婆的法定繼承人麼?在一定條件下,完全可以。

但是,在現實中卻發生過很多類似的案例:兒子去世之後,兒媳婦盡心盡力照顧公婆,在公婆去世之後,兒媳婦卻被小叔子、小姑子“淨身趕出”。但凡兒媳婦提出要繼承公婆遺產,卻被指責貪財、孝順公婆動機不純……

公平麼?到底在倡導什麼?家庭財產繼承,到底應該尊重什麼導向?

【獨自照顧公婆十餘年,卻變成了被告】
小慧的丈夫在家中排行老三,上面一個哥哥、一個姐姐,下面還有兩個妹妹,一共兄弟姐妹五人。

公婆是單位的普通職工,退休之後,靠著每月固定退休金過日子,一直住在多年之前從單位買下來的房子。

公婆五個孩子裡面,只有小慧的丈夫盡心盡力照顧老人。兩個妹妹嫁到了外地,很少回來;大哥、大姐平時不知道在“忙”什麼,成天見不著面。四個人“很有默契”地把老人甩給了小慧的丈夫。

小慧和丈夫都是特別厚道、善良的人。雖然對兄妹幾個的做法偶有抱怨,但是說到對父母的照顧上,兩人經常互相寬慰:

“別管別人了,把咱們自己該做的做到就行了,對得住爸媽,對得住咱們自己的良心。”

這種情況下,要說心裡不產生隔閡是不可能的。慢慢地,兄弟姐妹之間來往越來越少。

公婆退休之後,身體一直不太好,小慧和丈夫時常回去探望,無非就是來回多跑跑腿。倆人收入都不高,但即便如此,老人沒法走醫保的花銷,小慧和丈夫都承擔了下來。

後來公公先走了。就剩婆婆一個人,倆人不放心,於是商量一下,把婆婆接了過來同住。其他四個子女得知此事,更樂得清閒。

小慧丈夫臨退休之前,突發意外過世了。處理完後事,在丈夫撫卹金的分配問題上,家裡起了不小的爭執:這麼些年下來,婆媳之間建立非常深厚的感情,雖說婆媳,卻比母女還要親。婆婆執意要把她那份全給到小慧,其他四個孩子卻輪流過來勸說。最後婆婆發火了,這件事才算安息下來:

“這事跟你們沒什麼關係!我願意給誰就給誰,誰也別跟我再提這個事兒!”

丈夫去世之後,“娘倆”相依為命。小慧與丈夫那幾個兄弟姐妹,更無來往。就這樣,小慧一直獨自照顧了婆婆十幾年,直到婆婆去世。

婆婆在臨終前,曾經單獨跟小慧說過,她那套房、包括存摺裡的存款,全給到小慧。處理完婆婆後事,小慧跟丈夫的幾個兄弟姐妹說過老人的意思,打算去辦理一下。誰知結果完全出乎她的想像:不但辦不了,而且還起了衝突!

一開始,丈夫的四個兄弟姐妹執意要均分老人的房子和存款,沒小慧什麼事兒!爭來爭去,四人選擇了讓步:均分成五份,小慧拿其中一份。

小慧不同意。這麼多年下來,都是由她和丈夫來照顧公婆,隨後十幾年更是自己一人獨自贍養,個中難處、個人付出,這些難道都不算了麼?

久爭不下,只好打起官司。最終的結果卻讓小慧極度失望:

小慧分到公婆財產的1/6,因為有一部分用丈夫的財產“抵掉”了。

對於這個結果,小慧實在無法理解和接受,甚至一度對自己的行為產生了懷疑:難道自己是在“爭”麼?如果這是合理的結果,今後哪個兒媳還願意贍養公婆?

【對自己的“懷疑”:到底應該倡導什麼?】
這是一個真實的案例。

我們還是先翻翻其中幾個依據:

婆婆的口頭表達,無效。第一,婆婆單獨處置不了她的房子和存款,因為其中只有一部分屬於她個人;第二,這種表達,代表不了遺囑,不符合口頭遺囑的形式要件要求。
小慧作為兒媳,在丈夫去世之後,代替丈夫,為公婆盡到主要贍養義務,可以作為第一順序法定繼承人,與公婆的其他子女有均等繼承權。
因為小慧的丈夫先於婆婆去世,所以,小慧丈夫的遺產,經由婆婆,由丈夫的四個兄弟姐妹法定繼承。所以,經過衡量,互相“抵”一下,從小慧應該繼承公婆的遺產中,把這部分份額扣除掉,“還回”小慧家。
除第一個依據之外,其他兩個依據,均值得商榷。

第一個依據,小慧婆婆的房子、存款,屬於公婆的共同財產,因此,婆婆無法單獨自行處置。婆婆之前單獨向小慧口頭表達過的關於財產分配的意思。如果認定為口頭遺囑的話,必須要有兩個及以上無利害關係見證人現場見證,因此,不能認定為遺囑。

第二個依據,按照《繼承法》、包括明年實施的《民法典》均有相關規定:喪偶兒媳或者女婿,為公婆或岳父母盡到主要贍養義務的,屬於第一順序法定繼承人。但是,作為法定繼承人,盡到贍養義務的多少,卻沒有作為分配依據,而是遵循了所有法定繼承人“均等”繼承原則。從這一點上來看,明顯有失偏頗。

第三個依據。因為小慧的丈夫後於婆婆去世,按照法定繼承,婆婆對小慧丈夫的遺產具有繼承權。但是婆婆並未對此作出任何表示(例如,書面放棄)。所以,默認為接受繼承。而在婆婆去世之後,這部分遺產,又按照法定繼承,由婆婆的子女繼承(還包括小慧的子女)。做出“抵”的動作,無非是做了一個平衡。但是,這種“抵”是不是應該,恐怕才是本質問題

 

小慧產生的懷疑,完全可以理解:

錢財的分配,代表的是什麼?或許,並不是代表了錢多錢少本身,而是一種導向,是價值觀的導向——究竟是集中在財產分配的算法上,還是要倡導子女對父母的贍養?

自己繼承公婆的財產,是貪財麼?如果是,那麼為什麼不盡贍養義務的人,卻與自己享受平等的財產分配權?到底是誰在“貪”?

【結語】
小慧事情的結果,稍微有點可取的,是把小慧判定為第一順序繼承人。此外,有一個非常明顯的特徵:算賬——按照繼承規則來算分配份額,就好比要把“1+1”算成等於2才是正確答案。但是,卻忽略了:為什麼是“1+1”的問題——這才是這個事情結局的本質。

如果只計算結果,而不考慮過程,那麼,相信很多人會選擇“避重就輕”:贍養老人的過程是麻煩的,所以選擇迴避;老人過世之後,算賬是簡單的,所以等著分割就是了。

這是我們希望看到的結果麼?如若如此,相信會“亂套”的。

這個事情中,有幾個知識點:

1.關於小慧丈夫撫卹金的問題。

小慧丈夫去世之後,有一筆撫卹金。

這筆撫卹金,並不是小慧丈夫的生前財產,不涉及到繼承問題。從撫卹金的分配上,參照的是法定繼承——所以,應當由小慧、孩子和小慧婆婆分配。

這部分錢,小慧丈夫的兄弟姐妹,無權分割,更不能左右他人的分配意見。所以,小慧婆婆發火,合情、合理、合法。

2.關於財產繼承的問題。

這個事情中一共發生了三次繼承,分別是公公去世、丈夫去世、婆婆去世。

公公去世之後,公婆財產中的一半兒,發生了法定繼承。五個子女、以及小慧的婆婆,六個人均等繼承。
丈夫去世之後,與小慧共同財產的一半兒,發生了法定繼承,由小慧、孩子(上述事情中未提及)、小慧的婆婆三人均分。
婆婆去世之後,婆婆的財產(包括自有的、繼承公公的、繼承小慧丈夫的份額),由婆婆的四個在世子女以及小慧(作為第一順序繼承人之一),合計五個人均等繼承。
以上分配,都是基於法定繼承。

兒媳獨自照顧婆婆十餘年,最終卻產生懷疑:孝敬婆婆,錯了麼?
對於多子女、子女們孝順程度不一的家庭,當然也包括瞭如小慧這類兒媳(或者女婿)代替配偶盡心贍養老人的情況,法定繼承即存在上述問題。

我們做一個假設:

假設當初小慧丈夫去世的時候,婆婆書面放棄了小慧丈夫的繼承權,或者小慧的婆婆通過合法有效的遺囑、指定了小慧作為其個人合法財產(包括繼承小慧丈夫的份額)的唯一繼承人,那麼,產生的結果完全不一樣:

小慧自己家的財產,依然在自己家裡,丈夫的兄弟姐妹,無權分割;
公婆財產中2/3的份額,將由小慧繼承。無論如何,也比那1/6好很多——更重要的,是對小慧這個兒媳的贍養行為有了起碼的尊重。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