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伯伯今年75歲,自從老伴兒去世之後,他便一直一個人獨居在一間老房子裡。

他有一個雷打不動的習慣:他每天去村口,哪怕是一整天都坐在那裡發呆,心裡也會感覺到踏實,而不像在家那樣,總是空虛的發慌。

偶爾,運氣好的時候,徐伯伯還會遇到幾個年紀相仿的老人,大家坐在一起聊天、下象棋,每當這時,他那佈滿溝壑的臉上才能露出久違的笑意。

只是,在村口呆的久了,徐伯伯也會有躲避不掉的“煩惱”:總是會有人不經意間向他打聽,為什麼每次都是他自己一個人出門,從未見過孩子們回家陪他。

子女是徐伯伯心口的刺,一旦提起,他就會忍不住紅了眼眶,很多次,他都避重就輕的表示:孩子們太忙,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自己一個人在家能應付的過來,不想給他們添麻煩。

然而,話雖如此,其中的酸澀也只有徐伯伯自己清楚。

徐伯伯有一兒一女,兒子住在縣城,女兒嫁給了隔壁鎮上一戶人家,兒女離家其實都不算太遠,一來一回也就只有一個小時的車程,前些年,老伴兒在的時候,他們還能回來看一看,但隨著老伴兒的離世,兒女回來的次數越來越少。

其實,女兒很少回來看望,徐伯伯可以理解,女兒因為一些事在心裡一直和他較著勁,再加上她自己做了婆婆,需要照顧一家老小,實在是抽不開身;但兒子一年難得回家一趟,徐伯伯著實心有怨言。

但從小到大,他和老伴兒最疼愛的就是兒子,老兩口拼盡全力給兒子提供最好的,平時,有好吃、好喝的東西也都會讓兒子優先,就連家中的農活兒也很少會讓兒子去做。

兒子結婚時買的房子,他也是咬著牙買了一間位置好的大型店面房,連女兒的賺錢的也添進去了,也正因為此,女兒常常說老兩口偏心,一直到現在,每當提起,她都頗有怨氣。

但,真正讓女兒生氣的還不是這些,而是四年前的一次財產分配。

那時,徐伯伯因為摔了一跤,半身不遂,臥床不起,後來,在兒女的悉心照料下,他的身體倒是恢復了過來,但左腿卻留下了後遺症。

想到自己年事已高,身體越來越差,徐伯伯便和兒女商量養老的問題。

他坦言以後就讓兒子負責自己的晚年,為此還把畢生攢下來的錢,大部分都給了兒子,女兒分文未給。除此之外,至於住院期間花的錢,他也僅僅補償了兒子,對女兒,則只侷限於口頭上的感謝。

雖然徐伯伯自己也知道這種做法有失公允,但一想到女兒畢竟早已是別人家的人,以後回家的次數也會少之又少,他只能這樣安排。

對此,女兒自然憤懣不已,她甚至都沒有爭辯一句,僅扔下“以後我再也不會回來!你有什麼事都不要再找我”,之後,揚長而去,本以為女兒是一時氣話,兒子也會盡心贍養自己,然而,徐伯伯還是打錯瞭如意算盤。

兒子把自己接到家裡還未有兩個月,在徐伯伯身體徹底恢復以後就又把他送回了老家,不僅如此,兒子回老家的次數也越發的屈指可數,有時打電話得知徐伯伯身體無恙,他更是直言不會回家。

而女兒,她履行了自己的“承諾”,真的一次再也沒回來,一直到現在,兒女都像是和徐伯伯斷了關係,不打電話,也不再露面。

每每想到這些,徐伯伯總是痛徹心扉,他常哽嚥著嘆息:我這都是咎由自取,才會晚年這般淒涼!這能怨誰呢?我最恨的不是兒女,而是自己!恨自己偏心,也恨自己太過相信兒子,才會把養老錢一股腦兒都給了他。

徐伯伯的遭遇是很多父母最真實的生活寫照:窮盡一生給兒子做貢獻,偏執的認為養兒能防老,到了晚年,卻發現最靠不住的就是自己的兒子。

誠然,也正是因為堅信“養兒防老”,一些父母們往往會把各類“資源”和錢財通通留給兒子,完全不體諒女兒們的處境,不顧及她們的心情,這種態度上的偏頗,也很大程度上給自己的晚年埋下了隱患。

對於被偏愛的兒子來說,因為長期習慣了父母的無條件給予,極易養成自私自利、不孝的“毛病”;而對被忽視的女兒來說,由於父母的不重視,或者是不被愛,長此以往,也會由委屈變成了日漸寒心。

結果可能就會像徐伯伯一樣,到了晚年需要面對:兒子靠不住,女兒又指望不上的“尷尬”局面。

徐伯伯可悲嗎?確實挺可悲的。

或許,還會有人認同,他就是咎由自取。

然而,他對待子女的做法雖然有失公平,但換一個角度來看,作為傾盡心血的老父親,他又何嘗不是一位可敬之人?他唯一的錯,就是太過嬌慣兒子,太高估了“養兒可以防老”。

其實,很多人都會潛意識有一種觀念:認為兒子才能養老送終。因此,會有很多父母把自己晚年的希望全部寄託在兒子身上。

這種想法本沒有錯,畢竟,父母們越是到老,就越是渴望子女們能膝下承歡。

然而,父母們可以期盼著子女常回家看看,卻不能認為自己晚年最好的保障就是兒女,甚至是兒子。對於任何一位老人來說,比兒女更靠譜的,永遠是金錢和良好的身體。

給自己攢一份養老錢,有一個好的身體,比依附於子女、過著寄人籬下的生活更能讓人舒心。

04

徐伯伯錯就錯在“養兒防老”的觀念太過根深蒂固,未全面考慮自己晚年的生活狀況,把應該給自己養老的錢草率的給了兒子。

只是,他忘了一點:有錢的時候,子女不孝順,尚且有一線退路;但若是身無分文,兒子能否孝順,全憑良心,更不用提養老的問題了。

記得蒙田曾說過這樣一段話:“老年有這麼多缺陷和愚蠢,又這麼容易受人恥笑。一個老人能夠得到的最好收穫不過是家人的仁慈和愛,統領和敬畏已不再是他的武器。”

其實,人越是到老,就越是害怕寂寞,也就越喜歡“粘著”子女。

每一位老人都渴望自己在晚年可以老有所依、子女孝順,然而,世事終究難料,即便是一顆紅心都給了兒女,最受寵的孩子卻不一定最是孝順。

最後,也想藉徐伯伯的遭遇提醒世人:

希望為人父母可以儘量對子女做到一碗水端平,給自己的晚年留有餘地。

也更希望所有的子女都能體諒父母的不易,在享受著父母不辭勞苦為你換來的安寧之時,也為父母的晚年盡一份綿薄之力。

畢竟,每一個人都會有年老體衰的那一天。

你對長輩什麼樣,自己的後代就會依葫蘆畫瓢,對你什麼樣。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