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是一種用時光做賭注的交易,每一個在婚姻裡耕耘幸福的人,都希望自己付出的每一點每一滴都被婚姻記住,最後回饋給她所需要的溫馨記憶。

其實婚姻也像是一種有風險的投資,有的時候你可能會賺的盆滿缽溢,有時候你可能也會輸的衣衫襤褸。

雖然帶著承諾,但是誰都無法死死的攥住這份承諾。

婚姻的前景是美好的,但是永遠別讓自己太沉溺這份安逸。

居安思危,在婚姻裡居安思危?許秀麗沒想過,她和老公是同學,戀愛長跑四年結得婚,婚後四年夫妻的感情也一直都很好,她不覺得自己的婚姻會有一天像小說裡那樣,突然冒出一個第三者來。

許秀麗比她老公常柏大一歲,生活中她也像一個姐姐一樣照顧著老公和女兒的生活起居,常柏對許秀麗也很好,只要沒有特殊的應酬一定會回家陪她和孩子吃晚飯,平日裡家裡的大事小事也會和許秀麗坐在一起商量,他們之間的感情亦夫妻亦朋友。

後來常柏開始辭職做家具行業的生意,許秀麗也全力支持,常柏開始忙碌起來,許秀麗心裡對以後生活的願景是,常柏的事業做的順風順水,她把女兒養育的聰明可愛,物質條件好了,他們的生活也一定是更上一層樓。

就在許秀麗覺得安逸且小幸福的時候,一個陌生的打電話擾亂了所有的生活。打電話的是一個年輕的小姑娘,女孩只是很平靜的對許秀麗說,“姐姐我知道我對不起你,可是我也很痛苦,你能不能把常柏讓給我” …… .

很多女人都會在自己安逸幸福的婚姻裡只記得去無限制的付出自己,去憧憬更加美好幸福的婚姻和家庭生活,卻從沒有多留一個心眼,讓婚姻的變故突然打了自己一個措手不及。

發現愛人對婚姻的不忠,你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永遠不是任自己哀怨。

許秀麗參不透電話的真假,但是這個女孩的電話起碼告訴她一點,常柏每天在外的忙碌,對他們的婚姻是不安全的,而她又沒有辦法把這個人鎖在婚姻裡。

許秀麗也想哭鬧一番,把她接到電話的事情拿出來和常柏對峙,看看這個男人是不是忘記了他們在大學校園裡他第一次牽她的手時的悸動和承諾,看看他是不是忘記了她為他生女兒時因為大出血差一點死在手術台上?

但是許秀麗很快和自己做了一番對決,她最後決定這個時候不是她鬧的時機,也不是她攤牌的時機,第一可能女孩喜歡常柏但是他並沒接受,第二如果常柏真的背叛了,他們離婚,她現在鬧只會失去更多的東西。

發現愛人不忠,女人要做的第一件事永遠不是哀怨和哭鬧,而是擦一擦眼角的淚水,去多為自己的幸福做一些有利的爭取,比如掌握好共同財產。

之前常柏的事業有多少利潤,每季度有多少分紅,許秀麗都不太過問,她以為他們之間足夠信任,經歷了這件事,許秀麗開始不動聲色的一點點參與大常柏的事業中,又自學了很多財務的知識,她學會了每週都去和財務查賬,對接。

接著許秀麗慢慢的瞭解了常柏的收入,也開始沒收他的收入存入家庭的銀行賬戶,她還悄悄的給女兒開了一個賬戶,把每個月一半的家庭收入存進去。

管住了男人的錢,也就管住了他一半的心,當許秀麗足夠掌握家裡經濟大權的時候,她選擇了和常柏攤牌。

男人出軌,女人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理順家裡的財產,不要賠了丈夫,又被騙走了財產,何況,女人的哀怨與哭鬧也不如掌管經濟大權對男人更有約束力。

happy asian family in kissing

無論以後的婚姻做如何選擇,都不能傷及孩子。

男人都是會為自己開脫的貓,狡猾的狠,常柏把自己出軌,背叛婚姻的責任都推究到那個小女人的身上,一個比他要小5歲的女人。

常柏說只是在工作中認識了,那個女人就像一塊狗皮膏藥貼在他身上了,他是一時糊塗,他也正在努力的和她說分手。

有時候男人出軌和夫妻感情好不好真的沒關係,原本恩愛的夫妻,許秀麗沒想到真的是一種假象,原來男人更善於偽裝,而女人總是太傻。

他們的談話很保密,在孩子麵前依然如往日一般恩愛,家庭和美,許秀麗給常柏最後的底線是,無論他們的婚姻最後怎麼樣,都不能讓大人的錯誤傷害到孩子,特別是婚外情的那個女人,一定不可以出現在孩子麵前。

許秀麗不想自己的孩子從小就對婚姻失去信心,她希望她可以一直簡單快樂的長大,以後有足夠的勇氣和自信去迎接她的感情和婚姻。

最後許秀麗還是和常柏離婚了,因為那個小女人還會經常給許秀麗打電話,因為常柏對許秀麗的謊話越來越多。

離婚就離婚吧,財產是透明的,孩子是許秀麗的,常柏是過錯一方,許秀麗多分了一些財產,還要到高額的撫養費,對於一個負心的男人,就不容在顧念情分,該她和孩子的他一分都不能少給。

男人出軌後,女人該做好的第二件事情:就是儘可能的去保護好自己的孩子,無論離婚還是不離婚,無論對這個人是愛還是不愛了,都不要讓大人之間的矛盾影響到孩子的心靈,並且還要懂得多為孩子以後的生活和人生打好基礎。

當女人可以一個人應付好生活的時候,男人的出軌只是幫助她們成長的經歷,以後的生活還可以更好。

許秀麗離婚了,她做了很多女人都很做的這個決定,因為她反覆的思考過,他們多年的感情被常柏無情的背叛,這件事她心裡放不下,何況第三者對常柏又追的緊,就算他今天回歸,明天還可能再犯,她不想以後的人生都活在這個男人的陰影裡,她要帶著孩子,過好她們的生活。

當然,離婚並不好過,她們要適應家裡不再有那個人會出現,儘管許秀麗和女兒常常會很親密,會多更多的陪伴,但是家還是有點冷,未來有一點模糊。

許秀麗離婚前並不衝動,她是有規劃和準備的,離婚後用分來財產的一部分投資了一間小店,在她們的小城做女裝的銷售,雖然利潤不是很高,但是她和女兒的生活變得豐滿,也有了精神依靠。

如果沒有常柏的出軌許秀麗也許還在安穩的做她的全職太太,每天和柴米油鹽,和拖地洗碗打交道,如果沒有常柏的背叛,也許她還是那個只懂得棲息在男人懷裡才會幸福的小女人,但是離婚讓她痛且成長了。

離婚後許秀麗可以靠著自己的能力和智慧打理好自己的生活了,對感情也有了成熟的認識,她釋然前夫的背叛,也不再怨恨他的背叛。

生活是經歷得都是值得的,雖然婚姻不再了,但她會努力迎接更好的生活,希望更多的離婚女人也會在離婚後重新站起來,幸福下去。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