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爐夜話》裡寫道:“百善孝為先。”

孝順父母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哪怕父母對你不好,你也不能有怨言。

作為兒女,接納了父母的不完美,就是最好的教養。

很多人都認為,在孝順父母的時候,幾個兒女都“推三阻四”,是一種不道德的行為。孝順父母,應該是“有錢的出錢,有力的出力”,有錢的兒女,應該多出錢出錢,因為他有能力。

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了阿貞,對孝順父母這件事,才有了不一樣的看法。我的思想觀念,有所改變。

02

阿貞是我的初中同學,她今年三十六歲,是幾兄妹之中的老么。阿貞讀書的時候,成績還不錯,但是父母有嚴重的“重男輕女”思想,認為女孩子讀書太多,沒有用,反正是要嫁人的。

阿貞初中畢業之後,就去了南方打工。阿貞很聽話,每個月都會把工資寄回家。在東莞打工十年,阿貞陸陸續續往家裡寄了十多萬塊錢,但是這些錢,並沒有變成存款,而是成為了兩個哥哥上學的費用。

阿貞的兩個哥哥,讀書很努力,先後考上了大學。現在,大哥阿豪在南京一家事業單位上班;二哥阿魯在浙江一傢俬營企業做管理,雖然沒有成為大富大貴的人,但是經濟條件,比阿貞要好很多。

在東莞,阿貞認識了一個湖北男人。就在兩個人準備結婚的時候,阿貞的父母匆匆忙忙趕到東莞,“棒打鴛鴦”,逼著阿貞回家。後來,阿貞和隔壁村的曉慶結婚了。兩口子靠養雞,實現了發家致富的夢想。

03

一晃,時間就過了很多年,阿貞也是中年人了,父母都是六十多歲的人了。在農村,六十多歲的人,還要下地干活,但賺不到多少錢了,需要兒女們給生活費。

過年的時候,一家人坐在一起,商量如何贍養父母的事情。

阿豪說:“我在南京,買了房子,還有房貸沒有還完,我是沒有錢給家裡的。”

阿豪的妻子氣嘟嘟地說:“養老的事情,不應該靠我們。大家都知道,我們家的日子,過得很難。”

阿魯說:“我呢,經濟條件還算好,可是我正在投資辦廠,還借了好幾百萬。辦廠的事情,真的有風險,能不能賺錢,還是未知數。現在,就讓我拿錢給父母養老,還為時尚早。等我的事業,紅紅火火了,再說吧。”

俗話說:“遠親不如近鄰。”阿貞家和父母家距離最近,照顧父母的任務,理所當然就落在了阿貞身上。阿貞的家庭條件,也算不錯,可是阿貞的丈夫曉慶認為,養老的事情,應該是兒子的事情,不是女兒的事情,起碼不能夠以女兒為主。

04

在村裡人的眼裡,阿貞就是一個“乖乖女、好媳婦、好妹妹、好妻子”。可是,阿貞的心情,沒有人懂得。阿貞想要擺脫娘家人的各種束縛,但是她於心不忍。

上個月二號,阿貞在幹活的時候,眼前一黑,摔倒在地上。曉慶送阿貞去醫院檢查身體。醫生說:“阿貞的病,不是很嚴重,但以後要注意多休息,不能乾重體力活。”

在阿貞住院的這些天,娘家一個人都沒有來看望她。大哥阿豪打了個電話過來:“你到底嫁給了什麼樣的家庭,居然累成這樣。如果兩口子過不下去了,就離婚。”阿貞放下電話,欲哭無淚,她終於明白,這些年,為什麼自己活得那麼累,是因為她太善良了,太好說話了。

出院之後,阿貞再也沒有去娘家了。本來,每個月,阿貞都會給父母三百塊錢生活費,她也沒有給了。到了月底,母親打來電話,向阿貞要生活費,阿貞說:“媽,你的兩個兒子,讀了很多書,都生活在大城市裡,你應該向他們要錢。”

阿貞知道,自己的話,會讓父母很傷心,但是她還是這樣說了。從今往後,阿貞再也不是那個“乖乖女、好妹妹”。

05

人到了一定的年紀,都會社會上的事情,認識越來越深,對人性看得越來越透徹。很多事情,看透了,才知道應該怎麼做。

容易受傷的人,總是那個心太軟的;太老實的人,總是被人欺負,成為別人眼裡的軟柿子。這樣是社會現實,令人心寒。

當阿貞向我講述她的家庭故事的時候,我忽然明白了一個道理——人到中年,孝順父母,不是一個人的事情,真的不要大包大攬。

姊妹多的家庭,每個人都應該承擔贍養父母的責任,這不是“斤斤計較”,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有人說:“送兒女出國了,就等於白養了;兒女去了遠方的大城市,就是還有一個親戚的大城市;真正孝順父母的兒女,往往是家裡最沒有用的兒女,是被父母看不起的兒女。 ”

很多父母,對兒女的感情,不能做到“相對平衡”,總是厚此薄彼。以為備受寵愛的兒女,以後靠得住,是養老的依靠。其實,被父母寵愛的兒女,往往會遠走高飛,要麼變成啃老族,根本就不會孝順父母。

06

孝順父母,是所有兒女的責任,不能指望某一個人。當你到了中年的時候,忽然發現,上有老,下有小的日子,真的不好過。如果你有孝心,就應該和兄弟姐妹一起贍養父母,聚集大家的力量,才能讓父母安度晚年。你一個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很多事情,心有餘而力不足。

把孝順父母的事情,分給兄弟姐妹,不能說明你斤斤計較,而是說明你真正看透了人性,懂事了。

事實上,在獨生子女家庭裡,孝順父母,也不是你一個人的事情,你的愛人,應該和你一起,承擔責任和壓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