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問《紅樓夢》中誰的情商高,很多人首先會想到王熙鳳。

她是賈府的掌權人,不僅把府內一應事務打理的有條有理,一張巧嘴的厲害程度,更是讓眾人自嘆不如,相較而言,作為大奶奶的李紈,卻顯得格外“愚笨” ,李紈真的是如此愚笨之人嗎?

看妯娌二人最後的結局,智慧高低不言而喻。

王熙鳳風光一時,結果卻是被休慘死;李紈雖是無所作為,最後卻成了誥命夫人。

她才是《紅樓夢》裡最深藏不露的女子,一副糊塗的模樣,卻能看透事實,打破時局,在很多人眼裡,她是個不中用的佛爺,處處寬厚,彷彿毫無主見,其實,她只是在裝傻。

一、裝小氣,維護利益

那年,出身書香門第的李紈,身披鳳冠霞帔,嫁進榮國府,成為賈府二爺嫡長子的大奶奶。丈夫賈珠,14歲高中進士,才華橫溢,前途無量。

婚後,添得一子,一切都朝著預期的美好出發,

然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一場病,帶走了丈夫賈珠,也帶走了她生命裡的燦爛星光,在這個妻隨夫命的社會裡,李紈命運的繁華也可能就此結束了,本是蘭心惠智的女子,她又怎會不懂。

所以,她處處謙卑,與人為善,成了大家口中的“菩薩奶奶”。

她的雙眸滿是槁木死灰,更無與人計較的底氣。

如若覺得她的謙卑,就是善良可欺,就大錯特錯了,因為連潑辣的王熙鳳,都沒能從她的手裡佔得便宜。

在大觀園裡辦詩社,是李紈灰暗天空裡,難得的燦爛陽光,她雖不如王熙鳳強勢能幹,但她的辦事能力一點都不差,詩社說辦就辦,她不僅自薦掌門人,策劃執行起來更是毫不含糊。

這日,李紈帶著小姑子們去找鳳姐兒要銀子,辦詩社。

王熙鳳可是出了名的“鐵公雞”,只有進沒有出,又怎會輕易把錢往外送,精明的她,還倒打李紈一耙,她當著大家的面,給李紈算了一把帳。

說她一個月十兩銀子的月錢,又補貼十兩,一個月就是二十兩,再加上莊子和店舖的收入,一年通共算起來,就有四五百銀子,還笑話李紈,辦詩社,又花不了幾個銀子,讓她每年出個一二百兩銀子玩玩,又花不幾年。

好一個王熙鳳,一通話,把這件大家起意的公事,就推到了李紈身上,變成了她起頭的“私事”,還給李紈扣了個“小氣”的帽子,李紈雖是好脾氣,但也絕不做“冤大頭”,相處多年的李紈,又怎會不知道王熙鳳的“算計”和弱點。

她也不著急,就笑道:“你們聽聽,我說了一句,他就瘋了,說了兩車的無賴泥腿市俗專會打細算盤分斤撥兩的話出來。”

李紈毫不客氣地說王熙鳳是“小戶子人家,破落戶,泥腿子”的一頓數落,她還把話題轉移到了平兒身上,暗示她一個主子還不如大丫鬟,完美地回擊了王熙鳳。

一番唇槍舌劍,王熙鳳最終不得不服軟認輸,乖乖地掏出了五十兩銀子。

能從王熙鳳手裡套得便宜的也就李紈了,她忠厚的外表下,掩藏的是一顆精明的心,她利用自己的“小氣”之名,維護著自己的利益。

一、裝糊塗,嬴得美名

在很多人的眼中,李紈是個不中用的佛爺,糊塗、厚道,沒有管家之才,所以,管家之權就落到了二奶奶王熙鳳手裡。

就連鳳姐兒小產坐月子,管家之權也是由她和探春、薛寶釵一起管理,而不是讓她單獨管理,她明白自己的份量,一個沒丈夫的寡婦,她不想爭辯,更不想惹麻煩樹敵。

三姑娘探春“愛出風頭”,她也樂得做個陪襯,圖個清閒,這不,才剛接手管家權,探春的親娘就前來撒潑鬧事。

原來,趙姨娘是來為兄弟的燒埋銀子,來鬧探春。

探春根據舊例,不願壞了規矩,趙姨娘就不依不饒的罵探春狠心,不識親人。

只見,剛正不阿的探春硬心地說:

“誰是我舅舅?我舅舅年下才升了九省檢點,那裡又跑出一個舅舅來?”

雖說親姨娘不能喊母親,可探春這話當真是讓人心寒。

李紈覺得這麼鬧下去,到叫別人看了笑話,便想著勸兩句,讓趙姨娘先回去。

便說了句:

“姨娘別生氣,也怨不得姑娘,他滿心裡要拉扯,口裡怎麼說的出來。”

本想著全了趙姨娘的面子,也給探春和姨娘的關係做個緩和。

結果卻被探春的一句“糊塗”,給懟了回去,這種態度,誰還樂意去管。

李紈雖然看似裝糊塗,但她不是真的糊塗。

她雖然沒有勸動探春和趙姨娘,卻也為自己贏得了“好人卡”。

既然有台階不下,她又怎會再理這種“爛事”,就只管坐在一旁“看熱鬧”。

直到平兒來處理,趙姨娘悻悻離去,這場戲才結束。

探春雖然辦事雷厲風行,但也脫不了“絕情”的嫌疑,聰慧的李紈本想給她脫嫌,她卻絲毫不為所動。

一個不懂維護人際關係的人,即使有再強的能力,難免會得罪小人。

果然,賈府落敗後,戚家公子來賈府求親,看上了探春,卻因為趙姨娘的多嘴,知道了探春是庶出,而放棄了親事。

因為出身,難得良配,她只得被南安太妃認了乾女兒,用作和親,遠嫁海南。

誰不知道南安太妃是因為怕自己女兒吃苦,才會認下探春,又怎會真的為探春著想。

一個人表面的“精明”未必是好事,探春是這樣,王熙鳳也是這樣,讓自己落得個悲慘結局。

三、裝無能,守護兒子

賈府的落敗之勢,由抄檢大觀園開始,就愈發顯現。

因為傻大姐兒撿到一個繡春囊,就被邢夫人和王善保家的藉機利用,把大觀園鬧的人仰馬翻。

抄檢大觀園徹底的映射了賈府的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王熙鳳抄了探春的秋爽齋之後,就帶人去了李紈的稻香村。

二奶奶帶人抄大奶奶的住處,且還是因為繡春囊一事,這種事一般人都不會選​​擇隱忍。

看探春的憤怒就知道了,她一巴掌呼了王善保家的,大鬧了一場。

還直接說出了賈府會敗落的原因:

“可知這樣的大族人家,若從外頭殺來,一時是殺不死的,必須先從家裡自殺自滅起來,才能一敗塗地!”

此事,作為大奶奶的李紈卻選擇默不作聲,她真的看不出其中的利害嗎?

她比探春有著更豐富的人生經驗,又怎會不知。

只是在這個府邸裡,她既沒有管理賈府的身份,也沒有管理賈府的權力,她有的只是護好自己的兒子。

只要不觸犯她和兒子的利益,她甘願選擇“無能”。

她沒了丈夫的依靠,拿什麼去拯救賈府,警示王夫人,她只能選擇“無能”的忍氣吞聲。

因為裝傻,有時是一種自我保護。

她清楚地知道,王夫人把所有的希望都寄託在了寶玉身上,眼裡根本沒有她們母子。

有一次,全家一起吃飯,兒子賈蘭還沒到,大家就開吃了,而王夫人這個奶奶完全沒有想起她的孫子不在。

李紈知道,丈夫早逝,與其做個爭氣的悍婦,遭人詬病,不如做個“無能”的隱忍者。

妻從夫綱,既然夫不在,那她就選擇母憑子貴,教育好兒子,人生依然還有希望。

她所有的“無能”,都是為了能夠守護好自己的兒子。

一個人能有多隱忍,就有多強大。

她這一忍就是十幾年,之後,兒子賈蘭高中舉人,成了名,做了官,也為她贏得了誥命夫人的身份。

事實證明,只有笑到最後的人,才是最精明的人。

她的大智若愚,遠遠高於王熙鳳。

做人,聰明難,糊塗尤難,由聰明而轉入糊塗更難。

裝傻,亦是一種至高境界。李紈的低調人生,更是一場難得的修行。

就像一朵隱藏在寒雪裡的梅花,歷經十餘載寒風,終於在一場春風後,開出淡淡花香。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