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就是一條河,是深是淺,當你跨過去之後就懂了。人生就是一次旅程,當年你窮過之後,你就明白了。

人這輩子,終究是一個“向死而生”的過程。沒經歷過生,自然就不懂的死。而沒有在物慾橫流世間經歷過,自然就不懂現實的滋味。

有人曾說過這樣的一番話:“當你感受到什麼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時候,你就會明白什麼是生活,什麼是人生。”

沒有經歷過深夜痛哭的人,不足以談人生。沒有經歷過“窮困潦倒”的人,不足以論世道。

一個“窮”字,寫出了多少人的無奈。它就像是“張牙舞爪”的惡魔,一直在向你走來,而你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最後只能承受它對你的傷害。

當我們還年輕,剛出來工作的時候,我們窮得只剩下青春和精力,沒有錢,沒有人脈,只能幹著最低級的活,領著最低級的薪水。

過了十來年,當年我們已然成家立業之後,我們發現,生活中所有的一切都需要錢。我們的人生不僅僅屬於我們,更能屬於我們的家人。

那個時候,窮自己,也不能窮孩子。窮自己,也不能窮父母。活得萬般無奈,活得不夠瀟灑。可這就是現實,是我們所不能逃避的一切。

生活的點點滴滴,當你窮過一次之後,就明白了。

曾遇到過這樣的一位年輕人,他出生在較為貧困的西北農村,從小就在餓一頓,飽一頓的日子中生活著。

在他19歲那年,他很幸運,考上了北京的一所學校。當時,村裡面的人都跟他的父母說,你的孩子有出息了,未來不可限量。

可是,這個年輕人他自己的情況他也明白,去到北京讀書,那就是一個人在那邊了,不僅面對著高昂的物價,更是背井離鄉,無人可依。

在讀大學的期間,他雖然和同學住在同一間宿舍,但他發現,他早已和他的同學不是同一條起跑線上的人了。

有的宿友,他一畢業就是某單位的文員;有的宿友,他一畢業就是某公司的管理層;有的宿友,他一畢業就是某工廠的小主管。

因為他們的父母,不是單位的領導,就是自己開公司,開工廠的老闆。而自己呢?不過是山村來的“貧寒子弟”罷了。

在他出來工作後,他幹著最累的活,吃著街邊最便宜的飯,領著最低級的工資。在那段時間裡面,他住在一個合租房裡面,屬於他的空間,只有九平米。

這樣的日子,他一過就是十年的時間。在這十年當中,他就是社會底層最為卑微的存在。每一次父母給他打電話,他第一時間就是保持積極的態度,不想讓父母知道他的難處。

十年之後,他才在北京有了一份安穩的工作,在天津買了一套房子。雖然說日子過得比較簡樸,可至少成家立業了,孩子也在他的懷中睡著了。

比“螻蟻”還不如的,是被世道“吃掉”的人
上述的主人公,他就是北漂大軍中的一員。不過,在他北漂的那個時候,算是社會流動較為順暢的時候,多了機會,競爭也不算大,房價也不會太高。

但是,當社會發展到了今天,我們會發現,彷彿壓力是越來越大了,雖然說能溫飽無憂了,可自己卻感受不到任何的幸福。

說實話,我們社會上接近八成的人,他們工資不高,都是勞勞碌碌的貧苦大眾,有些人甚至還在失業的邊緣中徘徊著。但是,他們卻是這個社會中最為艱苦的人。

就像那些沒有什麼文化的農民工,他們在城市裡面搬搬抬抬,一輩子也賺不了幾個錢,反而年老了還有一身病,沒錢治,也不會去治。因為一個病的花費,也許就是一輩子的積蓄了。

就像當下那些來到大城市的年輕人,不管是北漂一族,還是廣漂一族,他們雖然身處在光怪陸離的大城市之中,但他們不是這個城市的人,倘若中年之前還站不穩腳跟,終究還是要回到落後的家鄉。

我們發現,有很多的程序員,他們表面上很光鮮,可大多人,如果中年之前達不到管理層的水平,終究會被企業無情辭退,毫無情面可講。

“窮”,也許不能看年齡,更不能看你賺了多少錢,而只能看你的遭遇和處境。要知道,這世上大多的“窮”人,他們勞勞碌碌,終究只是世道下的“韭菜”罷了。

世道,終究是你終其一生難以改變的存在
小時候,我們總想改變這個世道,認為我命由我不由天,要如同書本中的貝多芬一樣,扼住命運的咽喉。

可到頭來我們發現,所謂的“扼住命運的咽喉”,到底只是一句自我安慰的話語罷了。你連自己都改變不了,何談改變外在的環境呢?

就像你想要成就一番事業,可你所經歷的現實是什麼?就是你當下依舊只是職場裡面的基層員工而已,稍不留意,就會被人針對排擠,何談成就一番事業呢?

就像你想到達幻想中的“詩和遠方”一樣,你拼盡一生,也有可能看不到“詩”,看不到“遠方”,而只看到了“苟且”。

有人曾說:“也許你剛踏入社會的那一刻,就證明你的人生已然一見到底了。”

我們現在很多人,不是房奴,就是車奴,說到底,就是世道下的“奴隸”,只是換了一種說法罷了。

有人會認為,不就是房子和車子嘛,我們不買不就行了嗎?

這樣的想法,應該我們很多人都有過。但是,在現實中,你沒有房子,你沒有車子,也許你連城市的戶口都進不了,也許你連對像都找不到。

生活很現實,現實很殘酷。沒有人告訴你努力了就有結果,人們只告訴你,有可能你終其一生奮鬥,都只能在奔向“羅馬”的道路上,而有些人,一出生就在羅馬了。

不公,不甘,不滿,終究是卑微的象徵。而大多人,只是世道中的一部分,你不順從世道,你又該怎麼辦呢?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