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一個冬天不會過去,沒有一個春天不會來臨。

在中國文化中,冬至,滿含期盼,又極具意蘊。

這一天,隨著太陽的位置最靠南邊,白晝變得最短,夜晚變得最長。

跟著自然的節律,感知時光腳步。

一年快要走到終點,終於有時間暫時卸下疲憊,奔赴團圓。

正如古詩言:

冬至天之半,天心無改移。

一陽初動處,萬物未生時。

元酒味方淡,太音聲正希。

此言如不信,更請問庖犧。

既然白天轉瞬無法留住,那就索性好好享受長夜。

順天而行,順勢而為,這就是中國人的生存智慧。

今日冬至,長夜相思日,歲月正醇時,願所有的美好和幸福都如約而至。

01 不忘來處,才知歸途。

冬至的起源,要從西周說起。

早在3000多年前,周公始用土圭法測影,在河南洛邑測得天下中心的位置,定此地為土中。

《尚書·洛誥》記載:

“樹八尺之表,夏至日,景長尺有五寸;冬至日,景長一丈三尺五寸。”

意思就是,豎起高為8尺的標竿,在夏至日觀測,中午的日影是1.5尺,冬至日中午的日影是13.5尺。

相傳“冬至”是二十四節氣當中最早被周公測出來的,因此有了把冬至作為二十四節氣之首的說法。

在那個遙遠的時代,老祖宗們雖然沒有發達的科技,但是,通過感知日影的變化,人們牢牢記住了冬至這一天。

在冬至這一天,最講究儀式感的,還是祭祀。

南宋孟元老在《東京夢華錄》中寫道:

“十一月冬至。京師最重此節,雖至貧者,一年之間,積累假借,至此日更易新衣,備辦飲食,享祀先祖。
官放關撲,慶祝往來,一如年節。 ”

唐、宋時期,冬至之日,帝王到郊外舉行祭天大典。

敬天地,安社稷,願山河無恙,為蒼生祈福。

而民間無論貧富之家,大族小戶,都換上新衣,備上豬、雞、魚等三牲和果品,來祭祀祖先。

原來,遊子們從遠方回來,不僅為了一場儀式,而是提醒自己,不能忘本。

就算闖蕩再遠,也不該忘記回家的路。

緬懷故人,不忘來處,我們才知道自己要走向何方。

02 人間團圓,溫暖人心。

俗話說:冬至大如年,人間小團圓。

早在周代,曆法以農曆的十一月為正月,冬至日作為一年的歲首,也就是說在周朝,冬至就相當於新年。

《後漢書》記載:冬至前後,君子安身靜體,百官絕事,不聽政,擇吉辰而後省事。

這一天,全國上下放假休息,大家從忙碌公事中抽身出來,陪家人盡享冬節之樂。

衙門、店舖都要休息,當街道歸於沉寂的時候,家裡的膳廳便成了熱鬧非凡的地方。

早晨祭祀過後,便是相互拜賀,逢人都要送上冬日最美好的祝願。

杜牧曾在冬至日給侄子寫過一首詩。

願爾一祝後,讀書日日忙。

願爾出門去,取官如驅羊。

願爾聞我語,歡喜入心腸。

我若自潦倒,看汝爭翱翔。

從前,以為自己可以灑脫遠走他鄉追逐夢想,到了冬至這天才懂得,有家回,有人牽掛,就是人間最大的幸福。

想起白居易在冬至寫過的一首小詩:

邯鄲驛裡逢冬至,

抱膝燈前影伴身。

想得家中夜深坐,

還應說著遠行人。

獨在異鄉為異客,邯鄲驛裡心心思唸著的,是回不去的故鄉,還有故鄉裡最深愛的人。

祭祀賀冬之後,放下拘束,好好吃上一頓團圓飯。

熱氣騰騰的家宴上,應該全是最地道的家鄉菜,全是最熟悉的手藝,全部都是最熟悉的味道。

北方人習慣吃餃子,月牙狀的外皮代表陰,圓滾滾的餡代表陽,十二道褶是一年十二個月。

南方人則吃湯圓,又叫“冬至團”,象徵團圓、圓滿。

人間煙火氣,溫暖撫人心。

一年走到頭,終於可以暫時卸下肩上的重擔,忘卻煩憂之事,與家人圍坐爐旁,親燈火,話家常。

在寒氣最盛的冬至,在一年最漫長的夜晚,因為有了家人的陪伴與牽掛,再大的風雪都不足為懼。

03 向陽而生,美好如期。

冬至一到,意味著開始進入一年中最冷的“數九”寒天。

古人認為,自冬至起,每九天算一“九”,一直數到“九九”八十一天,“九盡桃花開”,春天就翩然而至。

民間流傳著這樣一首《九九歌》:

一九二九不伸手,三九四九冰上走,

五九和六九,河邊看楊柳。

七九河沿開,八九燕子來。

九九加一九,耕牛遍地走。

在冬至,古人還會繪製《九九消寒圖》,一張白紙上繪上九枝寒梅,每枝九朵,一枝對應一九。

唱著《九九歌》,信手塗抹一朵寒梅,靜心感受時光放慢的腳步。

《月令七十二侯集解》中說:“冬至,十一月中。終藏之氣至此而極也。”

這一天,陰氣到達了極點。

天寒地凍,本是最難熬的時刻。

但是,古人早就悟出了度過難關的人生智慧,那便是:數著過、耐心等、靜心期待。

只要跨過這個臨界點,陽氣便開始蓬勃生長。

正對應了冬至的三侯:一候蚯蚓結,二候糜角解,三候水泉動。

和世間萬物一樣,人們心中也開始有了希望:

熬過一年中最漫長的夜晚,往後白晝一天比一天長,奼紫嫣紅的春天也離我們不遠了。

想起豐子愷說過的一句話:

“人間的事,只要生機不滅,即使重遭天災人禍,暫被阻抑,終有抬頭的日子。”

是的,經過絕望的至暗時刻,才更懂堅強的意義。

咬牙忍住苦楚,靜心等待生機,鉚足勁準備大干一場。

溫暖正在悄然升起,陽光一點點滲入,所有的幸運也正一步步朝我們走來。

04 回望2020年,我們真的過得太難。

天災人禍,今年開年既灰暗又混亂。

疫情發生以來,我們的神經,每天都繃得緊緊的,數著度過那些封城的寂寞日子。

黑暗中,我們學會了守望互助,不光守護自己,也擺渡他人。

在難捱的歲月裡,最難得的是耐心等待到了好消息,看到鐘南山院士久違的笑容,全國人民都綻開笑臉。

隨著情況轉好,我們精心期待復工之後,我們的城市將重新運轉起來。

一直到今天,我們還在盡全力控制疫情。

儘管危機尚存,但這一次,我們的心中終於不再畏懼,因為我們有足夠的經驗和勇氣,去坦然面對一切。

正如托爾斯泰說過的一句話:“人都是為希望而活,因為有了希望,人才有生活的勇氣。”

冬至,滿含希冀與轉機的一個節氣。

沒有一個冬天不會過去,沒有一個春天不會來臨。

九九八十一朵寒梅終將塗滿,寒梅變作綻放的櫻花,那時候便是餘寒消盡,溫暖初回,推窗即見滿園春色。

冬至長夜漫漫,相思不絕,但我們堅信:

往後的每一天,都是向陽而生。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