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沒有過下面這樣尷尬的“腦短路”場景?

和別人交談時,突然有個想法竄到腦海裡,而當你剛說完上一句話,或是聽完對方說的上一句話,想要用聲音呈現腦海中的想法時,這個想法——突然——不見了?

類似的情況還有,拿起筆卻忘記要寫什麼,某個熟悉的單詞只能想起首字母……科學家將這些稱為“舌尖現象”,形象地描述了話到舌尖卻沒能說出口的尷尬。有時候,大家會不客氣地將其戲稱為“腦短路”。

早在1890年,就有研究者在書中描述了這種心理學現象。直到1966年,哈佛大學的兩位研究人員研究證實了在知覺上體驗到“舌尖現象”的合理性,這為後續的現象研究奠定了基礎。

眾多研究表明,人群中“舌尖現象”會隨著年齡的增長,發生率顯著增高。同時,它的發生還與這個人的生活環境、精神狀況、心理因素以及此現象涉及的內容密切相關。另外,多語言人群、精神類疾病、器質性疾病也與“舌尖現象”有一定關聯。

張口就忘?可能是為“超長待機”背鍋

“舌尖現象”背後的機制尚未被完全闡明。目前通俗的解釋就是,突然忘記上一刻的想法,或者對熟悉的東西突然想不起來,主要是由工作記憶下降引起的。

那什麼是工作記憶呢?工作記憶是一種對信息進行暫時加工和貯存的容量有限的記憶系統,在許多複雜的認知活動中起重要作用。比起長時記憶,工作記憶的特徵主要體現在三大方面:容量有限、時間短暫、易變化。

形象地說吧!電腦或手機等電子設備都有運行內存和儲存空間,運行內存決定某設備的系統能同時運行多少程序以及運行程序的速度,儲存空間決定設備可存放文本、圖片、視頻等資料的容量。這兩者分別對應的,就是我們大腦的工作記憶和長時記憶。這下好理解了吧?

通過類比電子設備的運行模式,我們可以知道,大腦憑藉工作記憶(等同於電子設備的運行內存)處理當前的事情,但由於能力的限制,人們在同一時刻處理的信息量是有限的。而研究認為,人類的長時記憶是無限的。當我們的工作記憶臨時或長期下降,舌尖現象就會出現,原因抑或是我們大腦當前處理的信息量巨大,已經超負荷了!

“斷片兒”?重要的總會想起來

可以有把握地說,每個人都或多或少感受過“舌尖現象”,尤其我們感到緊張、勞累,或是飲酒的時候,更容易“斷片兒”。

遭遇“舌尖現象”時,可能有人會感到尷尬、沮喪和焦慮,也可能在苦思冥想之後依舊沒能調取到記憶,甚至開始質疑自己的能力,擔心自己的身體狀況——“難道我腦早衰?”“不會是中風或者痴呆症的前兆吧?”

事實上,偶爾出現“舌尖現象”完全正常,也不太可能影響我們與他人的交流。“哎呀,我忘記剛剛想說啥了”,說這麼一句,對方也能完全理解,多數人根本不會把這個小插曲放在心上。

當突然丟失一個想法時,人們可能會潛意識地誇大這個想法,認為這個想法很重要。而無法回想起來,會引起或進一步加重負面情緒。所以,如果我們平息掉緊張焦慮的心情,嘗試沿著相關線索去尋找我們丟失的想法,若是能“茅塞頓開”“柳暗花明”,當然最好;若失敗了,千萬不要停下手頭一切活動,絞盡腦汁去回想。還是該幹嘛幹嘛吧!

真正重要的事,一定會在某個時刻再次出現;而不重要的,忘了也罷。以考試為例,眼前明明是一道熟悉的題目,昨天複習剛見過的,解題方式卻“躲”在大腦深處不肯出來。這道題比沒複習過的題更容易讓學生產生緊張情緒,甚至由此自我否定。這個時候,明智的做法是及時“止損”,做個深呼吸,先跳過這道“舌尖題”,去完成後面的題目。

忘了又忘?警惕是某些疾病的徵兆

有人會問: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避免或減少“舌尖現象”呢?答案是肯定的!

想要從預防角度處理問題,就要從大腦檢索過程入手。我們需要讓每一次的檢索完全而準確,關鍵在於建立起有效的檢索體系,平時要紮實地掌握知識,通過理解記憶、感官記憶,將線索和主要信息構建成穩固的知識網格,採取及時複習的方式鞏固所學知識,這樣就能在需要的時候將有關信息及時準確地提取出來,從根源上減少“舌尖現象”。

一般來說,這一現象的本質是在回憶的過程中出現暫時性遺忘,僅是記憶的一種特殊現象,跟記憶力下降無關。但當“舌尖現象”逐漸增多,達到一天數次的時候,我們就有必要引起注意了。生理性的一過性遺忘增多,可見於服用藥物、飲酒等情況。過多的類似現象也有可能是一些疾病的徵兆,例如老年人的輕度認知功能障礙、阿爾茨海默病、腦部器質性病變等。

因此,當“舌尖現象”頻繁出現、突然出現及進行性增多時,你就需要及時到精神心理科或神經內科就診了。

人人都會遇到提筆忘字、話到嘴邊卻說不出來的情形,偶爾一兩次不必緊張。

第一步,保持冷靜。

第二步,借助情境回憶,捋一捋你剛剛想到的那些人或事。

第三步,不行就轉移注意力,隨它去吧!說不定沒過一會兒,它又重新跳到你的腦海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