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都會有老去的那一天,就好比黃昏一定會到來一樣。

每個人都會有年邁的那一天,就好比寒冬將不期而至一般。

每個人都會有歸去的那一天,就好比閉幕絕對會進行一樣。

有個話題,其實我們是很不情願談及的,那就是“老去”這個話題。因為我們中國人自古以來就有“忌諱”的傳統,一般不好聽的話,我們是不會去說的。

可是,我們不說,或者說不去面對,這不過是“掩耳盜鈴”罷了。一切終究會不期而至,與其去迴避這個問題,為何不去面對這個問題呢?

有道是“生死有命,富貴在天。”生死之事,本就是無常的,我們最好的態度,並非是忐忑不安,而是去直面這真實且殘酷的現實。

人,終究都會有老的時候,這是每個人都要經歷的。老去,這是萬事萬物的規律。因為世界是發展的,人也是發展的。既然是發展,就肯定會有“新陳交替”的現象。

如此,不妨問問我們自己,如果我們老去了,能陪伴我們的,會有誰呢?

很多人都會說,是自己的兒女,是自己的老伴。其實,他們都並非是陪我們到最後的人。因為他們是旁觀者,而真正的局內人,是我們,也是別的人。

人活到最後,陪伴我們的並非是“老伴兒女”,而是這些人,確實讓人扎心了。

人活到最後,陪伴我們的只有“自己”

這世上,也許誰都會離開我們,可唯一不會離開我們的人,就只有我們自己。

最懂得內心所思所想的人,是自我;最知道自己感覺如何的,也是自我。如此,在我們自身的世界裡面,主角永遠都是自我。

當我們回望起以往的人生時,當我們回憶起歲月交替的時光時,其實那個經歷者,就是現在這個正在回憶過往的你我。

正如同某位作家所寫一般:“我筆下的每一個角色,都不過是我幻想中的鏡像罷了。這些鏡像,是我;這些人物,是我;這些人生,還是我。”

我們大多人,其實都輕輕而來,而後又輕輕地離開,絲毫不留下任何的足跡。而唯一能帶走的人,就只有我們自己了。

人活到最後,陪伴我們的只有你的“護工”

人老了,自然毛病就多起來了,這是很殘酷的一個事實。

如果這個人身體好一點,能夠自己照顧自己,那麼還算是一件幸事。至少對於這個人來說,多了自由,而少了約束。

可是,說得不好聽一點,如果這個人患病癱倒在床了,那他又能怎麼辦呢?只能是請“護工”來照顧了。

不管這個老人是被送去了養老院,還是被人僱護工來進行照顧,其實陪伴他的人,就只剩下這些“陌生人”了。

有些現實,其實是很難讓人接受的。就像是有些孩子,他們不想親自為父母端屎端尿,就只能請別人來陪伴、照顧父母。

如此,有可能人活到最後,陪伴我們的就只有“護工”。

人活到最後,陪伴我們的只有往日的“人們”

當人去到了一定的階段,其實他會特別喜歡回憶起以往的事兒,以及以往的人。

從心理的角度來看,為何人年老了就會喜歡回憶起以往的一切呢?

因為每個人的內心都有大多零碎的記憶和想法。當這些想法被人激活時,那麼他也就只能重啟以往的記憶,從而想起以往的一切。

想起以往的“人們”,也許這是很恐怖的一件事。在我們很多人的眼中,這是很忌諱的。

但是,這是每個人的“生理”和“心理”的選擇。那些塵封已久的記憶,本就是屬於我們的,哪管我們老去,也都會選擇和其一同“老去”。

回憶,就是人之“念舊”。我們每個人都是感性的生物,尤其是到了老去的那一天,早已只剩下感慨了。

如此,我們回望人生之後,就會有所回憶,甚至會一直探尋這些回憶回到從前。

人活到最後,陪伴我們的只有絡繹不絕的“探望者”

生死之事,乃是大事。這樣的大事,於自己,於家庭,於家族,其實性質都是一樣的。

小時候,我們看到一些長輩癱倒在床時,他們說不出話,只能是看著身邊的人來來往往,一直來探望自己。

也許,當人逐漸步入“老去”的行列時,那些和我們同宗族,或者有一定關係的人,也都會來探望我們的,這是一種人情,也是一種禮節性的行為。

如此,當人活到最後,也許陪伴這個人的,就只剩下床旁絡繹不絕的“探望者”了。

寫到最後:

說實話,每一次談到“老去”這個話題,我們總是會有或多或少的悲傷,總是感覺內心特別忐忑和不安。

但我們要明白,存在自有其道理。不管是老去也好,新生也罷,這都是自然界的不可逆轉的規則。我們只有順從它,卻不能改變它。

也許,我們誰也不知道誰能陪伴我們到最後,但有一點我們是要知道的,那就是能陪伴自己的人,就只能是你自己。

人一生,能指望的,也只有我們自己。如此,在往後餘生中,不管身處何種環境,也不管外界發生了什麼,我們都要好好照顧自己,好好呵護自己。因為在這個世上,最懂你的人,也就只剩下你自己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