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不過夕陽紅,溫馨又從容。這句歌詞唱出了所有老年人的心聲,因為到了退休後,人們都希望自己過著“採菊東南下,悠然見南山”的生活。可是這種願望看似在正常不過了,但是真要實現起來卻有些困難。

因為我們國家觀念比較傳統,人們都是付出型人格,所以不管到了什麼年紀都要照顧好長輩惦記晚輩。因此等真到了老年才發現,原來退休生活並沒有想的那麼悠閒,甚至比以前還要累。

而這點吳阿姨感觸也是最深的,我們來看看她的具體生活吧!

傾訴人:吳阿姨,60歲,退休後專職照顧高壽雙親和孫兒。

年輕時忙忙碌碌,總覺得沒有自己的時間,於是就安慰自己:熬著吧,等到退休了就有足夠時間去瀟灑了。可誰成想現在退休的願望是實現了,可是瀟灑的願望卻實現不了。

如今我退休已經五年了,這五年我不但要照顧九十歲的雙親,還要照顧著小孫子,一句話:累並快樂著。

我剛退休的時候兒子還沒有結婚,父親身體也挺好,還能搭把手照顧我母親,所以開始的時候我還是能應付過來的。

那時候我一三五都要去父母家洗洗涮涮,其餘時間照顧自己的家庭。可是後來父親摔了一跤,從此也癱瘓在床了,我一個人就開始照顧兩位老人的飲食起居。

可能有人問難道沒有兄弟姐妹一起分擔嗎?我這個歲數肯定有啊,我有一個姐姐,但是早就去世六年了,所以這些年父母只能由我自己照顧。

照顧老人還是很辛苦的,父親癱瘓在床,每次都要一口口餵飯,還有不斷的幫他按摩翻身。而母親雖然能夠行走,但是卻有老年癡呆症,需要時刻守在她身邊,要不一不小心就會溜出家門。

有一次我在給父親餵飯時,母親悄悄的打開房門出去了。本來前後也就幾分鐘的事,可是轉眼再一看母親就找不到了。

我趕緊發動全家尋找,四五個小時過去了依然沒有找到。當時我的血壓就升到180了,頭暈目眩感覺自己要昏迷了。

家人一邊報警一邊把我送到了醫院。好在最後母親找到了,我身體也漸漸康復了。從此後,我如果不在母親身邊時,就只能把她鎖在臥室裡。

這種操心還不算是最難熬的,最讓人崩潰的是父母的作息時間。因為他們白天可以睡覺,所以到了晚上就很精神,經常半夜還要大吵大鬧,哪怕是半夜他們也習慣聽著收音機。我這勞累一天了,本想著休息休息,可是經常被吵得無法入睡。長期這樣,我已經神經衰弱了,每天都是靠意志強撐著。

這還不算,因為父母已經九十歲了,他們的行為越來越像小孩,不但把家裡會折騰的很亂,而且有人來串門還會說我的壞話。什麼我不給他們吃飯了,經常打罵他們呀!

你說我的親生父母,我能那麼對待他們嗎?可是我也不能總是一一解釋呀,弄的我是又委屈又尷尬。

這不照顧老人的重擔在身,去年夏天又增加了一個重擔,那就是照顧剛出生的小孫子。

開始時都是人家親家母照顧了,不過後來人家身體不適就回老家了,剩下的日子也只能由我來照顧了。

兒媳婦單位工作挺好的,所以為了保住職位,她預產期結束後就去上班了。而我老伴退休後又被返聘了,所以一時半會也不能幫我分擔。

就這樣我開始了一人照顧三人的生活。

每天早晨我都要趁著小孫子還睡覺時做好飯,然後趕緊照顧父母穿衣洗漱吃飯。等小孫子醒了,我在單獨的給孩子沏奶粉,照顧孫子的吃喝拉撒。

我每天的日常就是像陀螺一樣,穿梭在三個人中間,身累心累真煎熬。

如今我也是60歲的年紀了,也正是各種疾病找上門的時候。我也想著保養保養自己,過過悠閒的生活,可是現實卻不允許呀!

老人沒有我的照顧無法生存,小孫子沒有我的照顧,兒子兒媳就要辭職。所以只要我還能動彈,我就要堅持著站好最後一班崗。

寫在最後:大家看完吳阿姨的事情有什麼感想?是不是覺得吳阿姨活的太辛苦了?

其實吳阿姨不是一個個例,她遇到的問題如今這個年齡階段老人都會遇到。人到老年,本來打算的是好好享受退休生活,怎奈現實不允許。

他們為了盡自己的責任,一邊要照顧老人,一邊要照顧孩子。哪邊都是自己的至親,都是自己最在乎的人,哪能做到袖手旁觀呢?只不過這麼辛勞就是苦了自己,只不過這種苦是心甘情願的。

因為作為晚輩,如果還有父母在,那麼人生還有來處,一旦父母不在了,哪怕想要再辛苦的照顧他們,也沒有機會盡孝了。而作為長輩,看著兒孫有困難,哪怕自己再苦再累也會支撐著減輕他們的負擔,幫助他們熬過難關。我想這更多的是骨肉親情的詮釋,是一家人相親相愛的表現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