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愛玲筆下的世界,道盡了世事滄桑與人性悲涼。

在她的小說《半生緣》裡,曼璐陰狠惡毒,不惜設計陷害妹妹曼楨,親手拆散了曼楨與世鈞的戀情。

而曼璐自己,也年紀輕輕就暴斃身亡。

曼璐這一生,就是一出徹頭徹尾的悲劇。

她曾為家人付出所有,卻得不到一句“謝謝”;

她曾幻想婚後過上幸福生活,卻所嫁非良人。

她表面光鮮的背後,實則千瘡百孔。

生活中的委屈日積月累,不斷吞噬著她的心,讓她走上了報復之路。

1、哪有什麼歲月靜好,不過是有人替你負重前行

曼璐是家中長女,出落得亭亭玉立。

她們一家上下,全靠父親微薄的薪資度日。

不幸的是,曼璐中學還沒畢業,父親就撒手人寰。

這讓原本困頓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

曼璐只能用柔弱的肩膀,扛起養家的重擔。

對她而言,美貌是變現的捷徑。

無奈之下,她成了舞女,整日濃妝豔抹,穿梭在風月場所。

她的旗袍上,腰際時常留下淡黑色的手印,那是跳舞時人家手汗印上去的。

曼璐頂著人們異樣的眼光負重前行,換來全家老小7口人的歲月靜好。

可是,她的付出卻得不到家人的認可。

因為曼璐的舞女身份,弟弟在學校抬不起頭來,心裡恨極了她,對她惡語相向。

母親見狀,不僅不斥責弟弟,反而袒護著他。

祖母也常年不和曼璐說話,認為她丟了顧家的臉面。

唯一體貼曼璐的,是妹妹曼楨,可當世鈞的父親認出曼楨像上海灘的一個舞女時,曼楨潛意識竟希望“姐姐死了”。

顧家上下所有人,都把曼璐的犧牲當作理所當然,把她當作呼之即來的搖錢樹,卻忘記曼璐也曾是個天真爛漫的少女。

何況,舞女是個吃青春飯的行當,隨著年齡日益增長,曼璐的姿色每況愈下,接待的客人質量也在走下坡路,菲娜甚至當面搶她的客人。

縱然曼璐心有不甘,卻只能忍氣吞聲。

在外,曼璐不得不看客人的臉色行事。

在家,曼璐還要面對家人的“嫌棄”。

長此以往,難免覺得委屈,心態有些失衡,

正如周國平所說:“凡正常人,都兼有疼人和被人疼兩種需要。在相愛者之間,如果這兩種需要不能同時在對方身上獲得滿足,便潛伏著危機。”

人們只看到曼璐強勢彪悍的一面,卻不知道她做舞女時被欺負過多少回,也不知道她背地裡流過多少淚。

她為家裡付出太多,卻從來沒有被尊重過,也沒有被呵護過。

她的內心,自始至終是淒涼的。

2、婚姻是愛情的佳釀,不是物質的枷鎖

一天深夜,曼璐回來晚了,邊吃宵夜邊跟母親聊天。

母親一開口,就催她結婚:“你年紀也有這樣大了,幹這一行是沒辦法,還能做一輩子嗎?自己也得有個打算呀!”

聽了這話,曼璐生氣地說:“我還不是過一天是一天。我要是往前看這,我也就不要活了!”

在曼璐看來,母親是在嫌棄自己,於是愈發不耐煩,說道:“他們都大了,用不著我了,就嫌我丟臉了是不是?所以又想我嫁人!這時候叫我嫁人,叫我嫁給誰呢?”

年少時,曼璐有個青梅竹馬的戀人,名叫張豫瑾。

兩人已經訂過婚,一直通信,也常常見面。但因為曼璐家中突然遭遇變故,她做了舞女後,主動提出解除婚約。

對曼璐而言,張豫瑾是那抹可望不可即的白月光。

其實曼璐自己也知道,她的身份在家裡著實尷尬。

結婚,成了她改變現狀的唯一途徑。

可環顧四周,歡場邂逅的男人,又怎能託付終生呢?

沒想到,兩個星期後,就傳出曼璐要嫁人的消息。

她要嫁的人是祝鴻才,他在鄉下有老婆,但從來不回去,一個人住在上海。

祝鴻才眼睛小小的,不笑時像老鼠,笑起來像貓。

嫁了這樣一個面目可憎的丈夫,曼璐自己都覺得不好意思。然而,這又是她不得不的選擇,至少她是拿得住他的。

可惜,祝鴻才並非良人。

結婚後,祝鴻才靠做生意發了小財,脾氣也隨之大變,整天花天酒地,留曼璐獨守空房。用曼璐的話來說,是“還沒發財,先發神經了”,兩人經常吵架。

祝鴻才無情無義,置她的生死於不顧。曼璐生病時,祝鴻才打來電話,但絲毫不提曼璐,只問:“我買了台冰箱,送來了沒有?”沒等曼璐說完話,他就掛斷了電話。

看護來給曼璐打針時,祝鴻才毫不避諱,當眾數落起曼璐的病,曼璐心裡委屈,只能假裝沒聽到。

曼璐本以為結婚後就會幸福,沒想到生活反而更淒慘。

眼看自己年老色衰,婚姻大廈搖搖欲墜。

她想生個孩子抓住祝鴻才的心,但先前的流產經歷,讓她再也無法再孕。

曼璐不禁愁上心頭,覺得前途茫茫,不堪設想。

人生實苦,除了自渡,他人愛莫能助。

能拯救女人的,從來都不是男人。

當你帶著目的走進婚姻時,也就為這段婚姻埋下了定時炸彈。

婚姻,不是走投無路時的避難所,而是兩情相悅時的承諾。

唯有獨立自愛,才能贏得另一半的尊重。

3、女人的戾氣,多半是生活虧欠出來的

曼璐雖然婚姻不幸,但在娘家人眼裡,她儼然嫁了一個金龜婿,生活優渥富足。

而曼璐也刻意維持著表面的體面,總是不忘給母親塞錢,偷偷貼補娘家。

和張豫瑾的戀情,是曼璐記憶中為數不多的亮色,陪她熬過一個個難眠之夜。

曼璐聽說張豫瑾做到了醫院院長,但至今仍未娶親,她明知自己和他不可能重歸於好,但心裡仍然覺得十分寬慰。

有一次,醫院裡要添辦一點東西,張豫瑾來到上海,他順路看望曼璐一家,留宿在這裡。

曼楨從前不懂事,擔心張豫瑾搶走姐姐,曾捉弄過他,明知他不吃辣,偏在他的碗底抹上辣醬。

這次見面後,曼楨心有愧意,對他格外照顧。

這份關懷,卻讓張豫瑾誤以為曼楨喜歡自己,他也對曼楨流露出好感。

得知張豫瑾的“背叛”後,曼璐又氣又惱:“憑什麼曼楨年輕有前途,自己卻白白葬送了一生?”

曼璐用做舞女賺的錢,供曼楨讀大學。

她用自己的犧牲,成就了曼楨的美好。

她希望曼楨遇見一個合適的人,安安穩穩地度過餘生。

可曼楨偏偏要和自己的初戀張豫瑾曖昧,奪走她生命中最後那點美好。

憑什麼一母同胞的姐妹二人,一個淪落風塵,一個長成大家閨秀?曼璐心有不甘。

更讓曼璐氣憤的是,她的祖母和媽媽,都想撮合曼楨和張豫瑾,報答他十年未娶的心意。

母親和她說話的口吻,似乎是長輩之間在討論下一代的婚事,她已經沒有妒忌的權利了。

張豫瑾臨走時,在房間裡收拾行李。

曼璐特意穿著她的紫色旗袍去送別,她本想一訴衷腸,張豫瑾卻微笑著說:“人總要變的,我也變了……想想從前的事,非常幼稚可笑。”

一句輕描淡寫,抹掉了兩人的所有過往。

張豫瑾走後,曼璐淚如雨下,她心想:“不想想從前,我都是為了誰,出賣了我的青春。要不是為了他們,我早和豫瑾結婚了。我真傻。”

嫉妒的火苗越燒越旺,自此,曼璐對曼楨恨入骨髓。

曼璐知道祝鴻才覬覦曼楨的美貌,索性謊稱病重,哄騙曼楨前來探望,然後設下圈套,讓祝鴻才糟蹋了曼楨,還把曼楨囚禁在家,脅迫她生下孩子。

曼璐的瘋狂,毀了曼楨的一生。

而她的戾氣,也是生活虧欠出來的。

曼璐深愛著家人,曾主動輟學賺錢養家,可當這份付出被視作理所當然時,她又開始怨恨。

曼楨和張豫瑾的鬧劇,不過是壓倒她的最後一根稻草,這份報復是她對命運決絕的反抗。

不因愛而生恨,是我們一輩子的修煉。

4、別付出太多,留點愛給自己

年少時,不理解曼璐的委屈,只恨她的惡毒。

長大後,方才讀懂她的不易,以及她的脆弱。

曼璐的悲劇人生,給所有“懂事”的女人提了一個醒:一味為家人付出,很有可能是害人害己。

曼璐主動輟學、分手,為原生家庭付出了很多,可這種付出感也吞噬了她,讓親情變了味。

一個人,唯有好好關愛自己,才能用心關愛他人。

千萬別付出太多,也別過度犧牲。

生命苦短,一定要對自己好一點,留幾分愛給自己。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