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讀者來信:
喵喵你好,原諒我開門見山地跟你吐槽自己的父母。

我出生在一個農村家庭,父母極端重男輕女,很多讓我非常受傷的細節,就不一一贅述了。我從小學習用功,也考上了一個不錯的大學,畢業後也有每年給錢回家孝敬父母,婚後也一樣。

結婚的時候,給的彩禮錢父母全收,我一直對此耿耿於懷,雖然先生說給到父母的就沒有想著拿回來過,畢竟他們十幾二十年養育我們,也不容易。

最讓我難受的是,就算這樣父母對我還是各種不滿意,而對弟弟卻是百般疼愛。

弟弟不愛學習,沒上大學,收入不高,工作一般,父母卻是對他各種補貼,各種心疼,他們自己捨不得吃捨不得穿,錢卻都花在了弟弟身上。為什麼他們會這麼偏心呢?

為什麼我工作辛苦他們卻從來不關心我,只覺得我賺錢容易,還經常嫌棄我為什麼總是那麼晚下班,每次回家都打探我收入,然後又好像覺得我做多少都是理所當然……

我很糾結,但依然會盡自己的一份孝心,但在我內心深處,卻是很原諒父母的偏心,甚至很多時候一想到這個事情我就能鬱悶好幾天。我很想和自己和解,但我又常常禁錮在這種情緒裡出不來,喵喵,是我太小心眼了嗎?我該怎麼辦?

期待您的回信,您的讀者:木安然。

只要教育這個大方向沒錯,其他錯誤就值得被原諒

木安然你好:

看了你的來信,深知你的糾結、怨懟。父母重男輕女,其實並不利於女孩心理的成長,更不利於家庭兄弟姐妹的和諧。

但我想任何思想都有其侷限性,特別是對於農村父母來說,他們身上有地域的侷限、時代的侷限和環境的侷限。我走訪了很多農村,發現在農村一個小群體裡,人們對同一事情的觀念、看法,幾乎是一樣的。

就那麼一小撮人天天在一起談論、聊天,儘管一開始有著不同的想法,後來也可能被“同化”了,所以我覺得,一些地區的父母重男輕女,是必然;想要出淤泥而不染,很難。

所以你的父母重男輕女,這些思想和舉動,在我們看來非常的不可理喻也不能理解,但卻也不完全是他們的錯。就像作家連岳所說,只要教育這個大方向沒錯,其他錯誤都值得被原諒。

你的父母表面上確實非常重男輕女,但並沒有因為你是女孩,就剝奪了你受教育的權利,所以你才得以通過讀書這條路,遠離農村,改變自己的人生。

在農村地區想要供一個大學生,並不容易,你的父母也並不是什麼都沒有為你做。就這一點而言,不要說區區彩禮,有時候就是幾十萬,哪怕是幾百萬也換不來的。

想通了這一點,你不僅不會和自己的父母計較,或者說是怨恨他們,相反的,你會感恩他們,力所能及地對他們好。你願意給他們的錢,怎麼花其實是他們的事情。

倘若你看不慣父母省吃儉用,那麼可以少給他們一些錢,多給他們買一些東西,把孝順落實到更具體的關心上來。

努力強大自己,愛比恨會讓人活得更輕鬆和幸福
回到這篇文章的主題:從小就重男輕女的父母,值得被原諒嗎?很抱歉地告訴你,我也是一位30歲的女兒,某種程度上說,我的父母也很重男輕女。

但正如前文所說,只要教育這個大方向沒有錯,父母的其他錯誤就值得被原諒,包括重男輕女。因為他們已經盡自己所能,讓你有更強的能力去追求自己幸福的人生。

但這還不夠,因為單單教育這一點,還不足以讓你和父母和解,所以你會耿耿於懷,無法說服自己不去計較這一切的瑣碎和凌亂。你渴望被愛,卻一次次失望。

那麼,該如何自處呢?在這裡,我想說說《簡愛》一書中,簡愛最後與舅媽的和解。

在簡愛舅媽最後的日子裡,一直被他溺愛的兒子約翰已經去世,她遭受了致命打擊也臥床不起,她的女兒們都對她不理不睬,但簡愛不僅來了,還耐心地陪伴舅媽,照顧她,和她說話,並且發自內心的已經原諒了她。

儘管在她小時候,舅媽一直對她懷有惡意,不僅縱然兒子對她的拳打腳踢,還把她關進嚇人的紅房子裡,簡愛當時就直接嚇暈過氣了,後來又把她送去環境艱苦的沃洛德,以至於簡愛年紀輕輕就吃了那麼多的苦。

然而,現在簡愛不僅完全原諒了她,還親切地稱呼她為裡德舅媽。

我想有兩個原因,一個是裡德舅媽已經遭到了報應,而無論怎麼說,簡愛的童年都幸好有她;另一個原因是,簡愛已經修煉了足夠強大的內心,她的心胸、格局、見識等早就讓她不去計較了,並且主動去化解這其中的怨恨。

愛比恨,往往會讓人活得更輕鬆和幸福,在送走了裡德舅媽後,簡愛和好像與從前的自己和解,重新坦然地去面對自己往後的人生。

寫在最後
父母之於子女,從來都是子欲養而親不待;生死面前,其他都是小事。

正如老話常說:“一個巴掌拍不響。”當你勇敢地從困擾你的關係中走出來,主動去原諒,主動去擁抱過去,一切都會豁然開朗。

面對重男輕女的父母,該如何自處?答案只有這一種,那就是原諒。

這也是我寫這篇文章的目的。只有當你不斷地強大自己,當你足夠幸福和自信,你便不會糾結在這些情感裡斤斤計較,你不僅會原諒自己的父母,還會愛他們,擁抱他們,感謝他們。

改變父母很難,改變自己卻容易許多。你覺得呢?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