篇首

我們不能否認,任何一個人內心都會有或多或少的陰暗面,我們也正是意識到自己的陰暗面,方才會用猜忌的目光去衡量他人。

雖然在大多數情況下我們都能用道德、法律壓抑住內心的陰暗,卻不能確保別人能夠和我們一樣。

內心陰暗的人往往不能從外觀上看出來,我們通常只能憑藉幾種特徵的表象來判斷,這裡面我們便能拿著名的佞臣楊國忠作為案例進行剖析。

一,心懷不軌之人,往往有壞習性

絕大多數人終其一生都不會暴露自己的陰暗面,而真正利用陰暗心理算計別人,也就是俗稱”心懷不軌”的那些人,往往都源於這樣那樣的壞習性。

壞習性對一個人的影響是巨大的,正如楊國忠本人。他打小開始便是一個破皮無賴,雖有幾分口才,卻染上賭博、借債的壞習性,也因此受到旁人的歧視。

楊國忠的壞習性為他日後走上邪路埋下伏筆,他在30歲的時候參軍,雖發憤圖強卻未能做出實質的政績。

一般人面對這樣的情況興許會堅持正道,可楊國忠並不會這樣,他這時早就將心思打向廟堂,藉由楊貴妃的裙帶關係,他登上廟堂,和李林甫一唱一和,將大唐的朝廷搞得烏煙瘴氣。

從他的身上,我們不能看出壞習性的負面作用。對於絕大多數普通人來說,壞習性一旦染上往往會成為一個引子,會在一個人心中埋下不走正道的種子,當面臨”壞事能帶來更多報酬”的境遇時,一個擁有壞習性的人更傾向於做不軌之事。

壞習性會改變一個人,一開始你興許覺得只要自己足夠克制,依舊是個好人。可一個壞習性會帶著你走進更深的罪惡,尤其在沒有受到懲戒時,內心的陰暗面會催生越來越出格的想法,不知不覺間一個人便會成為外人口中”心懷不軌”的人。

二,心懷不軌之人,善於偽裝自己

壞習性會讓一個人逐漸落入道德的低谷,逐漸成為一個心懷不軌的人。而心懷不軌之人,最明顯的表象便是變得善於偽裝。

在心理學的研究中,已經表明當一個有不良嗜好的人暫停不良行為的時候,往往會出現”戒斷反應”,例如一些不良習性。

而除了”戒斷反應”之外,當一個人習慣於一種不良習性的時候,性格也會隨之變化,最明顯的特徵便是開始變得自私、易怒以及開始偽裝自己。

欺騙是會上癮的,大多數心懷不軌的人往往道貌岸然,我們無法從外貌中看出他們真實的想法,正如楊國忠在遇到自己的貴人章仇兼瓊時,對方滿意於他”儀表堂堂、伶牙俐齒”的形象。

殊不知在這份儀表堂堂的背後,楊國忠已然善於偽裝,彼時還未有人看出他面孔背後的陰暗心思,也沒能明白他禍國殃民的不軌心理。

等到楊國忠最終和李林甫、安祿山禍國殃民之時,外人才明白這是一個心懷不軌的小人,早先就知道楊國忠是這樣的人,章仇兼瓊相比不會引薦他。

而在現實中,心懷不軌的人越來越會偽裝,從拉偏架的”爛好人”到鼓吹”福報”的資產家,太多心懷不軌的人開始用善良的面孔偽裝自己的心思。

三,心懷不軌之人,善於甜言蜜語

當我們離​​開校園的時候,便應當明白社會上不再會有無緣無故的善良,別人對你的每一份好大多有所圖,可惜的是讒言總是能”劣幣驅逐良幣”,即便對方在甜言蜜語中的不軌心思被我們看出,卻很少有人能真正抵抗。

歸根到底由於傳統文化的緣故,絕大多數的人都是希望聽到別人奉承的話語,渴望從別人的口中證明自己。

心懷不軌的人正是明白了這點,他們明白自己只要能夠用合適的語言將別人哄開心,自己的不軌心思壓根不需要隱藏,因此我認為當一個心懷不軌的人擅長甜言蜜語之後,他幾乎不用去偽裝自己的心思。

還是拿楊國忠作為例子,他哄騙皇上國庫充盈,用巧取豪奪的手段掠奪百姓的財富,這份虛假的繁榮理應很容易被戳破。

但楊國忠卻沒有被拆穿,因為依靠著甜言蜜語他已經獲得皇帝的信任。我們可以將現實生活帶入,在你面對一個選擇性信任的時候,你會選擇一個成日誇耀討好你的人,還是一個關係疏遠且言語膈應人的陌生人?

在職場混久了之後,越發覺得語言是一門藝術,無論你是否心懷不軌,總要學會用對方喜歡聽的言語將自己的目的包裝起來,可惜的是,絕大多數心懷不軌的人由於無所事事,往往更擅長此道。

楊國忠算是一個遺臭萬年的罪人,他用盡一生坐實自己心懷不軌的臭名。我們現在看起來一眼就能看穿他的心懷不軌,畢竟能夠同時擁有這三個特殊表象的人大多都是心懷不軌之人。

然而我們雖然能夠看穿心懷不軌之人,卻很難將他們驅逐出大環境,興許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遠離,免得出事的時候連累到自己。

篇末

心懷不軌之人興許因為一時僥倖順風順水,可你也不必去羨慕這些人,他們看似輕巧取得成就,卻往往會因此付出更多的代價,你覺得是否是這樣?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