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公婆和父母同時生病,你會選擇照顧誰?

對於這個問題,我想,大多數女人都會優先選擇自己的父母,畢竟照顧父母本就是為人子女應該做的事情。

當然,這樣做的前提是要有一個明事理的丈夫,他可以毫無怨言地支持你,並且也可以顧及自己的父母。

不得不說,在有些夫妻的觀念裡,“你負責你爸媽,我管好我父母”,不忙的時候,互相幫扶一把;若是時間上有衝突、雙方都忙得不可開交,那就各自做好各自的本分,兩個人互相理解、彼此尊重。

這樣的夫妻關係,雖然表面上看似“分得清”,但由於兩個人都有界限、分寸,夫妻相處會更加和諧、輕鬆,畢竟在“對父母盡孝”這件事情上,再恩愛的伴侶,也不可能完全替代自己。

退一步來說,有時候,如果你自己都無法做到對父母盡一點孝心,那麼,又怎麼能一味地要求伴侶?

不過,雖說大多數人都懂這個道理,但真遇到了雙方父母同時生病臥床的情況,在有些男人眼裡,女人應該優先照顧公婆,因為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照顧公婆是理所當然、天經地義。

這不,芊芊和丈夫就因為“照顧父母”一事,發生了衝突。

前天,芊芊的父親生病住院,就在她帶著女兒回到老家的當晚,卻被丈夫程俊告知:婆婆發生了意外,小腿骨折,被緊急送往醫院。

程俊是獨生子,在經過簡單的溝通之後,他直接坦言:希望芊芊第二天可以回來照看一下婆婆,畢竟她娘家還有一個弟弟,就算是忙不過來找個護工,因為有家人在旁邊,也多少會放心一些。

想到自己父親的情況比婆婆要緊急一些,芊芊婉拒了程俊,但她同時也安慰他:只要父親的身體有所好轉,她會儘量早一點趕回去。

芊芊本以為此舉可以得到程俊的理解,誰知,他聽到後語氣裡皆是不耐煩:“你最好這兩天趕回來,我還要上班賺錢,也不能請太長的假,再說了,你一個嫁過來的媳婦照顧婆婆,本就是應當的… ”

想到這些,芊芊忍不住淚目,她壓低了嗓音,告訴程俊:“我知道你一個人在家照顧婆婆是有壓力,可我父親這裡真是走不開,雖說我弟弟也在,但我也不能撒手不管,如果你真忙不過來,就先請一個護工,到時我回家就會立即照顧婆婆的。”

程俊依舊不依不饒,“你在家呆一天,週末就回來,大不了走的時候給岳父多拿一些錢!一個兒媳婦,婆婆生病不在床前照顧,一直窩在娘家,說出去像什麼樣子! ”

聽到程俊的話,芊芊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瞬間發了飆:“至始至終,你都沒問過一句我父親的情況,不是說你忙不開,就是讓我回去照顧婆婆,憑什麼呢?我只是這一次父親生了重病、回了娘家照看,你就如此不滿,你是真的把我當作愛人,還是當作了你們家的保姆!”

“我好聲好氣地和你說話,你還得寸進尺了是吧?”程俊怒吼,“這兩年,你都不上班,在家裡吃我的喝我的,我媽有事你不管,說你一句你還有理了?你真那麼孝順,那就一直呆在娘家別回來,讓你父母接著養你吧!”

程俊的這番話讓芊芊徹底地寒了心:這些年,他對婆媳矛盾的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芊芊都可以既往不咎,她也不在乎婆婆為了提防她,從房子到程俊的工資卡都牢牢掌握在手(婚房寫的是婆婆的名字),可是,在對父母盡孝這方面,她真的做不到妥協,畢竟婚後父母非但從未給她增添過麻煩,反而在她全職在家時多次給予過幫助。

想到這裡,芊芊做了一個決定:留下來照顧父親,至於她的婚姻,她“聽天由命”。

其實,在照顧雙方父母上,我的看法一直都是自己的父母自己要盡力而為。

我知道,生活中,總有一些男人認為,既然結了婚,妻子就應該和自己一起贍養父母,若是父母身體不適時,照顧他們就是妻子該有的本分,這樣想也沒有太大的錯,畢竟夫妻之間,理應愛屋及烏,既然成為了一家人,多少是要互相扶持、幫助的。

只是,男人們似乎忘了:凡事講究以心換心、將心比心,孝敬父母確是為人子女應盡的義務,但,在你處處要求妻子盡孝時,你是否對自己的母親盡了孝心、做了孝事?在對父母盡孝這方面,不管男人還是女人,永遠都負有主要責任,伴侶只是輔助你罷了。

如果你在父母身體不適時都是袖手旁觀、推脫的態度,那麼,又怎能一股腦兒地要求伴侶必須要做到讓你滿意呢?夫妻之間,不是結了婚,對方就要滿足你全部的需求,而是給對方留有一絲界限,多一些寬容、理解。

羅曼羅蘭曾說,“所謂幸福,在於認識一個人的界限而愛這個界限。 ”

好的夫妻關係,有時也需要適當地“見外”,需要雙方樹立界限、清晰界限:我做不到的你不要勉強,你完成不了的我也可以理解。

夫妻之間,最舒服的相處方式,其實就是清楚對方的界限而不踰越,尊重對方的原則而不打破,像維護自己一樣去維護對方。

有一句話叫:“和我們所愛的人唇齒相依,緊密而不混淆。 ”

這,才是最值得期待、提倡的相處之道。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