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都是會老的。特別是當我們進入人到五十的這個年齡,我們更能會感受到“老”正逐漸向我們逼近。當我們慢慢地老去,當我們步入了人生的秋和冬,我們就會發現,自己身邊的人越來越少了,而那些曾經心疼我們的人,是都不見了,寫完後,我不禁深深嘆息了。那麼,人到五十,那些曾經心疼我們的人,都去哪兒呢?

首先,人到五十,曾經心疼我們的父母不見了。

人到五十,我們開始進入了人生的暮年,而我們的父母,則更老了。是啊,當我們人到五十的時候,我們的父母,都進入了古稀之年,甚至是耄耋之年了。在這樣的一個年齡,我們會發現,父母似乎已經不再關注我們了,那個曾經心疼我們的父母,怎麼突然不見了?其實,這很正常,當我們人到五十,父母已經知道我們完全能夠撐起一個家了,與此同時,來日無多的他們,已經自顧不暇,他們更需要我們的心疼和照顧,自然也無暇疼愛我們了。“父母在,人生尚有來處,父母去,人生只剩歸途”,想到這,我們又怎能不憂傷呢?

其次,人到五十,曾經心疼我們的大伯不見了。

人到五十,我們會突然想起家鄉的那個放牛的大伯。也許,在我們的童年時代,我們曾經無數次地坐在家鄉的那棵老柿子樹下,聽放牛的大伯講《孫悟空大鬧天宮》、講《阿拉丁神燈》等故事。那時候,天格外藍,大伯在我們心中的份量特別的重。而放牛的大伯呢,似乎也格外疼愛我們,每次放牛回家,都會一大堆山裡的野果給我們吃。如今,幾十年過去了,當我們再次回到老家的時候,我們卻猛然發現,那個曾經疼愛我們的大伯已經作古,我們再也得不到他的疼愛了。想到這,我們怎能不感慨萬千呢?

第三,人到五十,曾經心疼我們的阿嬌不見了。

人到五十,我們已經有了自己的家庭和愛人。都說“少是夫妻老來伴”,人到五十,我們更要懂得和自己的愛人相依相伴走下去,從此以後,相濡以沫白頭到老。只是,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在我們感到孤獨寂寞的時候,在我們突然想起家鄉的狗尾巴草時,我們才猛然發現:那個曾經心疼我們的阿嬌不見了。是啊,在我們童年的時候,我們曾經和青梅竹馬的阿嬌,一起在彎彎的月亮下面,划船捕魚;和那個美麗的阿嬌,上樹摘青梅果。當我們的手腳不小心被割傷的時候,阿嬌總是會心疼地幫我們塗抹傷口。只是,如果,幾十年過去了,那個曾經心疼我們的阿嬌,也開始一頭白髮,路上碰到,只是微微一笑就走過了。這時候,我們才會真正感到真正的失落:人到五十,那個曾經心疼我們的阿嬌已經不見了。

第四,人到五十,曾經心疼我們的子女遠離了。

人到五十,我們開始老了,而我們的子女,卻已經長大了。在這樣的一個年齡,我們的子女開始成家立業,開始外出打拚了。在很多時候,我們坐在空落落的屋子裡,想起和子女在一起的幸福時光,想起子女倚靠在我們身上,心疼和關心我們的溫馨畫面,如今似乎已經不見了。也許,更多的時候,我們只能在通訊工具裡,接收到子女的關心和問候,但這樣的滋味,卻總是會讓我們感到悵然若失的。是啊,當一個人長大之後,總是會遠離父母的,這就是人生社會發展的規律,這就是一個人漸漸老去的哀傷。想到這,我們又怎能不會深深嘆息呢?

朋友們,人到五十才發現,那些曾經心疼我們的人,都不見了,寫完深深嘆息。你們會有這樣的感受嗎?歡迎大家在評論區留言,精彩的評論,我會置頂鼓勵哦。

人到五十才發現,那些曾經心疼我們的人,都不見了,寫完深深嘆息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