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的父母總是“習慣性”為孩子無私地奉獻、付出,甚至一輩子都在為子女而活,忙碌到完全沒有了自己。

好一點的老人,晚年能得到子女的善待,不好的,就算把自己累得夠嗆也依舊被子女嫌棄。

住的小區隔壁70歲的林阿姨(化名),便是這眾多“中國式’父母中的一種,一輩子為兒女傾盡全力,卻在兒女家沒有好臉色看,直言晚年艱難。

以下,是老人的自述:
我是一位70歲的老人啦,真沒想到啊,一眨眼的功夫人自己就到70歲了。雖然現在人均壽命長,但也不得不說,人到了這個年紀體力真的大不如前。

我和老伴膝下一兒一女,女兒遠嫁外地,老伴以前是當老師的,退休後又被返聘了回去,因為熱愛教育事業,工作也不算太累,因此現在還在做著教書育人的工作。

我退休後就負擔起了照顧全家人的責任。兒子結婚後,原本兩代人是分開住的,後來兒媳婦懷孕生娃,我就搬了過去幫忙照顧,再後來老伴也搬了過來。

時間一晃而過,眨眼間,現在小孫子都兩歲了。兒媳婦兩個孩子都是休息了半年就回去上班了,孩子、家務全都丟給我。一家六口人,我還真是有點吃不消。

不過,最難熬的,孫子還小完全離不開人的階段已經熬過來啦,只是半年前在接孩子路上摔了一跤之後,我越發感覺身體力不從心,有時候兒媳婦回來逗孩子,我去準備晚飯,煮好飯竟然都有點吃不下。

我胃口不好,兒子兒媳以為我不開心,兒媳更是陰陽怪氣的,給我臉色看。

老伴稍微理解我一些,但也幫不了我太多,他不擅家務。兒媳婦嬌生慣養長大的,下班回來能專心帶孩子就不錯了。兒子倒是有這個心,但他工作忙。

有一回,家裡附近新開了一個公園,週末的時候我就和老伴在那附近轉了一圈,回到家感覺累癱了,才想起來菜沒買。我跟兒子說:“要不今晚出去吃吧?”

兒媳婦忽然嘟囔起來:“煮個飯能有多難,出去吃又得花錢,媽,你怎麼越老越懶了呀。”

我說:“今天逛了一天,我這腰酸背痛的,整個人都感覺很累,我要休息一下,不想煮飯了,再說自己做還得出去買菜,多麻煩吶。”

“媽,您怎麼成天喊累,看起來我們這一天到晚工作的都沒您累,搞得好像我和您兒子逼您做了多苦的差事似的。”兒媳婦帶著幾分嘲諷的語氣,又是嘟囔了幾句。

我沒有說話,還是老伴在旁邊例舉了我的種種“辛苦”,兒媳婦才沒有再說什麼。兒子在一旁默默地邊玩手機邊“視而不見”,一點也不覺得他媳婦的話過分。

那晚算是出去吃了一頓飯,讓我輕鬆了一回,但到了買單時刻,兒子剛想起身,我就看到兒媳婦拽著他的衣角讓他別動。我看明白了,示意老伴去買單。

還好我們老兩口還有點退休金,不然這晚年啊,還真是不知道得過得有多難堪。

這麼多年都過來了,我也懶得去和年輕人計較。畢竟我們老兩口住在這裡,他們肯定也有看不慣的地方。當晚睡覺之前,我和老伴商量,等小孫子上幼兒園,我們就回去過自己的日子。

半夜起身,看到兒子房間的燈還亮著,兒媳婦哭哭啼啼的,隱隱約約在說:

“我上班更累,壓力大,還每天挨領導的罵,媽倒好,一天天在家的還說這個痛,那個痛,這裡累,哪裡累的,無非就是不想幫我們做家務帶孩子了唄,她可真自私。”

兒子說:“哎呀,我媽也就隨口一說。”

兒媳婦不依不饒:“你說媽怎麼一把年紀了還那麼作啊,我都沒她矯情,你說我給你生了兩個兒子,莫不成這家務還要我來做不成。她不幫我們她做什麼去啊。”

“好了好了,快睡吧,我明天就去說說我媽哈。”兒子哄道。

……

那一刻我才發現,原來我和老伴這麼多年,放棄自己自在輕鬆的生活來這邊伺候孫子一家,在兒子兒媳眼裡竟然是這麼的理所當然。原來我一把年紀每天伺候一家六口人,連一句累都沒有資格喊,還被嫌棄“作”。

想想還真是難過啊,我們是父母沒錯,但我們更加是一個獨立的人,哪怕是一把年紀,也有資格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幫兒子一家,是我的仁慈,不是我的義務。

第二天,兒子果然來“說”我了,讓我別老喊累,別老說自己哪裡不舒服,兒媳聽了會不開心。

我坐下來,很認真地跟兒子說:“孩子,爸媽老了,你們請個保姆吧,我和你爸爸商量好了,我們下個月就搬回去自己住。”

儘管兒子兒媳再三懇求讓我們留下來,但我們去意已決。兒孫自有兒孫福,這一輩子為了兒女操心勞碌大半輩子,如今總算看透子女情。

也許正如法國小說家莫泊桑所說“

我們幾乎是在不知不覺地愛自己的父母,因為這種愛像人的活著一樣自然,只有到了最後分別的時刻才能看到這種感情的根扎得有多深。”我不否認兒子是愛我們的,但我也不否認,無論我們老兩口如何付出,特別是我,作為一個母親,無論我對他們做多少,也許在他們眼裡,都是應該的,不夠的。

索性啊,把餘生剩下的日子都活成自己想要的樣子,去過老年人該有的生活,去跳廣場舞,去參加社區活動,和老伴去旅遊,每天散步喝茶,養花種草,豈不快哉?

老伴也答應我,下學期開始就不回學校上課了,專心陪伴我,去一些我們年輕時候就想去但一直沒有去的地方看看,走走,小住一段。告別了兒子兒媳家,我期待真正屬於我們晚年的生活。

當然,我知道沒有我,兒子兒媳家也會過得很好,他們一家四口也會和我們老兩口一樣,回歸到只屬於自己的家庭空間,幸福地生活。兩代人不擠在一起,不住在同一屋簷下,保持一定的距離,互不打擾,感情反而更融洽的。

你們覺得呢?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