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冬日的陽光,透過玻璃窗,溫情脈脈,是冬至後,那藏在陽光裡一九一陽生的春的氣息,悄然而至,推開窗,空氣裡,你彷彿嗅得到北國寒冷裡那遠古的純淨,但你更感覺得到,清冷裡深藏的那一絲兒明媚,是啊,北國更深的冬天到了,可春天還會遠嗎?

就那樣無所事事的沐浴在陽光裡,也真好啊。日子不再繁華,但也不再匆忙,歲月不再熱鬧紛呈,但也不再浮躁飄渺。

彷彿是繁華過後的夜深人去,更多的孤寂,如清涼的月色把你浸潤,又如是台上的一場演出,“原來奼紫嫣紅開遍,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戲裝已卸人潮退去,而你卻還坐在台下,沉浸在“良辰美景奈何天,賞心樂事誰家院”的似水流年裡,描下濃眉畫上紅唇,戴上華麗金釵,粉墨登場,其實,又有幾人能懂,“夢怕愁時斷,春從醉裡回”,而那“多情簾燕獨徘徊,依舊滿身花雨又歸來”的燕兒啊,斷井頹垣人何在?烏衣巷口夕陽斜。

人事代謝,世事無常,我們誰是戲子誰又是看客,只不過珍藏屬於別人動情的故事,灑下自己喜歡的熱淚,在人潮退去的月色裡,享受這孤傲的冷寂和參透不了的生命的玄機。

佛說,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春來花自青,秋至葉飄零,無窮般若心自在,語默動靜體自然。

在坐行的禪定裡,我們每個人修自己的佛,其實,渡的更應是眾生的苦啊,可誰又不是一路跌跌撞撞的修行,開悟。

時時觀照自己的內心,讓那顆敏感而多情的心,在慢下的時光裡,收納這冬日的暖陽,留存溫情的那些人那些事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