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千世界,人海茫茫,相遇便注定緣分一場。

一,導語

女人到了老年,誰和自己最親近呢?

有的人連考慮都不考慮一下,直接張口就來:肯定是老伴啊,少來夫妻老來伴,不就說的是這個道理麼?

是的,可能很多老年女性都會這麼想。

當然,有這種想法的人也沒錯,老了,能有時間陪在自己身邊的就是老伴。

可現實中,當你需要他的時候,他會陪在你的身邊照顧你、安慰你、疼惜你麼?這個問題有待商榷。

 

二,真實案例

01

講述者:谷平娜,68歲。(為方便敘述,全文採用第一個人稱)

我叫谷平娜,今年68歲,跟老伴結婚45年了,有一個女兒已經成家立業。

一直以來,我都覺得,自己最親的人是老伴,越到晚年,這種想法越強烈。父母不可能一直陪著我們,孩子也會有自己的生活,兩個老人在一起就要相互扶持、彼此珍惜。

可在最近發生的一件事,讓我覺得自己之前的想法太幼稚了。

今年六月份的時候,我突然肚子疼得很厲害,半夜疼醒之後再也睡不著了,然後趴在床上,感覺自己奄奄一息了。

我用僅剩的一點力氣叫醒了丈夫,沒想到他說:半夜了,鬧騰啥,自己肚子疼,還得讓我陪著啊,忍忍就好了。接著他就睡了。

可我實在忍不了了,那種疼跟一般的疼不一樣,深入骨髓的疼、不要命地疼,最後,我疼得直冒汗,我是一個從來不出汗的人,哪怕天再熱,我都不會流汗。

我知道自己已經忍到極限了,於是,就忍著疼痛給女兒打了個電話,女兒半夜開車過來,看到我的情況,二話不說把我送到了醫院的急診,經各種檢查確定是急性闌尾炎,需要立即手術,而我那老伴卻在家裡呼呼大睡,直到天亮他才過來。

手術後,需要住院,也不能自由活動,女兒上班,就囑咐她爸爸照顧好我,可我老伴半天見不到人,問他去哪裡了,他說在醫院裡太壓抑,去周圍公園找人下棋了。

聽了之後特別心寒,我躺在病床上難受得了不得,想喝口水都沒人拿,結果人家在公園裡玩,完全不考慮我的情況,這哪是老伴啊!

遇到事能指望老伴麼?照目前來看,不能。人人都說少來夫妻老來伴,可我覺得歲月靜好時是伴,遇到病患和困難時,就不一定是伴了。所以,我覺得自己的晚年,最親的未必是老伴。

02

講述者:孫若蘭,62歲。

我叫孫若蘭,今年62歲,丈夫63歲,都已經退休。

平常的時候,都是我照顧家居多,一般是我做飯和打掃家務,也已經習慣了。

退休後,我們還是繼續著這種模式,老伴吃了飯就去遛彎或打牌,我就在家裡洗洗涮涮,收拾鍋碗瓢盤。

這樣過了幾十年,我也並沒有覺得有任何不妥。男人對家務不擅長,我又習慣了做家務,所以衣食住行都是我來做,老夫老妻就要相互補充、相互扶持、相互照顧!

可在上個月8號的時候,我得了流感,發高燒,吃藥退了燒之後又升上去,而且渾身肌肉痠疼,一點勁都沒有,連站起來都難。

即便這樣,他玩完回家之後,還嫌我不做飯。

我都難受得站不起來,他不做飯,也不關心我,連杯水都沒給我端過,還一個勁地埋怨。

我本來身體就不舒服,他不但不照顧我,卻不斷指責我,越聽心裡越難受,要這種老伴幹嘛呢?你病了的時候,他連杯水都端不來。

都說年老的時候,最親的人不是父母、不是子女,而是那個睡在身邊的老伴。可經歷這事我才明白,靠誰都靠不住,靠誰都不如自己有個好身體。

在年老的路上,老伴離得最近,但不是最親,別不信,大病一場就明白了。

三,小結

兩個案例的主人公身上發生的事情不同,但都反映出一個問題~老年男性不能像老年女性那樣,身體力行地照顧自己,特別是遇到病患時,更是讓人寒心。

其實,我覺得,很多時候不是他們不疼人,而是有兩個深層原因。

其一:是他們的性格比較粗獷,再加上沒發生在自己身上,體驗不到那種痛苦,所以對伴侶表現得毫不在乎,更多時候,他們只顧及自己的感受;其二:已經被對方照顧習慣了,當對方倒下的時候,自己的一日三餐也不能保障,他們一時之間手足無措,只知道埋怨和指責。

正像心理學博士寫的《男人來自火星,女人來自金星》,他們天生不同,再加上彼此的思維模式和行為模式也存在極大差別,所以很難較好的融入對方。

要想維持和諧的婚姻關係,就要找到合適的溝通方式。

既不是女方什麼都不說,只從心理認為對方應該做什麼,如果他沒做,你就覺得對方薄情寡義。也不是男方只顧及自己的感受,更多時候,還要多關心一下陪伴你的人。

其實,真正能走到最後,都是千萬年的緣分,老夫老妻之間,要找到合適而有效的溝通方式,在此基礎上,相互珍惜、多點理解、共同扶持,才能有一個幸福的晚年!這才是共贏!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