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人的感性相比,男人在感情中通常表現得很理性。

女人說一百次分手都是假的,若是男人說了一次分手,一定是真的,還是那種無法挽回、走得決絕的那一種。交往的時候,男人對女人有多深情,離開的時候,男人對女人就有多絕情。

女人誤以為她和他是一生一世一雙人,女人誤以為一紙婚約就是兩個人一輩子的承諾。可在男人眼中,印著自己名字的結婚證,不過是他可停保、可銷毀、可違約的保險合同而已。

就像亦舒所說的那樣,“當一個男人不再愛他的女人,她哭鬧是錯,靜默也是錯,活著呼吸是錯,死了都是錯。”

當男人不再愛了,他的狠心可能完全出乎女人的意料。從前他對她的愛、他對她的好都是真的,現在他的絕情、他的冷漠也如黃金一樣真實。

01

粉絲菡茜的故事,讓人聽了十分心疼。

菡茜今年四十出頭,剛剛辦理完離婚手續,前夫上千萬的身家她連零頭也沒分到。她累了,懶得爭了,只想盡快結束這段婚姻,重新開始自己的新生活。

兩人當年在一起的時候,菡茜的父母極力反對,認為他家的經濟條件太差,彩禮拿不出、婚房也沒有,菡茜頂著父母的壓力與前夫裸婚。

剛結婚的時候,兩人住的是地下室,陰暗潮濕,被子一年到頭都沒有乾爽的時候。

他們最窮的時候,她陪他吃過所有的苦,只吃饅頭買不起鹹菜的日子她都陪他捱過來了。

現在前夫成大老闆了,卻不再愛她了。

結婚多年,兩人一直沒有孩子。

窮的時候沒孩子正好,反正有了也養不起。

富了以後天天盼著有個孩子,這麼大的家業總要有人繼承啊。

兩人在最好的醫院做了全身檢查才發現,問題在菡茜,他們一輩子都不會有孩子的。

那天兩人抱著彼此哭了好久,菡茜主動向前夫提出離婚,前夫說,“我寧可這一輩子都沒有孩子,也不會辜負你對我的深情。”

菡茜沒想到,前夫嘴裡的一輩子,不過是十年八年。

前夫向她提出離婚的時候,菡茜有點驚訝,卻也早就預料到了。她可以理解前夫的心情,他想要自己的孩子,無可厚非。這些年他倆睡在一張床上,她怎麼會不知道他心裡在想什麼呢。

菡茜願意離婚,只是財產分割的時候她震驚了,除了一套小房子和一輛二手車之外,她什麼也沒得到。

她清晰地記得,公司去年的淨利潤就有大幾百萬。

那一刻寒心徹骨,菡茜無法用語言形容,她的真心終究是錯付了。

菡茜不想計較什麼,只想快點辦理完離婚手續。

如果說婚姻是一場賭注的話,菡茜必須得承認,她輸了。

02

我挺佩服菡茜的果斷,不在金錢上糾結,選擇用最快的速度結束自己的婚姻。想必菡茜心裡十分清楚,即使她在財產的事情上追究下去,以前夫做生意多年的經驗來說,她也查不到什麼蛛絲馬跡。

與其在徒勞的事情上浪費時間,不如早點解脫自己。無論是不是成全了對方,至少菡茜成全了自己。

菡茜說,“我最大的錯誤就是在感情與婚姻中投入太多,這些年荒廢了自己的人生。我有些感謝前夫,是他讓我看清了人性的殘忍,我慶幸自己還算年輕,還有重新站起來的勇氣和力量。如果等我五十多歲的時候他再提離婚,我死也不會同意的。”

之所以寫這篇文章,不是想告訴大家男人皆薄性、男人都絕情,而是想提醒所有女人,永遠不要試圖依賴任何人。

你身邊的那個男人,結婚證上的那個名字,他今天願意讓你依靠,興許明天后天就變了。女人要成為自己的依靠,才是永遠靠得住的、不會跑的。

03

無論婚前婚後,女人都不應該放棄自己在事業上的追求。

不僅不能放棄,還要不斷提升自己在賺錢方面的能力。做一個經濟自由、精神自由的女人,才能成為一個靈魂自由的女人。

如果兩個人恩恩愛愛一輩子,夫妻間的狀態就是“你很好,我也不差”。

如果兩個人分道揚鑣,彼此就是井水不再犯河水,女人可以底氣十足地說,“我可以慣著你,也可以換了你。”

女人永遠不要低估了,男人不愛你的那一刻有多麼狠心、絕情與冷酷。

他的模樣與從前愛你的時候判若兩人,你簡直覺得自己應該配副眼鏡戴了,否則該怎麼相信他與他是同一個人呢?回憶有多美,現實就有多傷。

女人沒必要因此而恐婚恐育,只要保證自己的狀態一直在線,自己的能力一直在提升,自己從來沒有放棄過自己,你就是最好命的女人。就算男人會改變會離開,也無法撼動女人的人生一絲一毫。

對於所有女人來說,婚姻幸福、家庭美滿、夫妻和睦,這些都不是最大的本事。女人最大的本事是,永遠可以把自己的一生掌握在自己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