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導語

人,在這一生之中,跟自己相處時間最多的人,是誰呢?是父母?是子女?或許他們都不是,

而是睡在我們身邊的枕邊人。

這個枕邊人,不管你們的關係好與不好,都要在一個屋簷下,共同生活大半輩子。即使你們的關係一團糟,彼此看著就心煩,但只要不離婚,你就要忍受ta,亦或接納ta,這就是不爭的事實。

那在婚姻關係中,最讓女方傷心或討厭的老伴,是什麼樣的呢?現在,我們帶著這個問題,來看一下文中的案例。

二,真實案例

01

自己付出了全部,而老伴卻在挑三揀四、吹毛求疵。

講述者:曹大花,63歲。(為方便敘述,全文採用第一人稱)

我叫曹大花,今年63歲,和老伴結婚41年了,兒女們也早已經成家立業。

現在,就我們兩個人過日子。

按理說,不愁吃、不愁穿,應該過得幸福才對;實際上呢?我們老兩口過得一塌糊塗,揪心的事一個接著一個,從來就沒斷過。

年輕的時候,我都忍著,為了孩子我也必須得忍著,他說什麼就是什麼,我不搭理他就好,他發洩完了,也就算了。

可現在,我真的是忍得夠夠的。

特別是這幾年來,大概也就是在他退休之後,脾氣一天比一天厲害,曾經他是單位的小領導,退休之後沒人理了,整天就在家裡訓我,各種吹毛求疵。

我每天做飯、打掃家務,接送孩子上學、放學,忙得跟陀螺一樣。可即便這樣,我做好了飯,端到他面前的時候,要麼就嫌放油少了,要麼就嫌我做飯水平太差,然後再訓斥我半天……

哎,我真是受夠了,這顆心被他傷得透透的,那還能怎麼樣呢?只能裝耳聾吧。

如果有來生,只願不再遇見,各自安好,我即便一輩子單身,也不會跟這種人結婚。

Elderly asian woman crying face expression

02

從不知道關心對方,只知道讓別人伺候他。

講述者:宋麗娟,65歲。

我叫宋麗娟,今年65歲,結婚那麼多年了,一直都是我伺候老伴,平時到不覺得什麼,可在去年八月份的時候,他的做法真是傷了我的心。

那一段時間,我身體極其不好。

老胃病犯了,經常噁心、腹脹的難受,再加上睡眠不好,整日就是昏昏沉沉的。難受的時候,整天躺在床上,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

上醫院各種檢查,決定中醫治療,各種排隊、拿藥的過程中,都是我一個人,有時身體特別難受,就在醫院的椅子上多坐一會。

而我老伴呢?整天從早上出去,然後晚上回家。

原來我能做飯的時候,他回家吃,吃了飯就出去下象棋、逛公園、釣魚等等;現在倒好,看我不能做飯了,他一天三頓在外邊吃,一點都不管我的死活。

一個月後,我又做了子宮肌瘤手術,因為肌瘤超過了雞蛋的大小,所以需要剖腹。

在住院的那些日子裡,只見過他一面,見了我就埋怨:我受不了這裡邊的氣氛,太壓抑了,然後轉身就走了。回家之後,他還跟我商量請保姆,說家裡沒人打掃不行。

那一刻,我淚如泉湧,伺候了他大半輩子,在我最需要的時候,他卻不擔心我的身體、不關心我的健康,還想請個保姆伺候自己,真是滑稽啊!

03

在外邊是個老好人,在家裡便是個冷血的人。

講述者:蔣偉蘭,61歲。

我叫蔣偉蘭,今年61歲,婚齡38年。

或許,在外人眼裡,我老伴是個顧家的絕好男人;但實際上,他按時回家,只不過是在外邊裝得太累,回家展現真實的自我。

Angry senior man pointing his finger at somebody

說到我老伴,我感覺說三天三夜都說不完。

他在外邊,沒有一個不誇他的,脾氣好,甭管別人說什麼,都是一笑而過。甚至,很多人還說我真幸運,找了個脾氣那麼好的老公。可實際上呢?

他的好都是對外人的,在家裡的時候,他自私、冷漠、小氣、暴躁,動不動就冷戰,每次冷戰,短則一個星期、兩個星期,時間長的時候,我們半年沒說話。

其實,我們也沒有什麼大的矛盾,但他對我就是各種討厭,哪怕我說句話沒說到他心裡,他就不願意了,接著就會跟我鬧矛盾。

過了幾十年的日子了,我也對他徹底死心了,為了家庭,就當他不存在吧!

說實話,我們現在過得日子,基本上就是個人過個人的,同在一個屋簷下,卻形同陌路、視如仇人。

^

三,小結

上述三個案例婚姻不幸,雖然有不同的原因,但卻反映了一個問題:老年伴侶的好壞程度,直接決定著晚年的生活質量和幸福指數。

現實中,往往讓我們最痛苦的,不是路人甲乙丙丁的仇恨,也不是事業上的大起大落,而是與身邊親密人之間瑣瑣碎碎的小矛盾。

這些瑣碎矛盾可大可小。處理不好,就會日積月累,成為幸福婚姻的攔路虎。正應了那句話——千里之堤潰於蟻穴!

有句話說得特別好:阻止你遠行的,不是什麼大困難,而是你鞋子裡的一粒沙子。

看起來,這是微不足道的小問題,實而際上它消耗了你的大部分精力,讓你在一復一日中麻木自己,忘記了初心,也忘記了遠行,更忘記了遠處還有美麗的風景。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