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俗話說:“人有十算,不如天之一算。”

一個人,哪怕他能夠謀定數萬人,做到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其實他也無法算得過天。

因為一個人的智慧,一個人的眼界,那是有限的。就像是天地之中的“蜉蝣”一般,不過是時光下的塵埃而已。

可是,這世上的大多人,他們卻不滿足,非要認為自己能夠“勝天一子”,秉持著我命由我不由天的信念。

所以,千百年來的許多人,他們都活得不自在,活得不自由,甚至內心都被這世道和慾望所裹挾著。

對此,著名道人丘處機曾寫道:“衣食無虧便好休,人生世上一蜉蝣。 石崇未享千年富,韓信空成十面謀。”

人活一世,其實能夠吃飽穿暖,那就已經足夠了。哪怕是石崇這樣的富人,他都不可能做到享​​受千年的富貴。哪怕是兵仙韓信,也都會在謀算中落空。

可以說,這世上所有的痛苦,所有的悲痛,都源自於人的不滿足,源自於人的過分貪心。

就像是宇宙之中的黑洞,要是人總是喜歡爭鬥,總是喜歡謀算,那麼這個黑洞也就會愈發擴大,最終會吞噬我們自己。

02

曾有一個故事是這麼說的。

在某個村莊裡面,其實有這麼一個開米店的財主。他早年就是以“誠信無欺”的做生意宗旨獲得了村民的支持。

因此,他才能夠越做越大,成為村民心中的“良心商家”。而他這一做,也就壟斷了村子裡面有關大米的生意,整整持續了二十年的時間。

可是,再誠信的人,他也會隨著外在環境的更替,內心慾望的增強而發生改變的。

在第二十年後的某一天,財主的兒子就跟他說:“爸,我們都給了這些人那麼多年的好處了。難道我們還只能賺那麼少的利潤嗎?”

財主聽到之後,其實內心是很不滿的。在他看來,自己就是以誠信起家的,再怎麼樣,也不能辜負了村民們的好意。

可是,在兒子的不斷勸說之下,財主慢慢地覺得,其實自己給他們的恩惠已經夠多了,以後也該讓自己大賺一把了。

所以,他便算計那些村民,在原有的大米上摻了沙子。這樣做,不僅降低了成本,還讓他們大賺了一筆。

可是,過了一段時間後,村民們卻出現了不滿的情緒。因為他們覺得這些大米不正常,而且還吃出了許多的沙子。

到後來,村民們集體跟財主一家對質。而財主,也不得不承認了這樣的行為。因為他們被抓了個正著。

輝煌了二十年的米店被人砸了,只剩下算計的人心和貪婪的品性。

03

過分算計,到頭來只能是算到自己頭上。

有一部分貪婪的人認為,自己通過算計別人,欺騙別人得到財富,這就是符合天道的,順應自然規則的。

殊不知,人再怎麼算,都逃不開“天算”這一個法則。

有智者言:“縱寰宇人間,無人能逃於天。”

對此寰宇和人間,對於天地和人自身,蘇軾早感慨道:“寄蜉蝣於天地,渺滄海之一粟。”

每個人都是微小的蜉蝣,不管本事有多大,都逃不開自然的限制。

而在廣袤無垠的大海中,所有人都是滄海一粟,你能有多大的成就,能夠有多少的錢財,都是大海所賦予的。

這裡所言的規則,所言的大海,就是歷史的潮流,就是人世的走向,就是無盡的天道。

人活一世,草木一秋。人還是少點算計,少些過分的慾望,而是要踏踏實實地做人。唯有這樣,人才能更好地尋覓到生命的彼岸。

04

很多人都會有這樣的想法,那就是人立身於這個世上,那肯定是要去“爭”的。

其實,懂得“爭”,這是一個人積極的一面,也是一個人的信心和勇氣。

但是,如果人過分去“爭”,這就是一個人的失誤和妄想了。

在這個世上,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財富,機遇,貴人和權利。這是每個人生來就已然注定的,更是天意的安排。

年少的時候,大多人都認為天意也就那樣,是可以改變的。

等人上了一定的年紀之後,相信人的思想也會有所變化。因為經歷得多了,自然就會懂得何為順應天意了。

孔子要人行中庸之道,就是要人既保持積極,又安守本分。

老子要人順道而行,就是要人明白順道者昌,逆道者亡。

釋迦牟尼要求人要隨緣,就是要人明白緣分如何,這不是人能夠把控的,而是你本該就擁有的。

順應天意,並非是消極,而是一種智慧。試想,你跟自然規則去爭,這不就是飛蛾撲火,自取滅亡的行為嗎?

很喜歡這麼一句話:“不屬於你的,爭也爭不來。”

在未來的生活中,少點去算計,多點持善意,少點去爭執,多些去順從。如此,方能安守本心,積德積福。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