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做飯也是一場修行,一點也不為過,一場家常便飯,一家三四口圍坐在椅子上,觥籌交錯,筷子與碗碟的交響曲在這麼半個小時裡,家的味道會洋溢在整個廚房。

兒時,看著母親做飯的背影,多少有些痴迷,覺得那美味被母親精心烹飪出來以後,一定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味道。在每每瀏覽於菜市場或商店之間,望著貨架上花花綠綠的不知名的調料,心裡頭莫名其妙湧現出來的詞語卻在詞典裡始終找不到蹤跡。

現在我長大了,依舊喜歡獨自穿行在超市貨架區,在生鮮區望著魚兒漫遊在魚缸裡,在蔬菜區看著新鮮的生菜垂涎欲滴,在水果區輕輕的撫摸散發著清香的蘋果和香蕉,總覺得腳步輕盈歡喜四溢。看到了精緻漂亮的杯盤碗盞和心有所屬的百貨雜物,就滋生了不由自主想要全部帶回家的衝動。轉一遍超市,就是給煙火氣增添了幾分的修行,隨著修行越來越高深,煙火氣也在靈魂了覆蓋了一層又一層生活的技能。

學會做飯,是學會了謀生和謀求幸福的技能。男人一定要學會做飯,不管是什麼飯菜,家常便飯、雞鴨魚肉,男人也一定要掌握這門生存的基本動作;為什麼要這麼說,是因為會做飯的男人一定是個修行的高手。家庭瑣事,柴米油鹽每一項都有由不得的初衷,如若把這初衷寫滿紙張,也許女人和男人會因為人生的使命不同而寫滿不同的詞語。除去每日的瑣碎,只剩下餐桌上的團聚可以把酒言歡。

做飯是一種藝術,這門藝術似乎總會帶著一絲煙燻火燎的味道,讓人不由自主想到《舌尖上的中國》,那些家鄉的味道,透過螢屏就能夠讓我們恨不得飛往故鄉。這是一場藝術與味蕾的碰撞,一切在做好了湯湯水水,守在飯桌前望穿秋水之時,修行纏綿著歲月,蹉跎纏繞著此刻的心安。

傳統與現代藝術的更迭,把做飯的修行上升到了一定的高度。不開心時做一頓好的吃下去,就不再懼怕風風雨雨;開心的時候也要做一頓好吃的,把精神上的喜悅與味蕾同樣放縱。

做飯是一場修行,從走進菜市場開始,耳邊是菜攤小販與顧客討價還價的綿綿不絕聲,手裡拎著的菜籃子裝進了家的聲音。白菜,豆腐,青椒,每一個蔬菜都是一道菜的主角。比如豆腐,可以烹飪成麻婆豆腐和干煎豆腐;而白菜的做法更是有很多種,番茄與雞蛋更為絕配。

做飯的修行,從烹飪開始,提前想好要吃些什麼,一陣匆匆忙忙,在油煙機的工作聲中,油鍋裡的香味逐漸被時光壓榨了出來,辣爆的火氣把修行全力以赴的送給了燃燒的火苗。等半個小時過去,桌上便擺滿了一桌豐盛的晚餐,一家人其樂融融的一起享用真是人間一大幸福。

我們,沒有那麼高尚的理想,一日三餐,填飽肚子即可。修行亦是如此,不必站的太高,就在柴米油鹽中,品讀生命來過一次的珍惜。或許在我們老年的時候,會因為自己能親自做飯照顧自己,不用拖累兒女而感到欣慰。

做飯是人生一場修行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