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

又是一年清明節,寄一縷哀思給逝去的親人,願他們在天國,無病無災,一切安好。

回憶湧上心頭,淚水打濕了臉龐。

提起筆,忽然不知道如何描述自己的心情。曾經,寫過很多關於親人的文章,每一次都有不同的心境,只是此刻,卻茫然不知所措

01

父母的舔犢之情,無以為報。

《百年孤獨》裡有這樣一段話:“父母是隔在我們和死亡之間的簾子。你和死亡好像隔著什麼在看,沒有什麼感受,你的父母擋在你們中間,等到你的父母過世了,你才會直面這些東西,不然你看到的死亡是很抽象的,你不知道。”

父母對兒女的愛,太深太深。當父母都還健在的時候,並沒有感受到他們的愛有多好,只有父母不在了,才陡然想起父母的好來。

我的父親已經過世多年了。每到清明節前,母親就會嘮叨:“該去上墳了,去看看你父親了。”

站在父親的墳前,感慨萬千。

在我的記憶裡,父親是沉默寡言的。即便是和母親吵架,也是兇幾句就完事了,然後就是低頭抽煙,一根接著一根。

我上初中的時候,臨近開學了,家裡卻連學費都湊不齊。母親急了:“去找親戚借錢吧,要不然開學怎麼辦?”

父親說:“我明天去石灰窯做事。”

在村子的東邊有一個石灰窯,一年四季都冒著熱氣。從旁邊經過的時候,都能夠感覺到“滾燙的空氣”。可是,父親卻要跑到石灰窯裡,把石灰挑出來。

常常有人在石灰窯裡暈倒——裡面太悶了,灰塵太厚了,空氣太熱了。

父親去石灰窯的第一天,就向老闆借了五百塊錢。以後用工資抵賬。

自從父親去了石灰窯之後,母親就整日不安寧。盼望父親平安歸來,成為了她心頭的一件大事。

父親偶爾會上夜班。這樣的夜晚,母親是睡不著的。

每次,母親問:“還挺得住嗎?”

父親就笑了:“沒有你想像的那麼可怕,好得很呢?”

我不知道,父親有沒有暈倒過,但是從父親消瘦的臉頰上,我看到了生活的艱難。

常言道:“人到中年不如狗。”

那時候的父親,也是一個中年人,過得無依無靠,卻還要成為兒女們的靠山,要撐起一個家庭。

當兒女們長大了,父親卻變老了,突如其來的病痛,奪走了父親的生命。

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

清明節來臨,回想起父母的點點滴滴,又怎麼能不令人心疼呢?父母把一輩子的心血都給了兒女,可是兒女無以為報。

03

長輩的愛,悄無聲息。

有多少人,從小就和爺爺奶奶、外公外婆一起長大?

也許,很多人,對於爺爺奶奶、外公外婆,並沒有太深刻的印象。可是,你血管裡的血,流淌的血液,總有他們的一部分。

靜下心來,你總能感受到長輩的愛。

在我七歲那年。父母去山里伐木去了,我被寄養在外公家裡。

外公七十多歲了,走路都在搖晃。

外公看著我面黃肌瘦的樣子:“哎,明天我去打魚,家裡熬點魚湯,改善伙食。”

外婆沉默了很久:“你這把年紀了,還吃得消嗎?”

夕陽里,外公走向了河邊,把多年未用的網,慢慢放進了水流裡。

陽光灑在水面上,波光粼粼的樣子。似乎,魚聽到了外公的呼喚,游到了漁網裡。

在外公家的日子,魚湯的味道,讓我垂涎三尺。現在回想起來,魚湯的味道,卻讓我淚流滿面。

清明節,遠在天國的外公,過得還好嗎?是不是也有魚湯,也有人疼愛?

這世上,總有太多的愛,令人無以為報。只有那一炷香,那一沓紙錢,隨風而去,刺痛了心中永遠的痛。

小時候,我們總以為,長輩們是無所不能的。需要錢的時候,開口就好了;需要吃的時候,說一說就行了。

殊不知,所有的“無所不能”,都是長輩的疼愛之情,都是無盡的牽掛和期待。

有這樣一句話:“等你長大了,我就享福了。”

盼望著晚輩長大,就是最大的希望。可是,晚輩長大了,長輩卻再也沒有希望了。

人,是會變老的,生與死,只是在方寸之間。

只有那份愛,永遠存在。

04

山水同在為清,日月同在為明。

清明節又叫踏青節,在仲春與暮春之交。清明節的時候,春明景和,萬象更新。

在祭奠天國的親人的同時,我們還要把日子過下去。要相信,所有的親人,都是希望你越過越好,不希望你每天都哭哭啼啼。

哭泣是因為有太多的不捨,是因為情不自禁地想起了過去的點點滴滴,美好的畫面,讓人回味。

天國的親人,再也看不到了,但是他們的愛,一直在心頭。

給親人掃墓,這是心靈的寄託和安慰,在緬懷之中,走向新生。

時機有輪迴,人生也有輪迴。

活著的人,繼承了先輩的精神,承載了家庭的希望;故去的人,留下了財富,激勵著一代又一代的人,努力前行。

又是一年清明節。願遠在天國的親人,一切都好。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珍惜當下,放下痛苦,擁抱幸福。

不抱怨,不悲觀,不念過往,不懼將來。

越活越精彩,這是給親人們最好的回報。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