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作家在母親得了老年癡呆症、並已經認不得人了以後,搬回了哥哥家,收拾了閣樓的雜貨間,和母親住到了一起,她說:此生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陪伴了。儘管當時母親已經不認識她了,但她每天陪她說話,推著輪椅帶她出去散步,感覺那就是最幸福的時光了。

老話常說,父母在,人生尚有來處;父母去,人生只剩歸途。每個人無論多大的年紀,內心深處對父母都有著一份沉甸甸的依戀和愛。想要陪伴,想要盡孝,想要盡可能地去愛他們。可我們的父母也會像我們愛他一樣愛我們嗎?

很多人說,沒有子女會像父母愛他們那樣愛自己的父母,說這些話的人,可能不知道有些父母又會對子女做出怎樣的傷害,以至於那份孝心也無處安放。

45歲女人丹姐(化名),一說起自己的父母,就忍不住眼噙淚水,她愛父母嗎?毫無疑問,可是她想要對父母的陪伴,卻一次次地被誤解、被傷害,以至於現在,她很少再回娘家。

“我的房子和退休金都是你弟弟的,沒你份”

一次回到家,父親剛好去領錢,丹姐開心地跑過去問:“爸,拿了多少錢?”父親瞟了丹姐一眼,趕緊把錢揣在了自己的兜里,嘟囔著嘴說: “問那麼多幹嘛,我有多少錢關你什麼事?”丹姐啞巴吃黃連般,只感覺心裡空落落的,不再追問,這事很快也就忘了。

可一次丹姐跟爸媽說自己想帶著孩子(孫子)回來住一個月,丹姐結婚早,兒子也結婚早,45歲的年紀就已經做婆婆了。她想著自己反正在哪裡都是帶娃,不如回家陪陪老人。

可父親聽到丹姐說要回來住這麼久,趕緊兇了起來,在電話裡說:“你回來住這麼久幹嘛,我告訴你你可別惦記我房子和錢啊,我的房子和退休金都是你弟弟的,沒你份。”

丹姐瞬間無語,興奮地期待地回家的心情當即冷卻了一半。那次回去以後父親就站在門口,當著丹姐的面對弟弟說:“以後家裡的全是你的,沒人會跟你爭,也沒人敢跟你爭。”

雖然自己不缺錢,也不缺房。只是當自己的孝心被父親這樣“防備”著,心裡真的很不是滋味。

“你爸住院了,你快帶錢來;家裡電視壞了,你買個新的”

丹姐的弟弟很早就沒唸書了,沒有學歷也不肯吃苦,自然是賺不了多少錢。

母親自小偏愛,長大後父親的偏愛也很明顯,再加上被父母寵得不願意吃苦,不願意努力賺錢,經常家裡遇到點什麼事情,張口閉口就是“我沒錢”。

因此丹姐的父母也習慣了凡事要用到錢的地方,都問女兒。一次丹姐的父親住院,媽媽給她打電話:“你爸住院了,我們手裡沒錢,要好幾萬,你快帶錢來。”

丹姐馬上取了錢自己開著車就往家裡趕,在醫院照顧到父親出院。母親說:“你父親白內障,家裡的電視老舊了對眼睛不好,你給買個新的吧。”

丹姐馬上就在網上下單買了一個三四千的電視。對於父母的要求,丹姐幾乎有求必應,甚至希望能多幫父母做一點,從而讓父母多看到自己,多愛自己一點。

可是丹姐又錯了,從醫院回來的第三天,她就在廚房聽到父親把弟弟叫來,小聲地跟他說住院費報銷了,錢都在卡里,讓他取出來拿去用,千萬別讓姐姐知道。

丹姐在廚房淚眼模糊著,差點就哭出了聲。是啊,父母何時把她的錢當過錢,何時又曾心疼過她幾分。好像她做的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而弟弟就算什麼也不做,也是值得萬千寵愛的。

“下次你沒帶魚肉就別回來了,每次回來都白吃白喝”

真正讓丹姐寒心的,是她一次回娘家走得急,什麼東西都沒買,就直接回去了。丹姐喜歡下廚,對父母也很有孝心。其實每次回去她都會想方設法給父母多做幾個好菜,每餐飯兩位老人也基本把菜吃光光。

買菜做飯也要花錢,何況是丹姐經常用的都是很好的食材,所以就算回家小住幾天,每次花的錢也不是小數目,何況每次回家她都會給父母一些零用錢,帶他們去買衣服什麼的,對於父母要求的其他東西就更不用說了。

可是這一次弟弟在某個小事上跟她有了爭執後卻突然來一句:“下次你沒帶魚肉就別回來了,每次回來都白吃白喝。”丹姐聽完簡直想當場吐血。

丹姐沒有跟她弟弟吵架,因為她知道,弟弟的說法都是母親支持的,所以她只能自己偷偷躲在廁所抹眼淚,心裡一肚子委屈。老伴那麼需要她,可她心心念念要回來陪自己的父母。

現在她終於知道,什麼好都不如老伴好了。自己的家裡那麼舒服,為什麼要到父母家來受罪呢?

“每次都防賊似的防著我,父母的家真不是自己的家”

自那以後,丹姐就很少再回娘家了。可這個時候父母又總會念叨她不孝順,說真是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父母的死活都不管了。

丹姐說,做人真的好難。我在自己家想偷懶就偷懶,不想做的家務就丟給老伴,回到父母家,不僅勤勤懇懇做家務,每天變著花樣給他們做好吃的,卻仍被帶著有色眼鏡看待。

父母防她就跟防賊似的,連手機密碼都不讓她知道,說手機裡有錢,不能亂看。家裡的大事小事她都不能過問,問多了父親就會說:“你都嫁出去了,還想來管我們老李家的事情嗎?”

丹姐覺得特委屈,自從畢業後,她再也沒有問父母要過一分錢,並且是一直在不斷地付出和給予,可父母和弟弟又是怎麼對待她的呢?

父母也七十了,她知道“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的道理,可每次她想回家看望,卻又是真的害怕父母的冷艷相待,和弟弟嘲諷和不友好的話語。

人生在世,情感很重要,親情很重要,做人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很重要。丹姐是個有孝心的孩子,可她再怎麼強大,也經不起父母這樣的索取和刻薄。

於是只能暗暗感慨,父母越老越難相處了,想回家看望,卻又真心傷不起。丹姐時常回憶著,小時候父親對自己真的挺好的,母親也沒現在這麼偏心。年紀一大,都變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