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碧華曾寫道:

“什麼叫多餘?夏天的棉襖,冬天的蒲扇,還有等我已經心冷後,你的殷勤。”

都說愛是積累來的,其實離開也是,

大都是因為那些一次又一次的小失望,逐漸構成了兩個人的背道而馳。

比如你難過的時候對方說好,你失眠的時候對方依舊睡得早,

就像每天從米缸拿走一粒米,時間一長,總有見底之時。

哀莫大於心死,沉默是一個人最大的哭聲,當一個人心死了,在這3件事上會選擇沉默。

都說一個人傾訴的慾望,代表著他愛的程度。

當一個人心死了,第一個變沉默的,便是傾訴欲。

電影《完美陌生人》中有這樣一段台詞:

“你怎麼知道自己是不是愛上她了呢?”

“如果你每天和她說上30分鐘的話,那就是愛上她了。”

“那要是60分鐘呢?”

“那就是愛死她了。”

所謂喜歡,就是願意陪你說很多話,是願意花時間傾聽你的心事,是難過委屈時的傾述,是雞毛蒜皮的嘮叨。

正如魯迅,在旁人眼中是個嚴肅話少的形象,可和許廣平相處時,卻完全不同。

在一年多的時間內,他們來往的書信多達一百三十五封。

然而信中所談及的,多是生活瑣事,例如吃了什麼,天氣如何,住的習慣嗎,字字寫滿了牽掛和思念。

正是這些看似無關緊要的廢話,讓他們即使身處異地,感情也絲毫不減。

韓寒說:

“愛情的副產品就是廢話。”

我們把成熟和體面都留給別人,把傻話和廢話都留給愛人,

只為了在對方面前,不必逞強,不必事事懂事。

因此,只有當你傾訴的對象真正關心你時,你的傾訴才有意義。

而失去傾訴欲,往往是從不被理解開始的,就像我說大海很美,你卻說很多人溺過水。

世人萬千,真正能做到“快樂著你的快樂,悲傷著你的悲傷”的人,少之又少。

於是把滿腹心事、滿心委屈,用時間來淡化,用沉默來消化。

不抱怨、不打擾地自我吞嚥,變成了每個在感情裡挫折過的人,都有的自覺。

劉同曾說:

“舒服的感情是你聊起任何話題,對方都能聊得下去,不是因為對方見多識廣,而是對方極其感興趣。”

希望你也能遇見一個人,讓你永遠不會喪失傾訴欲。

一位青年感覺很迷茫,於是向禪師請教。

禪師問青年:

“你覺得是一錠金子好,還是一堆爛泥好呢?”

青年立即答道:

“當然是金子啊!”

禪師笑了笑,繼續問:

“假如你是一顆種子呢?”

青年這才恍然大悟:世界上沒有絕對的正反面,看事物的角度不同,答案自然就不同。

正如人看事物的角度,決定了人的三觀,三觀合不合,很大程度上決定了聊不聊得來。

魯豫曾說:

“在某些婚姻裡,你們倆聊天極有可能需要加註解,你們的三觀非常有可能不一致,你們很可能無法長久地欣賞彼此。

而這些無論對愛情對婚姻,都是刀刀致命的。”

喜歡一個人,始於顏值,陷於才華,忠於人品,而兩個人是否能長久地走下去,則取決於三觀。

當有了一致的三觀作為基石時,相處才沒有負擔,交往起來才最心安。

孟子也說:

“人之相識,貴在相知;人之相知,貴在知心。”

和聊得來的人在一起,內心會無比治愈。因為開心有人分享,悲傷有人分擔,哪怕面對生活的迎頭痛擊,也時刻充滿了戰鬥的勇氣。

然而,三觀不完全一致,也沒有關係。

因為在一段關係中,還需要充分地理解、尊重、包容、欣賞和支持。

是雖然我們不一樣,卻各自精彩的關係,是你的風景我可能沒看過,但通過你的笑,我能完全理解你發自內心的欣喜。

你會為了我改變,我會為了你包容,心甘情願讓步,面帶微笑妥協。

而當一個人心死了,就會在涉及是非觀的問題上沉默,不再嘗試懂得彼此,改變彼此,而不會理解彼此,包容支持彼此。

久而久之,你站在我左側,卻像隔著銀河。

這樣的感情自然不會穩固,這樣的關係自然無法長久。

電視劇《我的前半生》裡唐晶有一句話說得好:

“兩個人在一起,進步快的那個人,總會甩掉那個原地踏步的人,因為人的本能,都是希望能夠更多地,探求生命的外延和內涵。”

人們常說,好的愛情,需要勢均力敵,而這並不容易。

它要求雙方你來我往,實力相當,才可能不嫌煩,不覺膩。

正如《簡愛》中的這段話:

“愛的重要特徵之一,在於愛著與被愛著的人,從來都不是對方的附屬品,

而是永遠把愛著的對象視為獨立的個體,尊重對方的獨立和成長,彼此依賴卻又相互獨立。

成長即默契,允許你繼續做自己,卻會讓你渴望成為更好的人。

這是一種相互追逐、共同進步動態式的平等關係。”

愛是一場博弈,永遠與對方保持不分伯仲、勢均力敵,才能長此以往地相依相惜。

好的感情,總是知足且上進,溫柔而堅定,能共同進步,相互成就,

因為我們是最合拍的搭檔,是最默契的朋友,是未來人生路上最好的同行者。

而當一個人死心後,隨之沉默的,還有對共同未來的嚮往,不再對你有要求,不再鞭策你,也不再鼓勵你。

曾經總會幻想如果,後來漸漸不想如果,心裡已經隱隱地有個聲音說著:

“相遇只是彼此生命中的一個交叉點,你們最終不會是一路人”

因為沈默,是一種沒有期待,不敢希望的心理。

林徽因曾說過:

“人生最大的遺憾,不是你錯過了最好的人,而是你錯過了那個想要對你好的人。”

愛如篝火,只知道取暖卻從不添柴,再旺的火焰也會燃盡。

人性都是如此,有愛才會去付出,看不到希望就會止損。

沒有誰會在一個永遠等不到的答案裡,一直執迷不悟。

乍見之歡,不如久處不厭。

餘生漫長,總是要跟對的人在一起,才算不枉此生。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