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家都說小別胜新婚,他走了快十天,我真的很期待奇蹟發生,可看到他人的那一瞬間,我的心倏忽一下沉到了谷底,我知道,他可能真的已經離我太遠了。

(一)

那天,他跟我們說他要出去散散心。這些天,家里人把能想的辦法都想盡了,可一點辦法都沒有,也都同意他出去走走,能開闊下視野,不再痴迷於佛法。而我也為了迎接他回來,一天不吃蔥和蒜,連午飯平時我最喜歡的韭菜餃子也沒嚐一口,就是因為他不喜歡我嘴裡有這些味道。

但他晚上一到家,就開始滔滔不絕地跟他的家人大講他所了解的佛法,那姿態儼然是個了不起的佛學大師。他講了很多人間的疾苦,暗示我不知道珍惜現在日子,想轉變我滿懷慾望的思想。他說現在那麼多人,因為各種不幸而離世,能活著站在這裡已經是我們的幸運了,還有那麼多的慾望,簡直不可理喻。

當天晚上,我們躺在床上,他身體僵硬著,那姿態連擁抱都是我的奢望。我故意撒嬌地問,老公,走這好幾天,你就不想我嗎?他給了我一個微笑,伸出手摸摸我的臉。我趁機依偎到他身上,他條件反射似地躲避開來……

我苦笑著躺回到自己的枕頭上,這就是我苦心經營十幾年,並曾經引以為豪的家,這就是我用心愛了十幾年的丈夫。

我認真地打量著他的睫毛,研究著他的鼻孔,看他嘴裡冒出一圈圈無形的氣息,試圖把他生命裡的火苗重新點燃起來。但當我內心的激情變得微弱,血液開始變冷,神經開始刺痛的時候,我失望了……

(二)

我老公接觸佛文化4年了,當時我的店因為要拆遷生意蕭條。我打電話告訴他,這次是真的要拆遷了,趕快過來想個辦法。他當時已經厭煩了在單位朝九晚五的那種生活,回來的路上,他無意中走進一座不大的寺院,雙手合十跪拜,替我求個事業順利。

他回來之後,充分發揮了特長,扯開嗓門在店門口清倉甩賣。令人難以置信的是,我的生意居然嘩啦啦地火了起來,十幾天把所有的存貨全賣完,而且價格並沒便宜多少,人多得像搶貨,我們又馬上補貨,接著賣。

那幾天我和他忙得飯都顧不上吃,不到二十天的時間快趕上半年的收入了。隨後我又很順利地找到了現在這個店,生意也不錯。我們覺得這一切是得益於佛祖的保佑。

(三)

我天生勤快,店里安排得井井有條。他大學文化,還有美術基礎,便替我畫了店裡的海報,一筆漂亮的字配上寓意深刻的圖畫,吸引來不少顧客。

每次換海報時,我都很捨不得丟掉那些凝聚了他心思的作品。除了做一些必要的宣傳,他還想到了抓獎,送小禮物,積分送大禮的形式來招攬顧客,他的經濟頭腦確實為我幫了很大的忙。

有時他也為自己一個大男人憋在這個小店裡感到委屈,就和我商量著幫我找個幫手,他再另闢一份事業。

可婆婆怕有風險。婆婆說:“生意還不錯,你們就這樣幹吧,別再折騰別的了。現在這不是挺好啊。以後我和你爸爸都老了,到時還得有一個人回家照顧我們。”婆婆反复斟酌後做出了最終的決定。老公是個孝子也沒再堅持,辭去了他以前安穩的工作,一心幫我打理店裡的生意。

(四)

店裡有多個閒餘的房間,他把最裡面的一間當做自己的辦公室。里屋很深,有些陰冷,他卻不在乎,不開心的時候就在裡面上網,看佛教文化,如果我不說讓他出來見見陽光他一天都會專心致志地聽課。

以前他的性子急,脾氣暴,一句話說不對他就會生氣,我的一個表情或者一個眼神就能惹他不高興半天。聽了那些佛教的課程,他慢慢領悟了很多的道理,整個人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他的性情漸漸變得溫潤,脾氣日漸消失,再尖銳問題到他這裡也會有解決的方法。

他舉止風度得體,態度謙遜有禮。因為他的變化,整個家庭的氛圍都變了,家人之間互敬互愛,寧靜而祥和。我很慶幸有佛的力量幫助他變成這麼優秀的老公,我似乎看到了生命裡最繁華的那個自己在燦爛地綻放。

漸漸地,我也跟著他去寺院禮佛,但在我陶醉在他給我溫情的同時,也覺察到我的內心深處隱隱有一種不安的情緒在出沒。好像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在我的家門外徘徊,隨時都能把他帶走。

(五)

一天,他從一個寺院回來,興奮地告訴我,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今天是觀音菩薩的出家日,真是老天在召喚我。我去時一點都不知道,寺院裡聚集了好多師傅,他們說今天是個難得的好日子,來到寺院需要好大的緣分。告訴你啊,我入了三戒,戒酒戒菸戒色。從明天開始我戒酒戒肉,記得監督我啊。

他的興奮難以言表,“本來我也想把你也加上,咱們夫妻同修會有了不起的效果。可師傅說最好經過本人同意,反正也不在乎這一時。你慢慢來,以後有的是機會。”他明亮的眼睛和聲音,未曾說出的思想彷彿都向我表明,他發現了一個嶄新的世外桃源,急於要和我同去,過今生最快樂的日子。

“我真是大開眼界了,今天從外地趕過來人很多,有老人,有年輕夫妻還有個十幾歲的小女孩,他們都是虔誠的居士。看到他們無比親切,彷彿經過千山萬水找到了家人一樣……”

(六)

我不太相信他能做到三戒。我想,你也能戒酒?我才不信。他嗜酒如命,三天不吃肉,不喝上兩杯就會心神不寧。酒好不好都無所謂,但每天晚上回到家都會小酌一杯。豬蹄一下能吃兩三個,我們都下了飯桌,他獨自一個人還要再享受半個小時。還有快20年的菸齡了, 怎麼可能那麼輕易地放下。

沒想到他說到做到,第二天就滴酒不沾了。連平時他最愛吃的豬蹄,如今看到也有了反感的樣子,去菜市場買菜,看到賣肉的也要禱告半天。他說,我在超度他們。

接下來的日子依舊平靜而安逸,可他的變化也日漸突出。首先是對店裡的一切日漸冷漠,不去進貨,不再有興趣寫海報,搞活動,生意好壞他都能樂呵呵心情愉悅地接受。他的主要任務就是做他的功課,把自己關在屋子裡,雙手虔誠地捧著佛學書,默讀或者朗讀或者盤腿打坐。

開車,走路,餵鳥,養花,都離不開手指上的記佛器,《心經》《大悲咒》《阿彌陀經》就像小學生背課文一樣,一字一句地背。家里和店裡多了不同的佛像、香、蠟燭,還有用黃布包裹的厚厚的草墊。接近30年的煙戒得很乾脆,除了酒,肉,連雞蛋,蔥,蒜,韭菜都不吃了,他說:“那些味覺重的會讓人產生慾望。”他斷了所有朋友的來往,他全神貫注於屬於他那個無法用語言表達的境界。

(七)

白天我們在一起很幸福,彼此互敬互愛,可我從他微笑的眼神裡看到了他微妙的動機,他看我的眼神沒有了深情,沒有了穿透彼此內心的愛意。

晚上,躺在床上,我靠近他,他躲;我穿上漂亮的睡衣,他故意閉上眼睛念經:空不易色,色不易空……我鑽到他的被窩裡,他抓起被子去客廳沙發上。

我們半年沒有夫妻生活了。記得最後一次,他表達出發自內心的痛苦,“我們有了孩子,來到這個世上的任務已經完成了,我真的不能再做這個了,我一想到這個就覺得自己很骯髒,很痛苦。”

我突然意識到這對以後的自己意味著什麼。他腦海裡的那股強大的力量把屬於我的老公給拉走了。晚上我們各自回到各自的位置,他依然嘴裡默默念經,手指轉動不停。我也故意放慢速度收拾家務,當他微弱的呼嚕聲響起,我才躺回到他的身邊。我留意後發現,每次我進屋時他看到我後便故意裝睡,我知道他是怕我心裡難受。

終於,他還是開了口,我要等我的父母去世後昄衣佛門,你要走呢,就趁現在還年輕,我不會虧待你的,會滿足你的一切要求。你要不離婚,我們就這樣過,到老了家裡的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他認真地和我談,糾結著,小心翼翼地試探著我內心的變化。

我沒有哭,沒有鬧,但開始整晚地失眠,白髮在一夜之間呼之欲出,輕微的抑鬱症,內分泌失調,神經紊亂,這些以前只是說過的毛病,瞬間都找上門來了。我的心鑽心地難受,我今後該怎樣面對這樣的日子,我一次次輾轉反側地這樣問自己……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