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有言:“人之貌,初由天生;人之相,多由心成。”

可以說,人之外貌,是人生來就存在的。就像一個人的五官,那是人從娘胎出生之後就已然具備的。

但是,人之外相,那就不是由先天形成的了,而是受人之內心所影響。

大多人都可能對此感到疑惑,這外貌和外相,到底有什麼不同呢?

如果從口語的表達上來說,這兩者應該是差不多的。可是,要是從現實的情況來說,這兩者肯定是有所差別的。

外貌,那就是一個人的五官,以及他的身高和身材,是高是矮,是美是醜,終究是外在固定形態的體現。

而一個人的外相,則是一個人所表現出來的姿態。也就是說,它完全是隨著人之內心而變化的,跟五官和形態有一定的關係,但關聯不大。

當我們將這兩者合在一起的時候,我們就能夠從人之相貌中看出這個人的性格和他的生活情況。

曾國藩有言:“邪正看眼鼻,真假看嘴唇。功名看氣概,富貴看精神。”

要想看透一個人,要想知道他的福氣怎樣,那我們就得從人之相貌入手。

臉型不夠飽滿的人,都較為命苦

當年,曾國藩在評價胡林翼的時候,就跟底下的某個心腹說,胡林翼雖然才華出眾,可他相貌極苦,命不太好。

後來,胡林翼真的在49歲便壯志未酬,英年早逝,讓人感到惋惜。

對此,我們不妨問問自己,擁有怎樣臉型的人才是有大福氣的人呢?

其實,有福之人,他的臉型一般都是較為圓潤方正的,也就是說,人之臉頰有肉,而且還是國字臉,這一看就是富貴之相。

曾國藩有言:“兩頰無肉,人命極苦。”

可是,如今我們大多人,不管是女人還是男人,都追求瓜子臉,或者是“蛇精臉”,認為這才是帶有美感的臉型。

但這些人卻不知道,刻意讓自己本就圓潤的臉變成所謂的“瓜子臉”,這就是在讓自身的福氣減少。

可以說,人之臉型生來怎樣,就讓它自由生長好了,別過分去改變,不然吃虧的只會是自己。

雙眼無神,鼻子較小的人,都較為命苦

從曾國藩本人的相貌來看,其實他就是實實在在的大貴之相。

因為他的顴骨很高,而且鼻樑中挺,鼻子較大,雙眼凌厲,給人一種威懾之感。這樣的相貌,是他天生就擁有的。

當我們要觀察一個人的時候,我們首先就得觀察這個人的額頭,然後再觀察這個人的眼睛。

要是這個人額頭較窄,就證明這個人的天庭不夠飽滿,終究不能歸於大貴之相當中。

而要想知道一個人的性格,看他的眼睛就足夠了。如果這個人的眼光凌厲,眼眸之中深不可測,那就證明這個人是社會的老江湖,城府足夠深,不是一般人。

試想,如果一個人的眼神呆滯,而且躲躲閃閃,那麼這個人終究是鬼祟之人,又何談成就一番大事業呢?

我們常說“擺不上檯面”,說得不僅是一個人的穿著打扮,還有一個人的相貌。

縱觀不同領域的佼佼者,他們都是雙眼有神,天庭飽滿,且鼻子較大之人。

人之富貴,人之氣魄,那是要看精神氣的。

為何我們常說男人不能夠太娘,要有陽剛之氣?就是因為男人本就是“陽”體,終究是要縱橫四方,吃遍四方的。

一個男人不能夠小家,也不能夠過分娘娘腔,因為這不是有福的象徵,而是自損福氣的體現。

可是,在如今這個娛樂至死的社會中,我們能夠看到,有部分年輕的男人,他們都偏向於模仿女性,讓自身多了陰柔之氣。

其實,男人的性格可以伴有陰柔,但還是要以陽剛之氣為主。

孟子常說,吾善養吾之浩然之氣。

何為浩然之氣?就是天地之間的剛正,浩大,寬廣的精神氣,這是我們每個人都要修養的。

可要是男人偏向於女性化,不是這裡塗脂抹粉,就是那裡陰陽怪氣,那麼這個男人終究是較為命苦的。

要是人缺少了氣概,就證明這個人命苦

曾國藩有言:“心存濟物是貴相。”

何為心存濟物?那就是你的內心能包容多少的東西,那麼你就能夠得到多少的福氣和富貴。

其實,這世上的每個人都是一個器皿,你能容納多少的富貴,你能得到多少的福氣,這都是有一個度的。

就像一個水杯一樣,要是它只能容納五百毫升的水,那麼你無論怎麼去裝,都只能裝滿五百毫升,而不可能裝滿一升。

所以,古人有一句話說得很好,命中只有八斗米,走遍天下不滿升。

人要想有福氣,就得提高自己的心氣。而心氣,就是一個人內心的氣概。

當年曾國藩剛出來帶兵打仗的時候,總是得罪同僚,而且屢戰屢敗。這就是他心胸不夠寬廣,容納不了過多的人與事兒的緣故。

可是,當他守喪回來,痛改前非,讓自己內心的氣概變得廣大之後,那麼他便左右逢源,而且屢戰屢勝。

其實,這就是一個人最終的相貌,隱性的氣概。這是靠後天的感悟,以及在社會的打拼中磨練而來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