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說贍養父母是子女應盡的義務,但這個義務也不是每個子女都能做到的。晚年養老也不能光靠子女,因為誰也無法保證他們一定會盡心盡力。

自個兒有錢有積蓄,晚年才能過得更安心。雖說錢不能解決一切,但有了錢我們能有更多的選擇,也更有底氣。

關伯伯是一位過來人,當初他便是因為沒有想明白一些事情,所以在兒子家養老時才會被那般對待。

他的親身經歷給我們“上一課”,希望我們能從中得到啟發,避免發生像他一樣的事情。

01、關伯伯

我和老伴兒的身體都比較健康,即便是上了年紀也硬朗,大病小病幾乎沒有。因為過於信任我的三個兒子,所以還沒生活不能自理,便把錢分給了孩子。但沒想到,我的這份信任卻成了養老難的開始。

我和老伴兒退休之後,就把自己的積蓄拿出來分給了三個孩子。決定這麼做的原因,一方面是相信他們的孝心,另一方面是想給他們減少一點兒負擔。

三人的年齡都相差不大,彼此的關係說不上多好,但也不差。所以在買房時,三人都在一個城市,不過彼此之間還是隔了一些距離。在給我們養老這個問題上,他們的決定是三人輪著來,這樣對誰都公平。

不過,他們仨沒有把我們倆接到一塊兒養老。老大接走了老伴兒,我暫時在老二那兒住。這個結果是我始料未及的,但也沒法讓他們打消主意。

02

和老伴分開養老,而且每隔一年左右,我們就會被另一個兒子接走,輾轉到另一個地方。這些年來,我們在三個兒子之間輪轉,被兒媳輪流照料。但住的地方會改變,有些事卻沒有變化。無論在哪個兒子家,我們每天都是一個人在家,只有等到他們下班回家才有人氣。

孫子孫女要么在外地上大學,要么在別的地方工作,一年到頭也見不了幾面。街坊四鄰也基本上不出家門,偶爾碰到的一兩個同齡人,他們也忙著帶小孩或者做其他事情,都沒能聊幾句。

無聊的時候只能看看電視,或者拿老人機和老伴兒打電話聊一聊。到了午飯時間,就拿冰箱裡的菜出來做一下飯菜,沒有的話就熱一下早上吃剩的對付一下。

但即便他們下班回來,我們也很少交流。除了簡單打個招呼、吃飯時叫一下,其他時候他們都在各干各的,聊天說話也基本在他們的房間裡。不知為何,儘管這片空間還有其他人,但我總覺得只有我一個人。

03

也許是跟子女有代溝吧,在很多事情上我們都有分歧。早睡早起是我的習慣,也認為這是一個健康的生活方式。當然,顧及到他們工作辛苦,我調晚了早起的時間,從以前的六點半調整到八點。

然而,就算我八點起床,動靜也盡量在控制,兒子兒媳依舊覺得我起得太早打擾到他們休息。除此之外,還有吃飯的事情。我是經歷過吃不飽穿不暖的時候的,所以對糧食比較珍惜。

但他們沒有這個觀念。飯菜基本上每次都會剩下不少,而剩下的他們不會留到下一餐,而是直接倒掉。我勸過他們,做飯的時候可以少做一點,或者不要把剩菜剩飯倒掉。然而他們並不聽我說,還嫌棄我小氣。

諸如此類的事情還有很多,比如他們洗澡一直開著水,因為客廳有一個浴室,他們偶爾也會在客廳洗澡,我在外邊看電視時便聽到嘩嘩的水聲持續了大概有半個小時,隨後才停下……

因為觀念不同,很多事情我都會被他們嫌棄。再者,也覺得一個人確實太孤獨了。最後我決定和老伴二人離開兒子們的家。

離開之後,我們倆回了老家的房子。雖然是在農村,但自個兒在後院種菜、自個兒勞作,辛苦是辛苦了一點兒,卻很開心。和周圍的鄰居也聊得來,還有老伴兒在身邊,既熱鬧又自在。

為了自己的晚年著想,還是得備有一些錢,給自己留一條後路。子女孝順體貼還好,若是遇到不怎麼有責任心的,而我們又沒有經濟能力,那日子該怎麼過?

關伯伯還算幸運,在老家還有房子,能和老伴兒回去自力更生。然而,不是每一個人都有這些運氣的,我們只能未雨綢繆。事先做好了準備,等真正遇上時,我們才有化解的能力。

靠別人總會有風險的,我們得靠自己。只有自己強大了、有能力了,才不會被外物左右,也才不會處於被動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