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死後,當真是什麼都沒有了。

昨天,在車站等車,聽見身旁兩位“爺爺輩”的人在聊天,

一個說:“您身子骨硬朗,估計還能活二十年,”

另一個則笑呵呵地回答道:“哎,生死不由自己啊,說si也不知道是哪一天呢,你我都黃土埋半截的人了,能活一天就多活一天吧。”

對面的人也樂呵呵地回了句:“是呀”,兩個人便繼續有說有笑地,互相攙扶著上了車, 能這樣笑呵呵說生死的人,顯然不多;能在耄耋之年,還能把逼近的“死亡”看得如此之淡,更是不多。

你我最終都要上黃泉路

其實si亡是不應該去畏懼的,它是每個人都要經歷的一件平常事。就像吃飯、睡覺這種習以為常、自然普通的事情,死亡也理應被我們每一個人慢慢接納。

有時會想到si!會想到父母,會想到親人,甚於會想到自己。免不了一頓悲傷與恐慌的,隨著時間的推移,我的年紀越增,那些身邊曾經如此熟悉親切之人可能會一個個離我而去。

縱有萬般不捨,卻又不得不接受生命的原本規律。所以能活著是最好。雖偶爾有些苦難,又時常遇些挫折,

只有活著,我們才能去感受這個世界的溫暖或蒼涼,才能把一些期待與所願逐漸實現,才能有改變、有憧憬、有作為。

也正因為生命的有限,才讓每一個有幸來紅塵中的世人,都倍感珍惜與敬重。

你我最終都要上黃泉路

或許,儘自己最大努力好好活著才是對死亡最好的尊敬。並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來人間走一趟,也並不是每一個人生來就四肢健全、不癡不傻。

所以在能清醒健康活著的時候就認真活著,把用心放在美與暖上,把健忘放在醜與惡上。

生前不問身後事!把這一輩子活明白、活通透了,最後上黃泉路,才會走得安心又坦然~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