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默生說過:“真正的妙語往往是令人心領神會並且回味無窮的。”

的確,說話是一門精巧的藝術,善用它,能直擊人心,令人震動;濫用它,會讓你的好心變成傷害。

無論和誰打交道,一定要謹記,這種話堅決不能說,除非你不怕得罪人。

與人相交,“直”話少說

一個人說話很直接,可能是性格使然,但直有直的方式,並不是不分時間、不分場合的盲目攻擊。

我有一段親身經歷。

剛畢業工作不久,有個同事得知我大學讀的是漢語言文學專業,就“噢”了一聲,接著說:

“不就是語文嘛,這專業讀了跟沒讀沒什麼區別,而且工作也不好找。”

我尷尬之餘,笑了笑。

可打那以後,任何無關的事,這個同事都能往這上面扯。

比如,有個字不認識,就拿來問我,恰巧我也不認識,對方就說:“你這專業讀得也不行啊!”

有時候開會,沒聽明白領導的意思,對方就說:“你不是上過大學嗎?”

就拿寫稿子的事來說,找我來幫忙,我說不會寫,對方就說:“文學系畢業不會寫?”

大多時候,顧慮到低頭不見抬頭見,也不好撕破臉,就忍了。

有一次實在沒忍住,就懟了一句:“你的意思是,所有漢語言文學專業畢業的就都是作家?”

其實,大多時候說話直不被接受,根本原因在於,這種“直”是對對方進行否定。

說話直完全沒問題,但一定要分清主觀和客觀,不能把想法和事實混淆。

說話太直,害人又害己

生活中,我們難免會遇到不便直說、不忍直說、不能直說的情況。

此時,委婉道來不是虛偽,而是情商高的體現。

《資治通鑑》中有這樣一個故事:

丁謂任中書官職時,對寇準非常恭敬。

一次聚餐,丁謂不小心把湯汁弄到了寇準的鬍子上,當他準備給寇準擦乾淨時,寇準卻諷刺說:“你身為國家大臣,就是替領導擦鬍鬚的嗎?”

對此丁謂懷恨在心。

之後,丁謂與其他同樣受過寇準謾罵、諷刺的官員結成同盟,經常在皇帝面前說寇準的壞話。

最後,皇帝聽信了讒言,把寇準一而再、再而三地流放。

說話太“直”,會慢慢毀掉一個人的人際關係。

寇準的悲劇,根源就是沒有管好自己的嘴巴,得罪了別人,也害苦了自己。

刀瘡易去,惡語難消。

舌頭是百體中最小的,但也是最能闖禍,最能傷人的。

人際交往中,沒有人阻止你直接了當地表達觀點,但也千萬不能忘了對人最起碼的尊重。

如果不顧別人感受,打著性子直的幌子隨意傷害別人,其實是自我為中心,是粗魯、狹隘與自私。

為人處世,說話的時候,一定要懂得“拐彎”。

俗話說:順情說好話,耿直討人嫌。

深以為然。

說話不可太直接,並不是讓人做一個虛偽、敷衍的人,而是說話要含蓄、委婉。

解縉是大明第一才子,博學多才,又聰穎機靈。

有一次,他陪皇帝朱元璋在御花園釣魚。

結果,解縉左一條右一條鉤上了很多魚,朱元璋卻一條都沒釣到。

朱元璋心裡很不爽,心裡怒火中燒,解縉見狀,心生一計。

他清了清喉嚨,便作詩道:“數尺絲綸落水中,金釣拋去永無踪。凡魚不敢朝天子,萬歲君王只釣龍。”

朱元璋一聽,解縉在誇自己,便說:“原​​來如此,我是真龍,那魚哪敢上鉤呢?”

一個人實話實說固然好,但在復雜的人際和社會關係中,光實話實說是遠遠不夠的,還是要學會轉著彎兒說話。

曹操一直為選誰為繼承人的事糾結,他的內心是想立曹植,他覺得曹植更像自己,聰明,有才情。

可是根據規矩,應該確立嫡長子曹丕。

於是他就問賈詡,結果賈詡聽完之後一聲不吭。

看曹操有些急了,賈詡不急不慢地說:“回主公,我在想一件事兒。”

曹操好奇,說:“不妨說來聽聽。”

賈詡說:“微臣在想袁紹和劉表兩家父子的事情。”

原來劉表和袁紹兩家都是因為大兒子和小兒子奪權,最終立小兒子繼承,使得兩家迅速敗落。

曹操恍然大悟,於是立曹丕當了太子。

有人說:“說話的最高境界就是拐彎抹角,只有這樣才能打動別人。”

對此,深表贊同。

情商高的人,言語就像一塊海綿,能夠以柔克剛,讓人心悅誠服。

與大家共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