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少年夫妻老來伴,年輕的夫妻只有一起經歷了各種磨難以及時間的考驗,到了晚年,才能真正成為彼此的老伴。

按理說,因為兩個人經歷了這麼多,彼此應該把對方當成了自己最親的人才對,可事實上,有的時候,就算兩個人一起風風雨雨了幾十年,依然是同床不同心,這是為什麼呢?

楊女士,60歲

我今年60歲,我和老伴已經一起走過了38年的歲月,按理說,兩個人在一起這麼長的時間了,彼此應該是對方的依靠才對,然而,在我的心裡,其實一直對老伴有著很大的意見。

老伴年輕的時候長的帥氣,並且十分有才華,那個時候,他是廠子裡的風雲人物,當然,我也不差,我在廠裡也是出了名的美人,每次廠裡搞活動的時候,我一般都是主持人。

所以我們兩個人走在一起後,廠裡的人都說我倆是郎才女貌。

我和老伴剛結婚那會,感情其實還是不錯的,但是後來老伴下海經商發跡後,整個人就變了,他開始經常不著家,每天都去外面和別人喝酒,如果僅僅只是這樣,其實並沒有什麼,但過分的是,有錢後他的整顆心就野了,經常和形形色色的女人鬼混在一起。

我得知後,心里特別傷心,我想要和他離婚,可我又實在捨不下孩子,於是我只能苦苦堅守著這段早已破爛不堪的婚姻。

我本以為老了之後,他就會收心,可我錯了,他老了之後依然色心不改,每天晚上吃完飯就跑去廣場上跳交誼舞,說是跳交誼舞,實際上不過是去找女人玩。

老年夫妻生活中,女人最怕的就是老公不收心,對於女人來說,如果老公不收心的話,會讓我們的內心無比痛苦。

林女士,62歲

我今年62歲,老伴比我大3歲,我們是包辦婚姻,所以剛開始的時候,我們兩個人並沒有什麼感情,但後來,在一起的時間久了,我們兩個人慢慢就有了感情,如果就這樣一直下去,也挺好的。

可我45歲那年,老伴沾上了賭博,結果徹底沉迷進去了,原先我們的生活條件算不少多麼好,但也還可以,可多年來攢下來的積蓄,全部被老伴一賭而空。

而自從沾上了賭博後,老伴的性格也發生了巨變,他的脾氣越發暴躁,對我不是打就是罵。這讓我的內心充滿了痛苦。

我哭著哀求過他無數次,讓他不要再賭博了,可他卻始終無動於衷,甚至我說多了,他還嫌我煩,對我直接大打出手。

我想過和他離婚,可是我不知道為什麼就是遲遲下不了決心。如今十多年過去了,老伴不再像從前那樣濫賭,這總算是讓我的心里松了一口氣。

雖然說,現在我們的生活和以前相比差了很多,但在我看來,只要他不再賭,生活好一點差一點都無所謂。

我現在最怕的就是哪天老伴又再次濫賭起來,到時候,這個家肯定又消停不了。

劉女士,62歲

我今年62歲,嫁給老公40年了,也給老公當了40年的奴隸,這四十年的婚姻生活,對於我來說就是一種煎熬,因為老公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大男子主義。

他習慣了在家裡作威作福,習慣了指使我做事,如果我不按照他說的做,我就會面臨他雷霆暴雨般的怒火。

如果不是因為我沒有掙錢的能力,如果不是為了讓孩子能有一個完整的家,我肯定會和他離婚。

後來,我認命了,我覺得自己可能是上輩子欠他的吧,要不然這輩子為什麼上天要讓他這麼折磨我。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我無論如何都不會和他結婚。

我覺得老年夫妻生活中,女人最怕的就是老公搞一言之堂,獨裁、自我,大男子主義,他們這樣的行為會讓女人的內心痛苦萬分。

結語

老年夫妻生活中,女人最怕老公做什麼?一是害怕老公不受心,整天去外面鬼混,二是害怕老公濫賭,搞得整個家庭不得安寧,三是害怕老公搞一言之堂,獨裁、自我,大男子主義。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