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二歲的劉奶奶,是位小學老師,前幾天在養老院走了,她從六十幾歲來到養老院,二十多年的時間,就像她說的那樣,這裡就是她的家。

兒女處理她後事的時候,在她的遺物裡,發現了一封信,這封信不是寫給兒女,也不是寫給朋友,而是寫給原來已故養老院院長的!

信中說:

王院長,我的好姐妹,你已經走了八年,這八年來,我無時無刻地不在想你,老天也許知道我太想你了,就要把我帶走了,我的身體也越來越不行了,行動也越來越緩慢。

想著和你重逢,心裡還是很高興的,但是高興的同時,心裡也充滿了擔憂。

你在那邊好嗎?我要是去了你會不會收留我?

我從六十幾歲來到這裡,來的時候,我是這裡的第三個老人,那個時候,你剛剛退休,才五十歲,這裡的一切都是你的心血。

但凡能動我是堅決不會選擇來養老院!這是我最初的想法,老伴的離世,兒女的忙碌,讓我不得不為自己的將來做打算,於是我選擇來到了這裡。

起初我對這裡是充滿​​恐懼的,我怕來了這里以後,真的像人們說的那樣,只是有口飯吃,幸虧遇到了你,我的好姐妹,這裡雖然沒有家裡熱鬧,但是,也不缺溫馨,最起碼自己有個傾訴的人。

這二十幾年來,我見證了太多太多的無奈和殘忍。

上個月走的高大姐,我真為她高興,這個大姐已經沒有了意識,長達兩年的沒有意識,看著她成天呆呆地眼神,我都替她難過,人到了這個地步,除了剩下一口氣,其它什麼都沒有了。

想起這些老人,我心就發酸,再看看那些活力四射的年輕人,年輕是多麼好啊。有時候真不敢相信,這麼快就老了。

難道人老了都是這麼可憐嗎?養老養老,人為什麼要老?難道人老了就這樣舉步維艱?

記得我剛來的時候,你拉著我的手說,老姐姐,養老院畢竟不是家裡,你要學會適應,我們雖然不能像孩子那樣討人喜歡,但是我們也要盡量做到不討人嫌棄。

一開始我很不理解這句話的真正含義,我花錢來這裡,不拖累兒女,在這裡我給錢,怎麼會討人嫌棄?

後來,我懂了,即使我有錢,也不能隨意地指使別人。因為護工有好,也有壞。

我沒有拖累兒女,但是我一意孤行來養老院,兒女們是不同意的,為此我們還鬧了矛盾,他們竟然覺得我自私,寧肯把錢給養老院,也不體諒,幫扶一下他們。

我何嘗不想那樣,只是我住在郊區,離他們那麼遠,他們的孩子,我已經幫他們拉扯大了,我擔心自己,萬一哪一天不能動了,沒有人來照顧我,所以我早早的給自己做了養老規劃,現在看來,這個規劃似乎也不是那麼圓滿。

期間我也嘗試回去和孩子們過一段時間,住一起,但事實證明,還是住在養老院好一點。在女兒家裡,感覺自己就是個多餘的人。

自己單獨一個小屋,自己一個人吃飯。在養老院可以和里面的老人聊天,在家裡因為耳朵聾,沒有人願意和我交流。

在養老院,有飯吃,能娛樂,可以和老人打打麻將,這比在家裡要好。只是我還是盼望著他們能經常來看看我,最起碼讓這裡的人知道我是個有兒有女的老人。

自己能動的時候,不喜歡做飯,可以找個好點的養老院,最起碼有現成的飯吃,等自己身體出現問題了,千萬不要奢求回到家裡,就委屈點自己在裡面度過餘生吧。這樣大家都好。

我牢一直記你說的那句話,不要遭人嫌棄,所以這二十多年來,我一直在這裡堅守著,並努力地做到這些。

人活著真不容易,特別是老了更不容易,你是那麼的有福氣,一下子梗過去了,哪裡向我這樣,活到兒女們都五六十歲,還要惦記著我這個沒用的老太婆。

王院長,你不會嫌我囉嗦吧,這封信,我斷斷續續寫了兩個多月的時間……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