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

世界在不停變動之中,你永遠不知道接下來會在你身上發生什麼。

今日華麗風光,明日可能狼藉一場。

今日愁雲慘淡,明日可能萬里陽光。

古語說:當你明白無常,你就不會張揚。

真正的智者無論有再大成就,再多的榮耀,也不傲慢張狂。

01生命無常

《理想說》裡有這樣一句話:

“死亡是圓心,無常是半徑,無論你幾歲,你都與所有生命到達死亡的距離相等。”

人何其脆弱,一次病毒的入侵,一次微小的走神,一次毫無徵兆的意外,都會讓生命消逝。

蘇軾科場得意,21歲就中了進士。

皇帝認可,主考官歐陽修賞識,可以說是前途無量。

這份欣喜還沒傳回家鄉,蘇軾的母親驟然去世。

出川時母親送行的身影歷歷在目,回鄉的時候,卻只剩一座墳塋。

七年之後,蘇軾經過鳳翔歷練返京,妻子王弗病重不治,撒手人寰。

一年之後,父親蘇洵離世。

短短八年時間裡,蘇軾嘗盡了天人永隔之痛。

父母妻子都離他而去,僅剩弟弟蘇轍相依為命。

《西藏生死書》有這樣一句話:“接近死亡,可以帶來真正的覺醒和生命觀的改變。”

當一個人感受到生命的無常,他就明白自然規律的無情,自身的渺小,從心底懂得敬畏與珍惜。

蔣勳老師曾說:“死亡,是人生最重要的功課。”

當一個人明白死亡是一件隨時降臨的事,他就收起了自己的狂妄。

當一個人明白死亡是一件必定降臨的事,他就收起了自己的散漫。

希臘人說:向死而生。

唯有知道生命無常,方能不負此生。

02得失無常

郭子儀平定安史之亂,被唐代宗封為汾陽王,並派人修建汾陽王府。

郭子儀閒來無事,去施工現場查看。

他對一個民夫說:“牆基一定要打牢,這樣房子才能堅固不倒。”

誰知道民夫卻說:“我們家三代泥瓦匠,只見過房子換主人,還沒見過哪個房子倒塌了的。”

郭子儀若有所思,再也沒來監工。

王府落成之後,郭子儀宴請賓客,把當日的泥瓦匠也請來了,並且請他們上座。

客人不解,郭子儀指指工匠:“他們是造房子的。”

又指指子侄:“他們是賣房子的。”

果不其然,郭子儀死後四十年,這座王府就換了主人。

昔日熱鬧的汾陽王府,很快改建成法雄寺。

眼見他起高樓,眼見他宴賓客,眼見他樓塌了。

世間的得失名位,像風一樣流轉不定,像雲一樣聚散無常。

前一秒在你名下,下一秒就去了別人手裡。

《紅樓夢》裡說:“赤條條來去無牽掛。”

出生的時候什麼也沒帶來,離開的時候什麼也帶不走。

既然如此,這些身外之物又有什麼好誇耀的呢?

蘇軾在鳳翔任職的時候,上司陳希亮修建了一座凌虛台。

蘇軾寫下《凌虛台記》。

其中有言:“然而數世之後,欲求其彷彿,而破瓦頹垣,無復存者……而況於人事之得喪,忽往而忽來者歟!”

古時候那些富麗堂皇的宮殿早已變成斷壁殘垣。

人生得失,本來就是這樣忽來忽往,難以預料。

明白這一點的人:

得意時不猖狂,因為他們知道必有坎坷在前方。

失意時不絕望,因為他們知道暗到極致必有光亮。

弘一法師最後遺言只有四個字:“悲欣交集。”

面對人生的起落,不如放平心態,得之淡然,失之坦然。

03 世事無常

古人說:“卦不敢算盡,畏世事無常。”

天意從來高難問,很多時候,一個人想要成事,五分看努力,五分看運氣。

謀事在人,成事在天。

誰也不知道上天會給自己發一副怎樣的牌。

蘇軾年輕的時候,在京城暴得大名,無人不識,無人不曉。

大家都以為他會是大宋將來的宰輔。

但是因為一次告密,蘇軾的人生徹底改變。

烏台詩案,蘇軾被貶黃州。

昔日朋友避之不及,仕途之路戛然而止。

此後半生,蘇軾幾乎都在貶謫的路上。

他有詩言:“人生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鴻飛那復計東西。”

人這一生就像是漂泊的飛鴻,偶然落在雪泥裡。

偶然留下一些指爪印,人生之事便也如此偶然和無常吧。

命運莫測,世事無常。

那些被命運拋棄的人,以此寬慰;被命運眷顧的人,因此敬畏。

清末曾國藩奉命練兵平叛。

因為觸怒皇帝,被貶回鄉。

當時太平天國內部分裂,氣數將盡,曾國藩認為此生抱負再也沒有實現的希望。

誰料沒過幾年,太平天國竟然死灰復燃,打得清軍節節敗退。

這才有了曾國藩二次起復的機會。

倘若沒有這次機會,曾國藩多半會成為湖南鄉下一個鬱鬱而終的老人,斷不會成為扭轉乾坤的中興名臣。

所以曾國藩說:“常存敬畏,則是載福之道。”

敬畏天命造化,敬畏世事無常。

一個人的財富和名位,既有個人的努力,也有上天的眷顧。

德不配位,必有災殃。

財富越多,名位越高,越要努力修德,使自己配得上蒼天的眷顧。

若是自身德行不夠,傲慢狂妄,遲早迎來滅亡。

蘇軾說:“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

無常,是人生的常態。

學會面對無常,是每個人的必修課。

生命無常,學會敬畏;

得失無常,看淡名利;

世事無常,修德惜福。

無常是生命的禮物,無論好壞只能接受。

接納無常,擁抱無常。

一個人才能在這個無常的世界裡,充實平靜,自在從容。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