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老了,都想自己能夠:“老有所養,老有所依,老有所樂,老有所安。”希望自己的老年生活,能夠有子女相陪,享受人間天倫之樂,才是老人安定安心的生活。

理想很豐滿,現實卻骨感。美好的願望也只能停留在想想裡,殘酷的現實總是一次次的擊碎老人的心願。

不知道從何時起,現在的子女與老人之間似乎有一道鴻溝防線。人老了在兒女面前就會變得小心翼翼,看著兒女的臉色說話,不知道自己那句話那個行為就會讓他們不開心。

與子女住在一起,即使老人做到讓子女滿意,也會有被嫌棄的時候,老人真心的感覺身心疲憊苦不堪言時,真不如自己過。

六子心世界

1、不再給兒女家做勤快能幹的帶薪免費保姆。

以前總會聽到過來人說,老了一定不要主動跟兒女們一起住,會有很多你意想不到的事,處理不好,影響父母與子女的關係,甚至還會影響小夫妻的關係。

秦姨一開始不相信,她覺得自己女兒很孝順,又是獨生女,自己的東西都是她的,怎麼可能會對自己不好呢?

當秦姨跟女兒住了幾年後,才真正體會到了,自己就是女兒家帶薪免費保姆,還得不到他們的體諒和關心。

女兒和女婿工作比較忙,秦姨體諒他們,包攬所有的家務,還要負責接送孩子上學。

這些家務活對於能幹的秦姨不算什麼,最讓她頭疼是孩子的學琴,因為每次老師都讓家長錄老師講課視頻,然後回家按照視頻練習,再錄製視頻給老師發過去檢查。

秦姨對這個智能手機使用不太懂,總是錄的老師教學視頻不全,有時候還沒有錄上,女兒就會怪秦姨不上心,自己平時用手機看視頻玩的好著呢。

秦姨想著自己每天做飯收拾家務接送就已經很累了,女兒還不知道感恩,還這樣說自己,內心覺得很委屈,看著老姐妹們的生活,再看看自己的日子,她決定自己回老家自己過。

女兒女婿不同意,秦姨沒有搭理他們,自己回了老家。把房子重新收拾了,跟以前的老姐妹一起聚聚,去廣場打打拳,散散步,回家了看看書,聽聽音樂,追一追電視劇,日子過得也很開心快樂,再也不想去女兒家做帶薪保姆了。

六子心世界

2、張叔說,千萬不要把自己所有錢都給子女,要多留一些養老錢,回自己的家,不必看誰的臉過日子。

張叔和老伴在縣城里工作,退休金不多也足夠花銷的,獨生子在市里工作成家,日子過的比較緊吧,要還房貸和車貸,還有一個孩子要撫養。

張叔老家的房子要拆遷,因為只有老伴的戶口,所以分的也不多,他們不想回去住了,就都折合了錢一次性的給了十幾萬。

張叔想著兒子過日子緊張,要不把兒子的房貸還了,老伴不同意,她說,我們現在可以幫著他每月還些,這樣也可以幫兒子減輕壓力,不能一次性都給了他。

張叔兩口子月月會給兒子轉2000塊,兒子兒媳很高興。就這樣等到張叔的老伴去世了,張叔不會做飯,也不會怎麼收拾屋子,兒子就把他接到市裡一起住。

剛開始的幾個月還可以,後來,兒媳的臉色越來越冷了,有天,張叔聽到兒子和兒媳在房間裡小聲吵架,兒媳說,你爸那點退休金還不夠他自己買藥的呢?什麼也幫不了咱們,真是拖累人,要不讓你爸把縣里的房子賣了,給咱們把房貸結了,咱們的日子也好過些。

張叔越聽越覺得老伴有遠見,讓自己留下了些錢,雖然自己退休金少,一個人過日子還是夠的,若回縣里遇見合心的再找一個跟自己搭伴過日子也很好,不必在這裡受氣。

張叔說,現在自己過日子2年了,沒有遇見合心的,一個人也挺安逸自在的,我再也不會給他們錢了,以後真的動不了就去養老院。

六子心世界

3、梅姐說,即使在兒女家把自己活成“隱形人”也會被嫌棄,尋找自己的幸福,安度自己的晚年生活。

梅姐老伴在的時候,她就是個話癆子,特別愛說話,熱心腸。可自從跟兒子住一起,生活無憂,吃穿用度都不用管,可心情卻沒有以前開心了,總是覺得兒子家的空氣太鬱悶了。

兒子對梅姐挺好的,就是兒媳很強勢,在家裡說一不二,梅姐幫忙帶孩子,做家務,從來沒有說句感謝的話,還總說別人家的婆婆怎麼做怎麼做,嫌棄梅姐給的少,做的少。

有時候梅姐覺得天天大魚大肉的,就會做些清新小蔬菜什麼的,兒媳就會拿孩子長身體為由說梅姐,梅姐申辯幾句,就會沒有好臉色,總之梅姐在這個家沒有話語權。

後來,梅姐也算想明白了,“人在屋簷下,怎能不低頭。”忍了兩年,確實兒媳說的難聽話少了,可梅姐卻擔心自己一直這樣隱忍著,身體會不會出現毛病。

沒事梅姐就去公園散步跳舞,認識了一個比自己大幾歲的老頭,相處了幾個月,他們走到了一起。梅姐說,雖然不知道這樣能走多遠,但她喜歡現在的生活,自己可以開心快樂的說笑,不必再壓抑著,她再也不想跟兒子一起住了。

六子心世界

結語:

那種“養兒防老”的思想真的過時了,如果老人自己能夠生活自理,最好還是在自己家裡過自己的日子,現在“三歲一代溝”,兩代人有諸多的不同點,思想,生活,習慣,飲食,交流,觀念等等,都有很大的差別。

生活瑣碎又繁雜,在子女家即使過得小心翼翼,幫了他們也不見得會有感恩;想儘自己最後的餘熱也不見得會有笑臉。與其跟子女在一起住會產生矛盾,爭吵,最後再不歡而散,不如少為兒女們操心,自己過。

兒女們有時間回來看看你,“遠香近仇”的距離也挺好,何必在不多的餘生里給自己找彆扭呢?

老人們一定要記得不要再做兒女家的免費帶薪保姆,給自己多留些養老錢,不必在兒女家做個“隱形人”,沒個話語權,多憋屈,回自己家過自己的快樂晚年生活。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