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前的一天晚上,因病臥床快一年的李奶奶,終於耗盡了人生最後一點力氣,永遠地離開人世。

李奶奶彌留之際,三個兒子站在病床前傷心落淚,哭著喊著媽媽不要走,你走了以後我們就再也沒有媽媽了。

那一刻,他們是真的傷心的,畢竟從此以後真的成為沒媽的孩子了,但是更多的應該是一種解脫,終於不要再為誰照顧媽媽多一點扯皮打架了。

有鄰居看到三個兒子哭得傷心的模樣,小聲嘀咕:“這些不孝順的兒子現在知道哭了,老媽媽在世的時候,咋沒見他們孝順呢? ”

自從李奶奶生活不能自理後,可是三個兒子卻已經吵了無數次的架,動手打起來都不下五次,原因只有一個,誰都不想照顧老人。

李爺爺一輩子被李奶奶照顧慣了,連一碗粥都不會煮,更何況他自己身體也不行,手抖得厲害,根本沒有辦法照顧老伴。

李奶奶一日三餐需要特意做,因為她只能吃流食,還要人餵,大小便需要人清理,李爺爺就這樣哆哆嗦嗦地照顧著,一邊照顧一邊罵兒子沒良心。

三個兒子都要打工掙錢,三個兒媳婦跟老人關係也不好,誰也不願意伸手幫忙,李奶奶經常眼屎糊滿了眼也沒人幫著擦一擦。

老三家掏錢買藥還有尿不濕,堅持了三個月就沒有下文了,老二媳婦幫忙給婆婆洗澡,洗了幾次就再也不願意了。

老大家乾脆裝聾作啞,兩口子出去掙錢,跟人說自己身體也不好,沒有辦法照顧老人,這樣沒良心的兒子也是少見。

現在好了,李奶奶解脫了,不用在這冰冷的人世間受罪了。

三個兒子也解脫了,又變成有商有量的好兄弟了,老人何其悲苦,這世道何其悲涼!

老話說,久病床前無孝子。

古人誠不欺我,當一個人久病在床,真的不要指望兒女有多孝順,只盼著你早si早解脫。

2

閨蜜菲,她媽媽在60多歲那年中風後,後來又得了唐尿病,

後來,腳因不小心被媽媽自己抓傷造成了感染,媽媽的雙腳趾開始腐爛並逐步殃及腿部,醫生要求盡快截肢,不然危及生命,菲傷心欲絕,但為了媽媽的性命,採納了醫生的建議。

媽媽的命保住了,不久,成了植物人。

躺在床上的媽媽,即使是植物人,身邊也不能離開人,經濟條件又不允許請保姆照顧。

昂貴的醫療費讓菲喘不過氣來,菲下班後又去打工,掙錢的目的就是為了給媽媽治病。

菲姐妹四個,她是老小,她的條件最好。

後來姊妹商量,大姐提前退休照顧媽媽,小妹條件好多給錢,媽媽住在小妹家,其她姊妹儘自己的能力照顧。

成了植物人的媽媽在床上躺了三年,最後走了。

幾個姊妹無怨無悔。

如果媽媽能說話,能同意給自己截肢嗎?

成了植物人的媽媽,她“活”著的幾年還有什麼尊嚴?子女盡心盡力照顧她三年,應盡了孝心,但媽媽的尊嚴呢?

3

人的一生,不厭惡生存,也不要畏懼si王。活著,就要活出尊嚴、活出質量。

依琳的父親,因為無意間得知小兒子肝言去世,突發腦溢寫住院。

83歲的老父親,也許因為老年喪子太過傷心,住院不久便不能說話,連老伴和其他子女都不認識了。

唯獨認識依琳。

依琳是父親最疼愛的小女兒。白天,依琳拉著父親的手陪他說話,晚上依琳握著父親的手陪他睡覺。

擦洗身子、刮鬍子、理髮、按摩,全是依琳親力親為。

依琳媽媽難過地說:“這些本該是兒子做的事情,你作為女兒,給他洗、給他擦、給他按摩……如果他能動、能懂,怎麼會讓你這個女兒做這些? ”

依琳說:“這有什麼?我小的時候,父親不也是這樣為我洗、為我擦的嗎?他現在老了、病了,我作為女兒,盡這點孝心還不是應該的嗎?還分什麼兒子、女兒呢?”

或許是因為依琳無微不至地照顧,只要聽到依琳的聲音,父親的眼神便轉向找她,知道這是他最親愛的小女兒來了。

不管依琳如何努力,依然沒有留住父親,si亡就像從一個房間進入另一個房間一樣,自然的讓人措手不及。

父親離開的瞬間,依琳昏厥不醒。

做子女的,只是想讓父母“活著”,只是想著自己良心的安慰,至於久病的父母最後的“活著”是不是有尊嚴、有生活質量,似乎不在我們考慮的範圍之內。

請給久病在床的父母,最後的一份尊嚴

在父母生命的最後時候,用心陪伴,或幫助父母彌補人生的缺憾,帶他(她)去想去的地方看看、圓年輕時沒有完成的夢想,並錄製父母最後的音容笑貌,

在特別日子裡和家人一起緬懷,並感恩!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