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語:
60歲的齊阿姨和張阿姨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好姐妹,她們雖然都已婚,但已經約定好老了要相互扶持養老,她們覺得老伴到了老年,根本就靠不住。

1、講述人:齊阿姨

我老伴是個很會說甜言蜜語的男人,他在這個世界上,對每個人都喜歡說甜言蜜語,對他爸媽說,對他客戶說,對他老婆說。

我就是一路聽著他的甜言蜜語長大的,我老伴是個在行動上不負責任的男人,但他嘴上永遠都在負責任,都在心疼人。

他說的每一句甜言蜜語,都是負責任的甜言蜜語,但那些也僅僅只是負責任的甜言蜜語而已,他經常跟我說的都是:“親愛的老婆,我馬上就來幫你了。”“親愛的老婆,我心疼你呀。”

每一句甜言蜜語聽上去都讓我心頭一暖,但它的溫暖也就停留在文字上面,現實生活中,我老伴從來沒有一次是馬上來幫我,現實生活中,從來都是我自己心疼我自己。

人到老年,最靠不住的就是老伴,我老伴嘴上說著老婆,晚年你別怕老別怕痛,我陪你變老,我陪你生病,我一直陪著你,哪兒也不去。嘴上這些甜言蜜語,我老伴說得淚眼汪汪,好像他真的會一直陪著我,哪兒也不去。事實是剛退休後沒多久,他就和他的好兄弟們一起去參加旅遊團了,根本就沒想過要帶上我一起去,所以說人到老年,老伴根本就靠不住。

2、講述人:張阿姨

我和齊阿姨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好姐妹,我們到了晚年,都發現最靠不住的是老伴,齊阿姨的老伴雖然靠不住,至少還願意說甜言蜜語,我的老伴不僅靠不住,而且也從來沒說過甜言蜜語。

結婚幾十年,我倒是很羨慕那些嫁了靠譜男人的女人,我眼中的靠譜男人是賺錢回家交給老婆。我羨慕那些嫁人後,一輩子都能花到老公錢的女人。

我老公從來沒有賺錢回家過,我結婚幾十年,一直在忙著賺錢養家,雖說女人養家也是一種榮譽。但心裡總有種沒依沒靠的感覺,現在老了,到了晚年,我就跟我老伴說了我心中的嚮往。

我說我也希望自己的老伴是可以依靠的,我現在人到晚年了,我也想花一花你掙的錢。我老伴嘴上說著好的,我會滿足你的願望,實際上是只拿了一次生活費給我,後來就再也沒有給過我錢了。

我到了晚年為了掙點錢,只能每天去小區附近撿廢紙箱廢瓶子賣,我晚年為了掙點錢這麼狼狽,還不是因為我老伴靠不住。

結束語:

有些男人年輕時靠不住,但老了就靠得住了,有些男人是從年輕到老了,一直都靠不住。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