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江湖中打拼,沒有人知道下一刻到底會發生什麼。

也許他今天拿著一萬元的工資,可明天有可能會因行業問題而被人降職減薪。

也許他今天還坐在管理者的位置上,可明天有可能會因為企業的倒閉而被迫失業。

生活中的任何事兒,都是不可預料的。不論我們是什麼人,有著怎樣的本事,坐在怎樣的位置上,都會面臨“一夜回到解放前”的風險。

尤其是在經濟環境較為複雜的今天,工作三年之後,再失業兩年,然後再工作,再失業,這都會成為一種“循環”,成為一種常態。

況且,從網絡上的數據可知,消失了五個舊行業之後,才會出現兩個新行業。

這就注定了這麼一個結果,那就是“被迫轉業”的人只會越來越多。而這些“轉業”的人過得怎樣,就沒有人知道了。

他以前是經理,現在卻成為了跑業務的;他以前是文員,現在卻成為了守門口的;他以前是高層管理者,現在卻是送外賣的。這一切,都會在魔幻的今時今日發生。

而我們不妨聽聽下面這個人,到底是怎麼說的。

 

02

王先生:淪為外賣員之後,我感覺這一生就像白活。

50歲的王先生在2020年失業了。而他失業的原因,並非是老闆想要辭退他,而是他所屬的私企倒閉了,他自己也從幾十人的管理者成為瞭如今的失業者。

剛失業的時候,王先生認為,這些都不過是小事而已,自己當了那麼多年的管理者,有那麼多年的江湖經驗,相信別人肯定會爭著要自己。

可令他意想不到的是,他無論怎麼投簡歷,怎麼找朋友幫忙,都沒有一家企業收留他,哪怕是請他打雜的企業都沒有。

後來,失業的王先生才了解到,在如今這個社會,企業往往都不再招聘上了年紀的中年人了,而只要低價且好管理的年輕人。

在萬般無奈之下,王先生只能嘗試著去送外賣,看看自己能否在外賣這個行業當中賺到的錢財。

可第一天送外賣的時候,他就發現,自己對某些業務流程並不熟悉,而且在體力上,也比不過某些二三十歲的年輕人。

也就是這樣,在工作了一個星期之後,王先生才感慨,以前一天就是四位數的工資,如今竟然一個星期才賺到一千元,實在是人生的恥辱。

 

03

某天下大雨,王先生有點耐不住性子了,便在某個角落掩面大哭了起來,人到了五十歲,竟然要淪落到送外賣這麼悲慘的境地。

他的朋友跟他說,你這麼些年都賺了不少錢了,好好在家享受生活,提前退休不就挺好的嗎,為何非要送外賣呢?

王先生回應道,不是他想送外賣,而是他的積蓄都被他用來供房子了。那套房子並非是他的,而是他為了兒子而供的。

就這麼來算,每個月的高額房貸(一線城市),孩子讀研究生的費用及生活費,以及父母養老的費用,這雜七雜八加起來,起碼需要兩三萬一個月。

如此,哪怕王先生再有積蓄,也都不能夠不去工作。更何況,單憑妻子的月薪,也只能勉強用來生活花銷罷了,其他的一切還未算進去。

面對這般處境,王先生有點悲觀了。首先,他不可能賣掉已然給了首付的房子,因為在未來他和他的兒子絕對買不起。其次,他的孩子還想一直讀到博士(至今仍未工作),這筆費用,身為父親的他也不可能不出。

當他想到未來孩子還需要結婚生子的時候,他自己都諷刺自己道,自己這輩子,真的是白活了。

 

04

王先生可以說是眾多“普通人”的一個縮影。只不過王先生所面臨的很多壓力,有些還是不屬於他自己的。

對於王先生這樣的經歷,其實每個人都深有體會。至少在這個社會上,還有很多人,他們有可能連找到一份安穩的工作都成問題,還面臨失業的風險。

現代社會的中年人,他們簡直就是身處在“內外交迫”的境地當中。

上有老,下有小,那是常態。更重要的是,有些人還生了二胎,還生了三胎。這個時候,他們所面臨的壓力,就會大很多。

試想,中年人的年紀在增長,可他們的工資卻依然停滯不前,他們還有可能會面臨失業的風險。再者,手中的錢財愈發不值錢,而外面的物價卻在上漲。

這種完全“矛盾”的情況,又能讓多少中年人感受到幸福呢?

 

用網上的一句話來說,當下很多的中年人,他們早已不在“生活”的範疇裡面,而只能身處在“生存”的範圍當中。

生活,那是高質量的,而生存,那是生物的本性。當內外的壓力壓得人喘不過氣來的時候,也許,生存便成為了眾多人的目標了。

可以說,人生無奈,那既是一種消極的說法,更是一種現實,人們只能接受。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