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正在敲鍵盤的手因為微信提示音停頓了下來,拿過手機一看是媽媽發過來的,信息的內容只有簡短的一句話:有事想跟她商量。

她沉默不語地盯著這句話,心底不由得生出一股不安。第一反應是估計錢包又得出血了.

壓抑著一點點犯上來的厭惡感,她撥通了電話。電話持續了十五分鐘,她掛掉之後雙手摀臉,深深地嘆了一口氣。直覺果然沒錯,這次依然是錢的問題。只是對象換了,不再是萬年老二的哥哥,而是爸爸。體檢時查出心臟有問題,需要做手術,不然隨時都可能有生命危險。手術費除去醫保可以報銷的部分依然還需要十萬。

媽媽在電話裡一個勁地訴苦,說手裡沒有存款,她跟爸爸上班賺的錢都用來還去年哥哥再婚欠下的債了。哥哥也沒錢,上個月他剛還完車貸,嫂子賺的錢也剛夠她自己花。

同樣的場景總是在反复上演,明明似乎她什麼也沒有說,但一切又是那樣的顯而易見,

她不禁感到有點諷刺,在諸多事情上總是有分歧的她們,在這件事情上擁有驚人的默契。

但這次她有點不同,她在電話裡沒有像往常那樣有求必應豪爽答應,含糊其辭敷衍應付。

大學畢業後的這十年了,她拼命努力工作賺錢,為了存更多的錢,日常生活開銷則都是能省就省。住在巴掌大的地下室吃著泡麵,衣服都是幾十塊的淘寶貨。對自己這麼嚴苛,但對於家人向來是有求必應。

哥哥初婚裝修房子,她出錢。

哥哥開店,她出錢.

哥哥買車,她出錢.

哥哥二婚,她出錢。

她開始也是高興和滿足的,她覺得她是被人需要和被人依靠的。可慢慢的她卻發現這種開心滿足轉瞬即逝,審視自己努力了這麼久最後到底收穫了什麼?在工作和生活的雙重壓力之下,明明年紀還算輕,不僅僅一身病痛,精神上還出現了抑鬱症焦慮症和狂躁症的症狀,可連去看病的錢她也捨不得.咬牙硬撐著,對她而言,死不了的病都不算病….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讓她開始寒心的是源於媽媽的一句話。

那年過年吃完飯她和媽媽坐在客廳看電視,已記不清聊天的話題,哥哥賺不了什麼大錢,需要她兩老協助,沒有多餘的錢給她。所以將來要是她結婚,嫁妝他們無能為力,只能靠她自己努力賺錢。

當時還小,認為也許只是說說而已,所以並沒有放在心上。可隨著時間的流逝,才發現那並不是隨便說說的話。

這麼多年,父母用自己的臂膀幫哥哥撐起了一片屬於他的天空,而在父母看來,她向來堅強獨立,即使風吹雨淋依然會頑強生長.

可是…..可是,她也是人啊,也是累了想有人依靠,受委屈了想找人訴說,難受了想被人安慰的普通人而已。

她回想從小到大她聽話懂事,勤快會看眼色,竭盡全力做一個好女兒,努力想讓父母認可自己。可後來她漸漸發現,哥哥即使什麼也不做,即使什麼也做不好,也不影響他在父母心中舉足輕重的地位.

她不明白自己做錯了什麼,想得多了也就懶得再去想了。強求別人來愛你真是一件讓對方痛苦也讓自己難堪的事,

她決定從這次開始學會拒絕,學會好好愛自己。過去的就讓它過去,但未來她不會再以“扶哥魔”繼續生活,也不會被以愛為名道德綁架,退回到她原本的位置上,盡她該盡的義務,不多一分不少一分,只盼望彼此在各自的世界里安好。

小編結語:

姑娘,我支持你想法!有這樣重男輕女的父母,付出再多他們都會覺得理所當然,如果有一天你沒錢了,跟你哥或弟要,以他們自私的個性是不可能借你的!如今卸掉這道德枷鎖!過你自己的生活,盡你該盡的責任!提不起來的阿斗哥你越幫越窮,父母越管越長不大!自己的日子要自己去面對,自己去奮鬥!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