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話,最簡單,也最難。

上司安排了一項新的任務,你是會說:“我一定能完成地很好?”

還是會說:“真煩,沒完沒了的工作?”

前者會信心百倍,全力以赴;後者則是滿腹怨氣,敷衍了事,不同的回答代表不同的態度,不同的行動預示不同的結局。

每一句看似不經意的話,不僅表露出當下的所思所想,更暗藏了未來的人生走向。

很多時候,不是困難戰勝了我們,而是我們放棄了自己,語言就像魔咒,當你為自己設限,就像畫地為牢,設定了一個永遠逃不出去的怪圈。

看過這樣一個故事:

一個人因工作需要經常出差,但常常買不到坐票。

但這對他來說並不是什麼大事,因為他總能找到座位。

他總是對自己說:“我一定會找到空座,像我這樣鍥而不捨的人並不多。”

事實上,每次乘車他都做好了從第一節車廂走到最後一節車廂的準備,但往往用不著走到最後,他就找到座位了。

其他人,總會患得患失:

“背著行囊擠來擠去找座位值得嗎?萬一都是這麼擠,連現在站的位置都沒有了?”

語言暗示告訴我們,會失敗,所以連嘗試的機會都放棄了。

心理學中有“自我實現預言”,意思是由於人類特有的自戀本性,你會愛上你經常說的話,並努力讓它變為現實。

一個觀念如果在心裡根深蒂固,你就會反复去驗證,甚至去創造條件、機會,直到證明自己是對的。

一個整天哭訴自己很慘的人,他的人生確實很糟;

一個經常說“我能行”的人,他的生活充滿希望。

因為語言不僅是表達思想的工具,更是暗示自己的武器;

話語不只是說給別人,更多時候是說給自己聽。

同事小美再婚了,第一次婚姻失敗,是因為前夫在她眼裡什麼都乾不好。

眼裡看不見活,說一句動一下。

換洗的衣服不及時洗,到點了不做飯……

男人,什麼都指望不上

成了她的口頭禪。

前夫在她無休止的嘮叨與責備中,徹底做了甩手掌櫃。

而他們,也以離婚收場。

這一次,小美擦亮了眼睛,找了一個顧家又勤快的人。

不久,兩人的關係又亮起紅燈。

原因是,衣服沒有分開洗,染了顏色。

小美開始喋喋不休:

“連這點常識都沒有啊!啥也乾不成盡幫倒忙。”

“就不能讓我省點心啊,男人,到底指望不上。”

老公在小美的指責中一忍再忍,終於摔門而去。

心理學家榮格曾說:“其實,命運與境遇藏在每個人的一言一行中。

這樣的例子,生活中隨處可見:

“糟糕,我上班要遲到了。”結果真的遲到了。

“又是倒霉的一天,心情真不好。”果然這一天過得不順暢。

“今天肯定會出亂子。”確實,工作中出現失誤,被領導批評了一頓。

有人說,每個人身體中都有兩個自己,一個是天使,一個是魔鬼,關鍵在於,你用語言喚醒了哪個。

天使的語言像魔法加持,不僅自身發光發熱,惠及周圍也是一片光芒;

魔鬼的話語似無盡的黑洞,自己垂頭喪氣,殃及周遭也是苦不堪言。

積極的人像太陽,照到哪裡哪裡亮;消極的人像月亮,初一十五都一樣。

生活不在別處,在我們的腦海裡,也在我們的話語裡。

嘴,在一張一合之間,是口吐蓮花,還是惡語相向?是說盡人間美好,還是道盡世間險惡?

是“我行”、“我可以”地激勵自己,還是“糟糕”、“壞透了”的否定消極?

注意你的語言和思想,因為每個人都活在自己的嘴裡。

想要長成優秀的模樣,從改變說話的方式開始。

停止說“我不行”,換成“我可以”;停止說“煩死了”,換成“還不錯”。

《聖經》裡說:“言即肉身。”你說什麼,什麼就會成為你的命運。

共勉。

發表迴響